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129章:密室(7千字)

正文 第129章:密室(7千字)

    平淡无奇的介绍,话少,没有特长,哪怕把展现的机会递到嘴边也不咬,这样的嘉宾是所有综艺主持人的噩梦。

    关琛的表现,让黄进有些失望。毕竟关琛曾在《极限男人》里堪称惊艳,出场不过短短数十分钟,却夺去了整期节目的光彩。沈贺此后更是在节目里妄想将关琛培养成接班人。黄进私下里也跟关琛聊过天吃过饭,清楚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因此邀他多上节目。

    没想到现在真上了节目,关琛竟变得这样无趣。

    “真没有擅长的?”黄进问。演员到底不是歌手,歌手可以随随便便唱一段收获掌声,演员总不能让他随时随地演一个。

    关琛依旧摇头:“没有。”

    黄进仍不放弃:“你看过那么多书……”

    “不多。”关琛斩钉截铁,拦住了黄进没说完的话。

    “你大学在诗歌社团……”

    “不会写诗。”

    “你大师兄说你有一本总结了表演经验的秘籍,叫《成为影帝……”

    “没总结过。”

    “你大师兄说你很喜欢踢足球,在片场都要抽时间去踢足球……”

    “不喜欢。”

    铜墙铁壁般的应答,让对话无法展开,场面即将变得没什么意思。

    一个绑着脏辫的主持人反应极快,突然哈哈大笑,捧着肚子奚落黄进:“黄进哥的职业生涯,又多了一个怎么问都问不出东西的宿敌!”

    被脏辫男一闹,稍冷的场面才重新活络起来,几个小辈也跟着取笑黄进。

    黄进配合地露出一副萧瑟吃瘪的表情。

    在众人的笑声中,关琛看到脏辫男宛如完成了任务的臣子,默默退居人后。

    脑海里浮现对应的情报。

    【他是黄进哥的副手,小跟班!狗腿子!马屁精!特别特别狡猾,小聪明很多,而且眼力劲很强。我们明天当间谍做任务,一定一定要小心这个人。只要我们稍微暴露了一点,被他怀疑上,就很有可能会被他顺藤摸瓜猜到身份!】昨晚,赵双岩对着这个脏辫男的照片,忿忿地用黑笔画了数道小胡子,然后给出了很高的警惕指数。

    关琛看着脏辫男,心里点头,果然是个很聪明的狗腿子。要是去混社团,应该是那种实力不怎样,但人缘极好,路子极广的干部。

    眼看采访要跳过关琛了,张景生似乎不忍关琛的分量就这么结束,他突然站出一步,歪着身子问关琛:“不对啊,之前问你的时候,你不是提前准备好了么?”

    “啊,”关琛想了想,回答:“你说的那个是个人技。”

    “要的就是个人技!”峰回路转,黄进就像闻到腐肉的鬣狗一样躁动起来。

    “但我的个人技不是我擅长的啊。”关琛说。

    “没关系没关系。”黄进带着大家后退一步,变相地把关琛独自留在前面。

    “喔喔喔~个人技!”姚知渔满目期待,海狗一样拍打着双掌。

    脏辫男就站在姚知渔旁边,见她这么高兴,便问她是不是提前看过关琛的个人技。姚知渔说没有,但她大概知道是什么样的,“打绳结,攀外墙,玩蝴蝶刀……都是很生活化、很实用的技巧。”脏辫男听完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夸赞她:“有意思有意思,你比上次来好笑多了。”姚知渔不明所以。脏辫男正待补充,就看到斜前方的关琛要开始展现个人技了。

    “这里有没有球?”关琛问坐在摄像机下面的导演,“气球,排球,篮球,但最好是足球。”

    “我就知道,我的情报是不会错的,”黄进小声说,“足球是他的拿手好戏。”

    华夏足球强盛,一个人从小到大多少接触过足球,圈子里的明星,更是有足球队。以足球为个人技的表演,可以说相当稳妥。

    大家都猜着关琛一会儿会表演花式颠球,还是表现定点踢球。

    导演左右问询一阵,说有,但是要去楼下的道具库里拿,需要等等。

    “麻烦就算了。”关琛摆摆手,让准备跑去拿足球的工作人员别去了,“我还准备了另一个。”

    另一个个人技。

    说完,关琛慢慢走到了队伍的最边上。

    这是要干嘛,要表演无球过人吗?大家浮想联翩,都不知道关琛要干嘛。

    此时众人的站队一字排开,稍呈半弧形。关琛从左到右,从右到左绕着大家转了几圈之后,他捂住嘴巴轻轻咳了一声,说:“我能目测每个人的真实身高。”

    众人哗然。

    原来不是足球……

    而且目测身高这算哪门子的个人技啊!

    这难道不是上网查查资料就能知道的数据么?

    但如果关琛事前查了资料,也算是有心。新人的谦卑,包装在噱头的搞怪里,倒也有趣。而且这一举动反而像是在展现记忆力,能分别记住十一人的身高,很了不起。

    主持人们准备一会儿配合地表现出惊喜的反应。

    然而,当关琛开始逐一报人身高的时候,大家慢慢发现,关琛好像根本没查过大伙儿的资料,所有数据都是随口瞎说的。

    除了姚知渔和张景生的身高是准确的,其他人的身高都稍有偏离。

    有些主持人性格直率,数据不对就直接说了不对。而被人揭穿之后,关琛也不在意,只是笑嘻嘻地跟人勾肩搭背,握手碰肩,说对不起,弄错了。

    脸皮真的很厚。

    完了之后,脏辫男半玩笑半指责地说:“你这个个人技不太行啊。”

    关琛却说:“其实还挺成功的。”

    脏辫男不解其意。

    关琛伸出手,从口袋里依次取出若干块手表,一根项链,一个手链,三个钱包……

    “!??”所有人瞳孔一震。

    什么时候……!

    下一刻,众人不是急拍口袋,就是扼腕惊疑。

    “我的手表!”黄进摸着空空如也的手腕。

    “我的钱包没有了!”脏辫男拍着干瘪的屁股。

    “项链,什么时候……”姚知渔茫然地轻抚脖子。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也一阵骚动,震惊得要命,连忙调出镜头回放。

    场上,赵双岩这种手上身上空无一物的就很安心。但他此时也顾不得会暴露什么,忙问关琛:“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能不能教教我……”

    其他人也很好奇。

    有些是好奇关琛能不能传授绝活。

    有些则是好奇关琛是怎么做到的。

    “每个人的注意力,就像是一个小人。当大脑开始回忆和思考的时候,这个小人就会转过身,去处理大脑里的事情,顾不上眼前看到的东西。”关琛平淡地说:“当小人背对我的时候,就是我出手的时机。”

    节目组将回放调出来了。

    大家连忙凑过去看。

    在十几台摄像机的记录下,慢速播放,关琛的手法才得以显现。

    之前关琛绕着众人打转,其实是在观察和标记他们身上有价值可偷的东西。关琛之后用那个【肉眼测身高】,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让脑海里的小人背过身去。再之后,就是展现技术的时候了。当关琛跟人握手的时候,手表就悄悄跑到了他的手上;当他跟人勾肩搭背的时候,钱包不知不觉就转移了。

    “如果是真正专业团队协作的话,有人负责遮挡旁人视线和监控,有人负责吸引目标注意力,有人负责转移收获,再有一个人负责动手,就算事后看回放,也看不到什么东西。”关琛点评自己:“我不是很擅长这个,手法只是一般,掌握了一点皮毛而已。”

    听听,这说得还是人话吗?

    “皮毛……这竟然叫不是很擅长……”

    “不知道什么样才叫真正的擅长……”

    “喂,你跟我混吧,我把你打造成大明星!”

    “……”

    黄进一脸感慨,说自己入行这么多年,见过那么多的才艺,那么多的个人技,还是第一次看到竟然有拿【偷窃】当个人技的。

    张景生摸着裤子上的口子,问关琛:“这个是你划的?”

    “是啊。”关琛点头。

    “你用什么划的?刀?”

    大家打量着关琛的上上下下,看不出哪里藏了刀。

    “在这里。”关琛说。

    众人看去。

    只见关琛嘴巴微动,下一刻伸出舌头,舌上面放着一抹长度在两厘米的刀片,刀锋尖锐异常。

    之前捂嘴轻咳的时候,便是把刀片从嘴里拿在了指间。

    关琛嘴唇一阖,再伸舌,刀片已然不见。

    “!!!”

    众人惊呼连连,把关琛团团围住,探头探脑地盯着关琛的嘴巴。要不是第一次见面不好意思,不然他们都想扒拉开关琛的嘴巴,看那刀片到底藏在嘴巴里的哪个地方了。

    有人问关琛,“不会割到嘴巴吗?”

    关琛说,不熟练的话,一定会割刀嘴巴。但他已经熟练。

    有人问关琛,“为什么要练这个?”

    关琛说,新戏需要,而他天赋异禀,学得比较快。

    有人问关琛,“那接吻的时候怎么办?”

    关琛回答提问的姚知渔,说,不知道,但应该没什么问题。

    在一片热闹中,张景生却有些懊恼。他后悔为什么昨晚没有过问关琛的个人技到底准备了什么玩意。虽然《追击者》早已标明【十五岁以下观众需要在家长的陪同下进行观看】,但他还是怕关琛给电视机前的小朋友起了个坏头。

    正想着要不要提醒导演事后对这一段稍作处理,那边的关琛,却主动开始给自己收尾。

    “我微特里还有很多类似的课程,大家有兴趣可以关注一下。虽然我说自己不是很擅长,但我跟普通人不一样,普通人要练到这种程度,至少要五年。但是两三年之后,电子银行、移动支付已经普及,大家都不用钱包了。扒手这个行业即将迎来寒冬,练它是没有前途的。”关琛说:“所以,有这个心气的朋友,还不如提前去学点编程,转换一下思路……唔唔。”张景生连忙捂住关琛的嘴巴,转头示意导演把后面这一句建议给剪掉。导演凝重地点了点头。

    嬉闹了一阵,关琛这一段采访就算是结束了。

    黄进十分感叹。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样总是出人意料的关琛,虽然经常会弄出争议,但这才是他心目中那个熟悉的关琛。

    第二个接受采访的是姚知渔。但很多问题在她上次跟团一起来的时候,已经问过了,再问也没什么意思。就连她的个人技——绳结,也已经单独展示过了,这次就没再展示的必要。但姚知渔执意要让黄进再问一遍,尤其理想型的部分。这倒提醒了黄进,黄进转头就去问关琛:“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

    关琛不懂这个词的意思,黄进解释:“你心目中理想的恋人。”

    关琛恍惚,似乎从没想过。

    黄进见关琛是真没想过,只好制造笑点:“那这样,如果你要跟在场的三位女士里的一位进行表白,你会跟谁表白。”

    话一讲完,姚知渔立刻把头发撩至耳后,作含蓄状。

    《追击者》的两位女主持人,也做出符合角色定位的模样,一个蹦蹦跳跳满脸【选我选我】,另一个浑不在意。

    两位女主持人,一个是绰号栗子的小姑娘,一个是万小姐。

    【栗子这人开朗是开朗,偶像歌手,但没什么偶像包袱,是个很好的妹妹。不过她的话实在太多了,特别吵,藏不住秘密,她一个人能说半天的话,为了搞笑,什么都肯做。这孩子性格很好,但脑子不太聪明,只要不主动告诉她我们是间谍,其他就没什么好注意的。】

    【万姐脾气暴躁,据说以前在道上混过的,不能惹她!虽然平时看起来傻乎乎的,好像很容易骗,但是只要她选择相信了某一种说法,就变得很一根筋,其他人怎么忽悠都不行,某种程度上来讲也不好骗。所以我们如果要骗她,就必须先发制人,提前洗她的脑!】

    回忆完赵双岩的情报,关琛这下心里就有数了。为了胜利,他应该怎么选。

    “我会跟万小姐表白。”关琛说。

    “什么!”“什么!”姚知渔和某个年轻男主持一齐痛呼。

    “你很善良。”黄进拍拍关琛的肩膀,同时也算安抚了其他两位没被选的小姑娘。

    万小姐虽然漂亮,但角色定位是大姐头,平时就是被同事各种嫌弃,节目需要男女搭档的时候,大家都不肯选她。

    “你疯了吗?为什么选她?”脏辫男一脸的难以置信。演得很夸张,但很有节目效果。

    关琛想了想,说:“因为看起来性格很豪爽,是江湖儿女。”

    “不会被她骗了啊!”赵双岩突然跳出来指认:“她一点也不江湖儿女!我朋友跟我说,前几天在图书馆看到她了!”

    “闭嘴!”万小姐脸上的红,不知是被陷害后的气愤,还是来自男嘉宾久违的夸赞。她叉着腰,对关琛大包大揽:“叫声大姐头,今天我罩你了!”

    “大姐头。”关琛乖乖开口。

    万小姐哈哈大笑,垫着脚直拍关琛的肩膀。关琛为了她能拍得顺手,还主动弯下了腰。

    众人看得心痛至极,就像看到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某天跟问题学生混到了一起,还成为了后者的舔狗。

    张景生感慨:“人们总是会被那些打破规则的人所吸引啊。”他目光看了看大姐头人设的万小姐,又看了看眼神飘忽的姚知渔。

    采访轮到了张景生这里。

    气氛烘托到这,已经很热烈了。

    《追击者》的主持团队,并不都是谐星。其中相当一部分的第一职业是歌手,或者演员。

    张景生的地位和成绩,在音乐和影视两个领域都是最顶尖的。

    主持人一会儿唱着张景生那些广为传唱的歌曲,一会儿念着张景生参演电影的名台词。很是热闹。

    当三位嘉宾都介绍完毕,游戏就该开始了。

    空气里,弥漫的热闹和欢快还没消去,突然,“咣”的一声,响起了铁门关闭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铁链哗啦啦把铁门绑上锁住的声音。

    众人看过去,透过铁门的一道道栏杆,能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工作人员把门锁住了。

    气氛突然不对。

    广播里适时地响起今天的主题:

    【经过组织的调查,发现内部存在着间谍,】

    【今天将十二位优秀警察齐聚一堂,并非没有目的,】

    【因为你们当中,存在着间谍。】

    “间谍!”

    众人心里一惊,连忙和左右两边的人拉开距离,警惕地盯着周围的每一个人。

    【现在,组织已经抓住了间谍的马脚。如果大家能在规定的时间内,每次成功通过一关考验,就将截留一部分有关间谍身份的情报。去将间谍找出来吧。】

    “如果失败呢?”关琛问。

    “广播没有补充,应该就是失败了什么都没有。”万小姐一边回答,一边仔细盯着关琛的表情。

    关琛认真地点了点头,毫无破绽。

    【第一关,密室逃脱。】

    【要求:半小时内离开密室。】

    【游戏,开始。】

    广播里的声音一结束,大家按照惯例,开始胡乱猜测一波。“你是间谍吧?我刚看到你偷笑了。”“呵呵,这么急着跳出来,我看你才是间谍!”场面闹哄哄的,大家的矛头指来指去。既是为了节目分量,也是为了万一歪打正着,诈出真正的间谍。

    关琛之前在《极限男人》的表现太过让人印象深刻,黄进首先就想到怀疑他:“琛啊,你自首吧。一看你就是间谍。”

    黄进语重心长,搞得好像什么都知道了一样。

    关琛说:“你也说了,我在那边表现太好,大家都会怀疑我,节目组怎么可能还把任务交给我。”

    站在黄进边上的金馆长,眼神一闪,说:“不一定,可能就是思维盲区,可能就是因为越容易被盯上,所以节目组才越可能选你。”

    关琛无奈:“我只是个新人啊。”

    金馆长针锋相对:“我不信姚知渔会那么随便,让新人帮她报仇,除非这个新人比很多老人都要厉害。”

    关琛脸上是自暴自弃地苦笑,心里却明白了,为什么赵双岩会把这个健身馆馆长,列为威胁指数最高的一个人。

    【这家伙肌肉发达,头脑也不简单,我怀疑他上辈子是个警察,侦探!他的存在,一定会阻挠我们的伟大计划!】赵双岩把手里的黑笔当做匕首,不断地戳在馆长照片的上方。像极了电影里要铲除最大威胁的反派。明明是个间谍,竟然还把自己说得很伟大。【他几乎没有弱点,唯一一个不算弱点的弱点,那就是撕名牌的时候,会对女嘉宾会少下留情。】

    面对馆长的咄咄逼人,关琛没有再说话。不是放弃了,而是他明白,信任这种不是说出来的。

    说得再多,不如行动。

    在道上,想要获得一个社团的信任,最有效的第一步,便是纳投名状。

    否则说得太好听都没有用。

    感觉到来自背后如针般的目光,关琛镇定自若地走开,去铁门那边看了看锁。

    密室逃脱,要么找到钥匙,要么找到密码。得先知道问题,才能带着问题,去找相应的答案。

    间谍的玩法是不动声色地拖后腿,但关琛不打算这么做。

    他打算用第一关的表现,获得大家的信任。

    他也不怕暴露。因为他推测,节目组在第一关给出的情报,大概率是含糊的,不可能一步到位让大家把间谍分辨出来。

    所以关琛走在自己的计划里,一点也不怕暴露。

    “是哪种锁?”他问。

    如果是普通的锁,他随随便便就能打开。

    “是密码锁。”黄进双手伸出栏杆,扒拉着锁头,“有三个密码。”

    黄进有些丧气,关琛却很开心。

    密码锁啊。关琛心想。机械的转轮密码锁更简单了。

    只要有个手电筒,从侧面照向数字转轮的缝隙里,当转到正确密码的数字时,可以看到一个微小的痕迹。

    而且正确和不正确数字的声音也不一样,关琛能够听出区别。

    “有没有手电筒?手机也行。”关琛问大家。

    “你要干嘛?”黄进反问他。

    关琛指了指密码锁,告诉了准备的方法。

    “……这算作弊吧?”赵双岩听了呆愣在原地。他从没想过密室逃脱原来是这种玩法。

    “把问号去掉,这肯定是作弊啊!”万小姐拍了一下赵双岩的后背。

    赵双岩摸着后背干嚎,又不是他想作弊,为什么打他。

    万小姐气恼,都是因为你没有提前解释清楚!

    “没有手电筒!也没有手机!”黄进连忙让关琛打消犯规的念头。

    “好吧。”关琛的目光在屋子里徘徊。

    没有手电筒,而且现场这么吵,听声分辨密码的办法,看来也行不通。

    “没有手电筒也没关系。”关琛突然看到了想要的东西,“给我一条毛巾就够了。”

    关琛往屋子角落走去。那是一个塑料桶,一根拖把,以及一块抹布。连道具都算不上,纯粹是摆设的一种。

    关琛把这些东西拿起来,掂了掂重量,确定是实物。

    众人不知道关琛突然拿起这清洁三件套是想干嘛。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扫地?”为了不再被打,赵双岩跳出来跟关琛说,“就算想搞笑,也不是这么个搞笑法!”

    关琛没有理赵大傻。他从一旁的花瓶里,把水倒进了塑料桶,然后把毛巾丢进去,将其打湿。关琛拎着湿毛巾,来到铁门前面,把毛巾绑在两根钢筋上,毛巾中间裹拖把的棒子。

    然后……

    关琛握着毛巾,开始绞。

    毛巾一点点变紧,栏杆也逐渐开始有了弧度。

    众人神色各异。

    这个关琛,真是个宝藏啊!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花样!

    几个年轻人满是【这样也行?我学到了!】的兴奋和惊讶。

    “都是干货,都是干货啊!”“假如我们有一天真的被囚禁了……”“呸呸呸!”

    “太厉害了!”赵双岩咬牙切齿,“要是我当年读书的时候会这一招,那我每天晚上就可以从寝室……哎呦!”转过头,是万小姐在猛拍他的手臂。

    几个老综艺人则有些不知所措。

    喂喂喂,这不是真的密室逃脱啊!你这认真过头了吧!

    搞笑,我们要的是搞笑!

    就在关琛掰弯了两根栏杆,准备在另两根栏杆绑上毛巾故技重施的时候,导演终究还是坐不住了。

    “关琛关琛,停下,这样是犯规的!”导演生怕关琛听不清,还拿起了扩音话筒,“必须靠线索找到密码,然后用密码打开锁才行!”

    关琛只好停下动作,他看着铁栏杆的半个洞口,有些不甘。

    “没关系没关系,你的心意我们已经感受到了!”黄进看到了关琛的表情,连忙安抚。

    “对对对对对!”脏辫男连连点头,“弄了这么久,你一定也累了,来,喝点水,接下来只要休息看着我们找线索就好!”

    “现在可不是休息的时候啊。”关琛想要站起来:“我抄家搜屋的能力也不错的。”

    “不了不了不了……”几个有经验的综艺人联手将关琛按在了椅子上。

    ------题外话------

    明天还有。

    另,PY一本书。

    顾屈的《乐队的盛夏》,大家感兴趣可以看一看。

    简介:

    30岁的社畜叶未央,一觉醒来,发现那年夏天的蝉鸣比哪一年的都要聒噪。

    教室外枝丫疯长却总也抵不住烈阳。

    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不偏不倚的落到他脸上,是那么的耀眼刺目。

    一切都有了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次,他决定,要重新拾起自己错过的梦想。

    去奋斗,去闯荡,去哭泣,去开心,去堕落,去迷茫,去呐喊,去为梦想喝彩!

    .......

    “我是主唱,叶未央!”

    “今夜,我们不打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