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130章:危机

正文 第130章:危机

    演员没有假期正文卷第130章:危机脱离密室密码的线索,最后是被大家群策群力,挨个找到的。</p>

    但关琛认为自己的功劳不可磨灭。</p>

    一开始他在屋子里转啊转的,大家除了要找线索,还要小心他突然毁掉眼前的一切,严重分散注意力。</p>

    黄进让关琛多多休息,翻箱倒柜这种小事就交给他们好了。</p>

    关琛觉得很有道理,为了效率,该有分工。</p>

    一个团队就像一个人,有的是手,有的是脚,有的则是头脑。</p>

    关琛当仁不让选了【头脑】,于是坐在屋子的中间,开始统揽全局。</p>

    比如,他通过屋子里所有摄像机、摄像头的朝向,找出其中被“重点照顾”的覆盖范围,判断线索就在这范围当中。</p>

    把这分析大声告诉大家,大家听完都苦口婆心地过来劝他“琛啊/琛哥/关琛,游戏不是这么玩的”。关琛看似虚心地低下了头,众人正想着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关琛眼睛一转,鹰隼般牢牢盯住导演,为的是看导演刚才情急之时,下意识瞥向了哪个位置的摄像头。这摄像头,很可能对准了真正的线索。</p>

    “这是很实用的技巧。心里兜着秘密的人,会在放松和紧张的时候,下意识会去确认秘密的安全。通常抄家的时候,可以用这个方法诈出暗格。”关琛说。</p>

    导演一脸慌乱。</p>

    黄进觉得自己好累,原本紧张的密室逃脱,完全没有游戏体验可言。</p>

    这游戏再不结束,就要被关琛一个人玩坏了。</p>

    大家商议了一下,决定派一个人轮流跟在关琛边上陪他聊天,干扰他,其余人则全力找出线索,离开这个鬼地方。</p>

    最后在距离30分钟还有四分钟的时候,众人齐心协力,终于成功凑齐了三位数的密码。</p>

    “好啊!”</p>

    “成功了——!”</p>

    “终于!!太不容易了!!”</p>

    大家欢呼起来,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兴。</p>

    因为他们不仅在跟时间赛跑,还要跟关琛赛跑。</p>

    “仔细想想,这算不算是拖累我们?关琛会不会是间谍?”跟大家凑在一起的时候,金馆长的眯眯眼里闪过一抹寒光;但这道寒光,很快又被迷茫取代,“但是很奇怪,他好像也不是故意的,只不过是很尽心尽力地想出去……”</p>

    “对啊……”大家回想起关琛的所作所为,都感觉很矛盾。</p>

    说关琛是间谍吧,他看起来真的很认真地想让大家出去。虽说犯了不少规,但行为模式又很符合之前在《极限男人》里的一贯表现,水土不服,或是犯了综艺新人用力过猛的小错,都是说得通的。</p>

    可说他不是间谍吧,偏偏好心办了坏事,可劲地折腾着大家,让大家分了心,耽误了不少时间和精力。</p>

    真的搞不清楚这个人。</p>

    转头去看关琛,关琛正在试图修复被他弄完的铁门。</p>

    “先不说了,看看情报是什么。”黄进走过去呼叫关琛,让他过来听间谍的情报了。同时他也想从关琛的表情里看出什么。</p>

    但关琛一看有情报可听,连忙一脸振奋地回到了队伍里。</p>

    “如果之后的游戏都是这种难度,那这间谍也太好抓了。”关琛抱着双臂,很是自信。</p>

    导演什么也不说。只是递给了黄进一张卡片,上面是所谓的情报。</p>

    大家凑过去看。</p>

    卡片上只有一行字:【间谍是男性。】</p>

    “诶——这也太小气了吧!”赵双岩挤着双眼,大声嘘着节目组。</p>

    其他人也嚷嚷着这个情报太没诚意。</p>

    导演不理众人,请大家转移场地。</p>

    从电视台出来,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p>

    太阳毒辣,南方的热不同于北方,像是把人闷在蒸笼里。</p>

    按照指示,大家来到了停车场。</p>

    停车场摆着三辆贴有《追击者》图标的车子,一红,一白,一黑,每辆车分别够坐四人。</p>

    万小姐还记得自己是关琛的大姐头,于是选了一辆车,招呼他一起坐上了红色轿车。</p>

    赵双岩一个人当间谍,不敢离开关琛太远,于是也跟上了关琛。</p>

    这样就三个人了。</p>

    姚知渔偷偷摸摸地拉开了红车车门,准备成为第四人。</p>

    黄进看到了连忙拦下:“小姚啊,你过来跟我一辆!”</p>

    在节目里跟黄进一组等于保障了镜头,是嘉宾都渴求的机会。但姚知渔听了却是一副“你为什么要坏我好事”的无辜表情。</p>

    同样跟姚知渔一样想偷偷上红轿车的,还有另一个绰号【鱿鱼】的年轻男主持。他和万小姐是《追击者》官方打造的银幕情侣,每当节目来了男嘉宾做客,他都要护食的狗一样护住万小姐。</p>

    但他也被黄进拦了下来。</p>

    关琛那车三个都是综艺新手——包括万小姐,不能让第四个坐上去的也是新人。黄进担心红车的节目分量,于是悄悄给了脏辫男一个眼神,让脏辫男坐上关琛的车——这样既起到监视关琛的作用,同时也能让老综艺人带队做节目。</p>

    脏辫男和黄进有默契,只彼此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p>

    留下身后两道“可恶!”,脏辫男坐上红车。作为一车年纪最大的人,也是驾龄最高的人,他说让他来开车。</p>

    但关琛牢牢握住方向盘,不肯让出机会。“这赞助的车,看起来挺高档啊,我先过过瘾。”</p>

    脏辫男也由得他去。</p>

    坐在副驾驶的万小姐发现挡风玻璃上立着一张卡片,她拿起卡片来看:</p>

    【车里的四个人自动成为一个小组,现在去美食街,找到《追击者》的条幅。】</p>

    “下一个游戏是团队任务,”万小姐把卡片传递给队员,“我们现在是一个小队的了。”</p>

    三辆车将十二个人分成三支队伍。</p>

    “我们要快一点到!”万小姐根据以往的节目经验,判断出越早到,越有好处。“现在是饭点,可能早点到能吃到好点的午饭。”</p>

    关琛眼神一凛,安全带一扣:“坐稳了,我们绝对第一个到。”</p>

    相比伙食,脏辫男更在意分量。他开始引导大家的谈话:“既然是一个小队的了,那么我希望大家坦诚一点。我先说,我绝对不是间谍。”</p>

    “我也不是!”赵双岩一脸正气地跟进。</p>

    “真的真的不是我。”万小姐也被卷了起来,举着手发誓,神色无比真挚。</p>

    “我倒是有怀疑的人选了。”关琛没加入例行公事的自证清白,而是直接给出了一个目标。</p>

    “是谁?”他们都好奇关琛怀疑的间谍。</p>

    “景生哥。”关琛神秘兮兮道:“今天早上,我跟景生哥来得比较早,但是我一直在休息室休息,他却被导演叫到另一个房间谈了很久。回来之后笑呵呵的,一副要干什么大事的样子,后来也主动跟姚知渔说,今天会帮她报上次的仇。现在想想,有一点不对劲。”说完这话,关琛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似的,问:“啊,像这种场外信息是可以说的吗?”</p>

    “这种镜头外的事情,不能当证据的啊。”脏辫男。</p>

    “好吧。”关琛受教。</p>

    脏辫男眯着眼观察着关琛,正准备问点什么。</p>

    突然,关琛一脚油门下去,另外三个人身子一倒,死死贴在了座椅上。</p>

    “车速!车速太快了!”他们同时大喊,同时死死拽住安全带,同时拉住车顶的手柄。</p>

    关琛没听到一样,在停车场左拐右拐,小范围内不断加速,视觉效果上看,险之又险,好几次几乎感觉马上就要撞到。</p>

    等从停车场出来,开到了大路,三人缓过来之后,仍然不肯把手从手柄上放下来,就这么保持着动作开始聊天。但之前的话题已经被喘着气惊魂不定的三人抛到了脑后,还记得的,大概只【张景生不对劲】这一印象。</p>

    提起张景生,脏辫男仍对张景生的到来感到兴奋:“哇,真是没想到会来我们节目。”</p>

    虽然都是在娱乐圈混,但有些明星依然离圈内人很高很远,怎么也接触不到。</p>

    赵双岩说:“昨天我朋友说景生哥来杭城了,我以为是做什么活动来的,想都没想过是来我们节目。”</p>

    脏辫男点头说,我也是我也是。</p>

    万小姐望着车外的风景,说起了自己走上演员这条路的起因:“我就是小时候看了景生哥的电影,所以长大了想当演员。”</p>

    脏辫男好奇关琛:“你呢?为什么想当演员?”</p>

    赵双岩和万小姐也好奇关琛的答案。</p>

    关琛想到了之前问过田导,为什么要把失忆的丁午,设置成一个龙套演员。</p>

    田导当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起他刚入行的时候,在师父门下学手艺,从编剧做起,以为会学到各种技巧,但师父有空就带他上街到处走,也不怎么说话,就是一路走一路看。后来师父跟他说,所有【故事】,最后都会回到【人】。拍电影就是仔细观察分析“人”这种说不清道不明、但又很有魅力的动物,进而构筑其银幕形象。对于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来说,便必须全方位地深入探索人性,了解人这种东西,才能拍出好电影。“演员也是一样的。”田导说,演员需要做功课,想扮演好一个角色,等于是要把自己的身心全部打开,去领略另一种人生,感受另一个人的喜怒哀乐。而这个过程,本身就会让人走出狭隘的小世界,变得包容。尤其是——</p>

    “表演可以让我知道自己是谁。”关琛回答。“表演让我更了解自己了。”</p>

    关琛一边开着车,一边说:</p>

    “原本有些回忆,是我死都不愿意去想的,但是通过表演,我学会了怎么面对它们,消化它们;</p>

    还有一些经历,本来不值一提,但是表演可以让它们变得有价值,所有浪费的时间,其实都没有浪费;</p>

    所以我当了演员。</p>

    我也很庆幸自己这辈子当了演员。”</p>

    关琛说话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场散发着一股玄妙的魅力。仿佛之前在密室逃脱里的不靠谱表现,都是幻觉。</p>

    “太帅气了。”赵双岩一脸羡慕地看着关琛。</p>

    万小姐什么也没说,只是用江湖儿女惺惺相惜的眼神看了眼关琛。</p>

    “不愧是高材生啊。”脏辫男也笑着说。</p>

    “没有没有,”关琛连忙作谦逊状,“大部分知识都还给老师了,现在的我差不多只有高中生水平。”</p>

    “对了,”关琛突然想到什么,问说:“今天会不会有答题环节?就像《三天两夜》里一样的题目?”</p>

    “有。”脏辫男点头,下一秒豪爽地握住了拳头:“但是你不用担心我们拖后腿。”</p>

    “没错,我小学的时候还当过班长!”赵双岩极其自信地跟着附和了一句。</p>

    “我偶尔还去图书馆。”万小姐也很有强者的平静和从容。</p>

    关琛心里稳了。这一个个都是高手啊。</p>

    脏辫男说,综艺节目也不会出什么难的题目,大多是出这些奇奇怪怪的小学题。“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小看小学生的题目。”他凝重地对关琛说:“学历越高的人,思维越是固定,所以经常有成年人连小学生的题目都做不出来的情况。”</p>

    关琛呵呵一笑,幽幽道:“不是我吹,我的思维几乎就是小学生。”</p>

    脏辫男不信,他扭曲着表情说:“我不信你学历那么高,人那么帅,个子那么高,演技又那么厉害……的人,还能做出小学生的题目。”</p>

    脏辫男说要考关琛。</p>

    关琛无所谓。</p>

    脏辫男出题:“我身上有两张纸钞,价值一共是十五元,其中一个面值不是五元,请问……”</p>

    “简单。”关琛问题才听到一半,竟然直接说出了答案:“一张五元一张十元。”</p>

    脏辫男愣了一下:“可是问题里说,其中一个……”</p>

    “【其中一个】面值不是五元,但另一个是。”关琛目光灼灼地从后视镜里烫了脏辫男一眼。</p>

    脏辫男心神一震,高喊:“再来!有一个猎人……”</p>

    依然是听到一半的题目,关琛直接说了答案:“他看到的是北极熊,因为他在北极。”</p>

    “继续!从1到9……”</p>

    “1最懒惰,2最勤劳,因为——一不做二不休。”</p>

    “不——可——能——!为什么会这样!”脏辫男抱着脑袋,脸上的五官往四面八方跑,尤其鼻孔撑得快要把整张脸吞没,“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在想什么!”</p>

    赵双岩和万小姐也很震惊,都觉得脏辫男和关琛在打配合,不然不可能这么搞笑,题目才说了几个字,竟然直接就把答案说出来了。</p>

    “我不是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只是看过的几本书里,恰好看到过这些罢了。”关琛轻蔑一笑,傲慢地扭了扭脖子:“区区《小学版脑筋急转弯大全》,我早就倒背如流了啊。”</p>

    “我们的组合是无敌的!”脏辫男、万小姐、赵双岩振臂欢呼,举车沸腾。</p>

    ……</p>

    二十分钟后。</p>

    关琛他们在美食街下车,在路人们好奇的目光里,他们跑了一会儿,就找到了举着《追击者》条幅的人,进到后面的饭店里。</p>

    赵双岩他们三个人的人气都不算特别高,也没什么粉丝围观,至于关琛干脆就没什么人认得出来。</p>

    他们来得早,是第一个抵达的——关琛车速快,每次谈话稍一危险,他就猛踩油门,让大家忘掉之前正在聊的话题。几次加速之后,连跟拍的制作组都被他甩掉了。</p>

    等过了好一会儿,其他两组的人才陆续到达饭店。窗外尖叫声此起彼伏,和关琛这组的人气相差极大。</p>

    当所有人都到齐之后,导演给大家展示了一下等会儿午餐的丰盛菜品。出自星级主厨之手,完全配得上张景生做客节目的牌面。</p>

    大家一个个迫不及待,就等着开吃。</p>

    然而导演让大家坐好,宣布了第二个游戏的规则:</p>

    【这一轮为小组战。一个小组四个人,每人答对一题,连续答对四题,才算成功。</p>

    第一个全员答对的小组,不仅可以吃到豪华午餐,还可以得到一条间谍身份的情报。</p>

    第二个全员答对的小组,吃到普通餐。最后一组,吃牢狱套餐。】</p>

    只有优胜队伍能吃到豪华大餐。</p>

    第二名就是几道各方面都普通的菜。</p>

    但这还算不错了,因为图片里最后一支队伍的【牢狱套餐】,只是一碗干巴巴的米饭,另外两个小碟子,配了点凉菜和腌制小菜。</p>

    听到是答题游戏,几个并不以智慧见长的主持人哀叹起来,觉得豪华大餐离他们远去了。</p>

    “为什么非得是答题?”黄进不甘心地问着导演。</p>

    “因为警察需要智勇双全,抓间谍更需要智力上的交锋。”导演回答。</p>

    “切,呵,明明是小学题,竟然还智力上的交锋……”</p>

    “请回到位置上安静坐好。”</p>

    听到是答题游戏,关琛他们组的人最为高兴。一切都在车上预演过。</p>

    “常识问题,有我们。智力问题,有关琛!”赵双岩和脏辫男拉起手嚣张地跳起了舞。</p>

    然而关琛的重点却是:“这是污蔑啊。牢狱餐可比这个营养丰盛啊。”</p>

    “你别管那个了!”“我们吃到豪华餐就行了。”“就是就是。”</p>

    关琛他们这组第一个到达,所以第一个开始。</p>

    事关午餐的质量,关琛也不想拖什么后退。他作为学识上的高中生,常识上的初中生,思维上的小学生,无论来什么题,他都没在怕的。</p>

    导演给关琛组出题了:“名人题。请根据以下照片,说出他们的名字。”</p>

    黄进他们似乎答过这一类的题目,现在连连拍打着桌子,大喊不公平。聒噪得很。</p>

    赵双岩他们几个则拼命鼓着掌,高呼赢定了赢定了。</p>

    一片吵闹中,关琛却木住了。</p>

    “……”</p>

    他,好像,根本不认识几个这世界的名人。</p>

    关琛心中警铃大作。</p>

    完蛋。</p>

    要暴露……</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