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128章:间谍(二合一)

正文 第128章:间谍(二合一)

    电影上映前,正经的宣发期有两个。

    一个是预热阶段,默认在上映日之前两个月启动,旨在信息传递,广撒网,不挑受众,只要能让人知道有这部电影就算成功,最好是全民皆知。

    另一个是核心宣发期,从上映日前的一个月开始,针对真正的目标群体进行宣传,比如演员粉丝,类型片影迷,联合活动受众……

    《追击者》开播不到一年,风格尚未成熟,观众年龄层覆盖也很有限。把它作为预热阶段的宣传综艺,其实并不特别适合。

    但张景生说话有分量,以他如今的地位,某种程度上可以凭喜好行事。他说来,发行方和节目组都很配合。

    整个《追击者》节目组上下都很兴奋,一个月前就开始筹划这次录制,尽力配得上张景生这位节目播出以来最大牌的嘉宾。

    星期一。

    上午八点,阳光还不算毒辣。

    关琛和张景生在《追击者》后台的一个小化妆间里做准备。

    周围还有其他人,但这些人说话做事动静都很小,做贼般心虚,开门关门十分迅速,门外还堆着人墙,除了造型师化妆师和节目核心主创,其他人都不能进来。

    “嘉宾不用去跟主持人打个招呼什么的么?”关琛看到挡在门外的人墙,有些疑惑。

    “不用。”化着妆的张景生,在镜子里回答关琛;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今天这次不用。”

    综艺里常有一种场景,嘉宾登场的时候,主持人们毫无准备,一个个满脸惊讶。

    其实大多是演出来的。

    除非节目组特别安排,不然开拍前嘉宾和主持人是要见面打招呼的。彼此寒暄认识一下,可以去除陌生感。主持人看过资料以后,等到开录的时候也不至于名字都叫不出来,徒增尴尬;简单了解过性格之后,才知道抛出哪种梗。

    但是今天,节目组就有特别安排。

    导演说,为了给几个主持人们一个惊喜,所以他让接触过张景生的工作人员们统统暂且保密,录制前也严防死守,不让双方提前见面。

    这么做也不必为节目效果感到担心。

    张景生有不用事前了解也能被人认出来的底气,作为综艺老手,无需主持人关照自己也能抛梗接梗。

    姚知渔最近人气也高,而且之前来过一次,放得也开,播出后效果很好,一回生二回熟,因此不让她再跟主持人提前接触也没关系。

    三个嘉宾里,唯一可能受影响的,就只有关琛这个彻头彻尾的新人。但是上次姚知渔临走前放过狠话,并且当场看过《警察的故事》预告之后,成员们记住了这个人,某种程度上,关琛作为新人的弊端,也消去了大半。

    这一趟惊喜,完全走得动。

    “等等,我这算是被盯上了?”关琛听到了重点。

    “对啊。”导演点头。

    关琛无语了。搞什么鬼嘛,亏他昨晚拿到间谍身份之后,还觉得轻轻松松,想着自己是个新人,存在感近乎没有,太便于行事了。没想到仇恨光环已经被提前打上,这下不得不另换策略了。

    导演似乎明白关琛在想什么,不禁期待满满地补了刀:“小姚上次就说了,等到跟你一起来的时候,要你会帮她报仇。成员已经等你等了很久。”

    关琛瞪了导演一眼。

    既是凶他这么重要的情报竟然敢隐瞒,也是警告对方,不要在别人面前表露出两人已经见过面了的样子。

    导演接收到了关琛的意思,配合着不再说话。在张影帝张导演面前,是该收着点,以免一个不小心就暴露信息。

    好在张景生没注意太多,大包大揽地表示:“没事,我罩你。”

    关琛假装感激地连连点头。其实一点也没有放心。等到这老哥知道今天的游戏里有间谍之后,很可能跟其他所有人一样,都要先怀疑一下他。这下麻烦了。

    昨晚导演给关琛讲过游戏的大致规则。为了宣传电影,所以今天的游戏会是警匪主题。节目成员和嘉宾的身份,会设置成警察。然而和电影预告透露出来的内容一样——在警察队伍里,存在间谍。而大家要做的,就是揪出间谍,肃清队伍。

    在最终招牌式的撕名牌游戏前,还有若干小游戏。如果在规定的时间里,大家齐心协力通过了小游戏,那么大家将得到一条有关卧底的信息。输了,则错过情报。

    在规则里,关琛作为间谍不能一通乱杀,他只能不动声色地阻挠其他人获得间谍情报,平平安安地潜伏到录制最后。中途一旦暴露了身份,间谍就算输。

    关琛叹了一口气,在【报仇】这么显眼的动机下,他潜伏的难度大大提升。

    “咔哒。”化妆间的门被推开了。

    一个打扮严实、戴口罩墨镜鸭舌帽的女人,脚步轻盈地小跑进来,带起一阵清风。关琛和张景生看过去。

    女人一看到张景生和关琛——主要是看到关琛,不由一下子慢住脚步。

    “路上没让人发现吧?”张景生问。

    女人摇头,摘下帽子和墨镜,露出金色的长发和一双柔柔的眼,微喘着气,说:“这个时间点是上班的时间,电梯前面排着好长的队伍,我是爬楼梯上来的!幸亏今天是星期一,大家都不喜欢上班,低着头,应该没有注意到我。”

    “看来这里的职员都在做不喜欢的事啊。”关琛有点惋惜:“我当白领的时候,每天七点不到就在工作室了,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

    张景生忍住没说出那句【因为你很闲?】,而是问说:“因为你很喜欢工作?”

    关琛认真道:“因为我很闲。”

    “……你前后两句话完全没有关联啊!”张景生转身对关琛大喊。

    “为什么要有关联?我中间明明用了句号啊!”

    “鬼知道你用了句号!!!”

    房间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哈哈哈。”姚知渔也笑。几个月没见的隔阂和胆怯,就在笑声中消散。

    记忆里的人一点也没变,真好。

    在今天到来之前,她那一直漂浮了很久的心,现在才终于微微落地。

    剧组就像个临时的组合,大家同吃同住,同甘共苦,感情好得很自然。然而离了剧组,大家各回各家,每天接触大量新鲜的人和新鲜的事,时间在这个圈子更显瞬息万变,过了短短几个月,再见面可能感觉就像面对另一个人。

    关琛的依旧如故,让姚知渔感到欣喜。

    酝酿了很久很久的问题,也终于敢开口问了。

    “琛哥!说好要当我们组合的粉丝,怎么进了粉丝群之后,你一句话都没有的。”姚知渔一脸忿忿的样子,张着五指,高高举起又轻轻落下地拍打椅子扶手。

    “嗯?”关琛不知道姚知渔这个动作是在喝彩还是在干嘛。

    “活动不来,新节目不看,短信不回,评论也不评,”姚知渔皱着好看的眉毛,细数关琛的罪证,“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八卦的张景生耳尖,听到了重点,立刻点头:“同意,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嗯嗯,对吧。”姚知渔点头。

    “短信不可以不回的啊。”张景生教训关琛。

    姚知渔身子一晃,死死抓住扶手,柔软的肢体突然坏了关节似的僵硬无比,她忍住发烫发痒的耳朵,说:“对对……还有,还有……活动不能不评,评论不能不看……”

    “什么啊!”关琛听不懂这两个人到底在不满些什么:“我才要喊冤好不好!你那个粉丝群的人明明都是初中生,我请教他们一道初中的语文题目,结果她们不仅不回答,还禁了我的言。你快让管理员给我解封!”

    “……”姚知渔头脑麻了,完全不知道怎么才能跟上关琛的思路。

    张景生还算有些经验,他安抚住关琛:“先别说了。这么搞笑的内容,等会儿留到镜头前面去说不好吗?”

    谁在跟你搞笑啊大叔。关琛翻了个白眼,不说了,觉得在对牛弹琴。

    ……

    时间过去得很快,主持人们陆续到达。

    十点的时候,《追击者》正式开始录制。

    关琛他们走了另一条通道,来到了摄影棚的后台。

    隔着不远的距离,关琛已经能够听到黄进他们开始主持的声音。

    嘉宾进场前,关琛无聊地等着,开始思索一会儿午饭吃什么。昨天上网简单搜了搜《追击者》的评论,有网友说,这节目的游戏未必全都好笑,但节目出现过的食物,每一个都很诱人,能把人看饿。

    想着想着,姚知渔突然凑过来,小声地说:“琛哥,你今天一定要帮我报仇!”

    啧,之前没听姚知渔提起,关琛还以为她忘记了这茬。可以说都因为姚知渔,让关琛间谍难度上升了许多。

    “啊?可是我第一次正正经经上一个综艺啊……我现在好紧张啊。”关琛伸出一双哆哆嗦嗦的手。

    “啊!”姚知渔信以为真,立马反过来安慰关琛,“没事的没事的,不要有负担,你就当来玩一样就行!”

    张景生奇怪地看了过来,仿佛在问,明明之前还一脸无聊地想打哈欠来着,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面对张影帝张导演的,关琛拿出了这段时间雕琢的演戏,使用百分之六十的体验派表演技法,百分之三十的表现派,以及百分之五的方法派。最后一点百分之五,过犹不及,关琛留给了自然的本能反应。

    张景生果然中招,他拍拍关琛的肩膀,说:“小姚是我们的人,这个仇我来帮她报!”

    关琛欣慰地笑了。

    有你这句话就好。

    前方,黄进他们听到导演说今天还有其他人的时候,一个个都很惊讶:

    “今天还有嘉宾?”

    “男的女的?”

    随着黄进一声“嘉宾请出来吧!”,后台的员工让关琛他们可以出去了。

    关琛位于最后,跟在张景生和姚知渔的身后。

    姚知渔率先出场,那些男主持人们立刻欢呼雀跃起来,连声呼喊着“又是【星云】吗?又是【星云】吗?”奢望姚知渔的组合再一次全体出演。

    第二个出场的是张景生。众人乍一看到张景生的身形,只知是个男人,嘴里失望的叹气才“唉”到一半,等看清张景生的脸之后,一个个都瞪住了眼睛,或倒地、或跳、或原地跺脚转圈地尖叫起来。

    就连摄影机后面,那些艺人团队的工作人员们,也被张景生的出现给炸得激动起来。

    几个主持人很想立刻抓着张景生,表达仰慕或崇拜之情。张景生比他们大十岁到二十岁,但因为张景生出名较早,可以说《追击者》的几个人,都是听张景生的歌看张景生的电影长大的。

    “等等,我后面还有人。”张景生笑着让主持人们等一会儿。

    众人这才忍住心情,同时又有些疑惑,竟然能在张景生后面登场,难不成来头更大?

    但黄进已经看着姚知渔和张景生,已经猜到了什么。

    果然,当关琛出场的时候,众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场面冷了那么一瞬间。“啊……”只有寥寥几个人在机械地用综艺反应鼓着掌。

    关琛对此有所准备,不算失望。其实心里还略微有些高兴,看来大家也都不是那么在意他这个复仇者的嘛!

    这下间谍工作就变得好做了。

    “哇!哇!哇!你终于来了!”黄进一跃而出,惊喜万分地迎了上去,拉住关琛的手臂,作出一副很关琛很熟的样子。

    “等等,你跟他很熟么?”主持人里有人反应过来,开始工作了。

    “熟得不能再熟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弟,关琛。”黄进亲密地揽着关琛,一半节目效果,另一半是真的在安抚关琛刚才遇冷的心情,担心他难过,“《极限男人》里,沈贺唯一一次独享胜利,就是【全城通缉】里,最后全靠关琛帮忙才赢了那么一次。”

    经过黄进这么一讲,就有人记起了关琛。

    关琛跟大家一一握手,做足了新人的模样。同时,他满眼好奇地打量着录制现场。

    他们现在是电视台的摄影棚里,影棚里搭了一个无顶的房屋,三面有墙。

    大家在房屋里,站成一排,正对着一片镜头。关琛数了数,眼前的镜头有三十多个,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组成了一面又圆圆镜头组成的“墙”。

    主持人一共有九个人。加上关琛他们,一共是十二个人。

    每人一句话就吵得要死,更何况节目尚在摸索风格,大家都在尽可能地多说话,偏偏今天又来了重量级嘉宾,关琛刚才在后台的时候,都感觉耳朵要听出血了。

    “原来是他原来是他!”突然一个用力的声音突然呐喊起来。

    循着声音看过去,一个留着长发的高个青年,一手正捂着嘴,作惊恐状,另一手指着关琛,说:“上次姚知渔说要带人回来教训我们的人,就是他!”

    关琛心脏顿时咯噔了一下。

    众人看了过来,只见关琛微微摇头,似乎在说:【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但对长发高个青年来说,关琛的摇头还有另一重意思:【不要乱来啊,计划有变!】

    高个青年看到了关琛向他释放的眼神,以为是同伙间的小游戏。立马回以关琛暗号,微仰着下巴,伴以营业的假笑,用力地对关琛眨了眨左眼——【我做得怎么样?】

    这个笨蛋……关琛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他开始怀疑,自己挑的这个间谍搭档,是不是挑错人了。

    ………………

    昨天晚上,在关琛的酒店房间。

    关琛被通知成为【间谍】,导演给他讲了游戏的规则,以及间谍的任务。

    【发现就算输,那如果中途真的被发现了呢?】关琛问导演。

    【那节目就结束了。虽然有其他的补救措施,接上别的游戏,但间谍就算是失败了,最后的奖品也拿不到了。】导演说。

    【就这么相信我?】关琛疑惑,【我还是个新人吧。上过的综艺也只有一个半,而且一个是访谈,一个是客串。】

    【本来信心是一半一半,但是刚才进门,看到你那么谨慎,我就有信心了。】导演笑呵呵地补充:【而且能早睡早起的成年人,可不能小瞧。】

    【你很幽默。】关琛夸赞了一声。

    【谢谢。】导演说,【不过让你一个人面对那么多人,的确有点难了。所以你现在有一个名额,可以在《追击者》成员里,挑选一个人成为你的搭档。】

    导演把九位主持人的照片一一摊在了茶几上。

    这九个人里,除了黄进,关琛一个都不认识。刚才吃饭的时候看了资料,但也只是简单地知道了些基本信息,和往期的一些片段。

    最后看了一圈,关琛挑出其中一张照片。

    上面是一个叫作赵双延的、直冒傻气的高个青年。

    为了便于称呼,省去一个字,关琛在心里给高个青年起了个绰号,叫赵高个。

    导演眼神怪怪的,问关琛【真的想好了吗?】关琛说想好了。

    然后导演打了电话,不一会儿,原本待在家里休息的高个青年,就坐着地铁过来了。

    一见到屋子里,高个青年有些迟疑,但是得知自己是间谍之后,立刻笑出满脸的褶子,跃跃欲试,【我是间谍!我就是明天的主人公!】

    等到导演指着关琛,对高个青年说,【你和他搭档,一起完成间谍任务】,高个青年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原来这个陌生人是嘉宾,而不是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愣了一下,他赶紧从沙发站起来,握住关琛的手,道歉连带打招呼。

    这让关琛有些惊讶。原来在镜头前傻不愣登的模样是假象,私底下竟然还是挺懂礼貌、挺有分寸。看样子没选错人。

    【虽然很谢谢你选了我,但是,那个……】赵高个个高腿长,坐在沙发上,膝盖几乎贴在了肚子上。他双手局促地摆在膝盖上,一脸尴尬地问关琛:【你为什么选我呢?】

    【我之前跟黄进吃饭,聊到这个节目的时候,他最关心你。】关琛说。

    赵高个感动于黄进的关心,甚至还有些害羞,但他同时也对关琛这个无论是综艺还是电影都没上过几个的新人竟然来带他的这一行为,感到充分不信任。

    【在节目里这么说也太无聊了吧,这完全不搞笑啊。】赵高个立马摆开了前辈架势,开始指指点点。

    【你这是在教我搞笑?】关琛非常惊讶:【难道我刚才没说吗?黄进之所以最关心你,是因为你平时在节目里镜头最少,没有找到角色定位,而且一点也不搞笑啊。】

    如果当间谍的话,作为游戏里的关键人物,应该会有比较多的镜头。所以关琛选了高个青年,算是关照他。

    【噗。】导演们笑出了声来。

    赵高个恼羞成怒,没想到关琛做节目是这种路子,【你不要现编啊!】他捂着耳朵狂甩头发,【不对!肯定不是这样的!】

    【别闹了,你给我讲一下他们各自的情报吧。】关琛让赵高个,【早点结束,我要早点睡觉了。】

    【情报?】赵高个迟疑道,【黄进,男,三十五岁,已婚……】

    【这种在网上能搜到资料说了有什么用,我自己就能查。】关琛让赵高个打住,【你从同事/队友/敌人角度,说些习惯,性格,特长,弱点,行为模式之类的情报。】

    赵高个被关琛的气势镇住,他指着黄进的照片,磕磕巴巴地说:【黄进,在我们当中跑步最快……】

    ………………

    【黄进,在我们当中跑步最快,思维很敏捷,知识面很广,是我们当中最有学问的人。但是做游戏的时候容易紧张,之前当过间谍,所以一个不对劲,就会被他怀疑。要绝对小心这个人!】

    关琛回想着脑海里赵高个的话,对黄进点了点头。

    “来跟观众打个招呼吧。”黄进用身体提醒了关琛该面对哪个摄影机说话。

    面对镜头和众人,关琛自我介绍说:“大家好,我叫关琛。”

    没了。

    “没了?”黄进追问:“擅长呢?你擅长什么?”

    关琛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我没什么擅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