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127章:《追击者》

正文 第127章:《追击者》

    “什么外卖?出去吃肯定吃好……”张景生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捶了关琛一拳,“你要死啊。”

    这家伙恼羞成怒了。关琛一边躲着拳头一边心想,巨星真是不好伺候。

    “带你去放松,是去玩,玩,录综艺,去录综艺!”张景生瞪着眼,语气近乎慌不择言。他说今天就是来接关琛去录综艺的,明天一天的时间,已经帮关琛向剧组请好了假。

    “原来是这个意思。那你不早说,害我差点误会你。”关琛嘬着牙花,无聊地笑了笑,好像一点也不害怕区区新人却惹巨星生气的后果。

    张景生也不是真的生气,他无奈地挥了挥手,让关琛赶紧去收拾行囊,“《追击者》在杭城的电视台,明天早上十点开录。你经纪人那边已经沟通过了,他说跟我这边一样规格差不多就行,我就帮你跟节目组那边要了个一样的房间。我们今天晚上就出发,到那边酒店住一晚。”

    关琛感觉奇怪:“我经纪人怎么都没跟我说。”

    张景生问他:“听剧组的人讲,你好像有两个经纪人。胖的那个是总经纪人,白头发年轻的那个是执行经纪人?”

    “都不是。”关琛摇摇头:“戴墨镜的那个才是。”

    张景生感慨:“你们工作室倒也拎得清,挺看重你的。别的工作室想挖也挖不走。”

    关琛抱起双手,傲慢地哼哼两声。必须的啊,老板亲自来当经纪人,这可不就是表示他是重中之重嘛。

    关琛的行李都放在旅馆,他得先去旅馆收拾换洗的衣物。

    本来他是打算直接去机场的,毕竟他除了戏服,穿的就是锻炼的运动服,本身没什么带有时尚元素的衣服。上了节目之后,除了开场自我介绍的那一会儿,其他时间,嘉宾和主持人穿的都是节目组赞助商的衣服。

    但张景生让关琛内衣裤和袜子,都多带一些,“上次看到他们一个个往水里跳,也不知道明天的游戏里要不要沾水,以防万一,还是多带几件比较好。而且我看它最后的惩罚,也有可能要淋水。”

    “夏天淋水,是惩罚还是奖励啊。应该夏天蒸桑拿,冬天淋水才对。”关琛嘟嘟囔囔,最后还是从善如流,准备先回旅馆一趟。

    跟田导和邢焰说了一声,关琛便脱离剧组,坐上了张景生的车子。

    路上,张景生问起关琛下一部作品的打算。

    关琛说他也不知道,不过很可能要休息一段时间,做做别的事,一年拍了两部电影,收获的东西足够他消化很久了,感觉有很多知识点需要补充,而且年底的时候,要参加一个新综艺,短时间内实在不打算接片子了。

    张景生欣赏关琛的冷静,赞扬说这是对的,等两部电影上了之后,不管是片酬,还是项目的可选择范围,余地都会更大。而且密集地出现在公众视野内,除非短时间里演技有大的突破,不然观众看多了,只会心里生厌,网上的论调也会从表演转向其他地方。两部电影这个数,刚刚好。

    不过,张景生听了半天关琛的规划,无非是宅在家里看书、练拳和工作,单调的生活里,似乎没什么空间留给亲密的人。不由好奇问道:“谈女朋友了没?”

    “没。”关琛摇头。

    恋爱这种事,距离他太过遥远了,远到有两辈子那么远。

    “演员还是要多多点经历和体会才好。”张景生装模作样地说了句演员行业万金油的话,然后不经意地问他:“你跟小姚还有联系没?”

    “偶尔有。”关琛想起了那个总是催他参加【木星】粉丝活动的女人,如果不是在剧组的时候也能听到工作人员唱着她们的歌,否则关琛都要以为姚知渔的组合最近是不是不行了,不然哪来的空闲时间能发那么多条短信。

    “明天她也跟我们一起上节目。”张景生讲:“不过她那边工作比较忙,明天早上直接过去电视台,就不跟我们汇合了。”

    关琛哦了一声,然后把视线放在车窗之外。

    张景生瞥了眼关琛的神情,不再谈及姚知渔,而是提醒起了明天参加节目的时候,有哪些准备需要做。思想上的准备。

    “你是新人,作品也还没有,资历最浅,到时候不要拘谨……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小,但还是提醒你一下。介绍你的时候,能用上的资料也就那些,《今晚去你家》,《极限男人》……可能再加一个微特,虽然对观众来说很陌生,但是你的特质还是挺明显的,有很多让人印象深刻的东西。到时候可能会聊你的学历,聊你救人的事情,聊你微特上那些搞笑的段子。你放开一点,分量不会少的。这也是节目组愿意邀请你来的原因。”

    原本这该是经纪人的工作,现在只能张景生来说。

    “你有没有哪些不想被提到的话题?”张景生问关琛。

    关琛赶紧点头:“学历什么的,就……都是过去的事了。毕竟我都快三十岁的人了,一直把学历挂嘴边,这不就说明了,我在毕业后的人生里,实在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所以只能用学历充门面吗?所以能不提还是不要提了吧。”

    张景生觉得有道理,问:“还有没有?”

    “救人这个事,也……”关琛说,“虽然我也很佩服我自己,但说多了总有一种立英雄或者圣人人设的感觉。不希望那样,因为我本质上还是一个低俗的人,有各种各样的缺点和毛病,不希望哪天被人捧上去,然后大家手一撤,我就摔下来。”说这话的时候,车子转了一个弯,关琛把口袋里的好人证挪了挪位置,避免卡到肉。

    张景生深深地看了关琛一点,点头问:“还有没有?不会连微特也不能聊吧?”

    “可以聊,微特可以聊。”关琛说:“但是我发的那些可不是为了搞笑啊,这点千万不能搞错!”

    张景生呵呵一笑,接着问:“你有没有准备什么个人技?”

    “个人技!”关琛精神一振,手指伸了又伸,蠢蠢欲动,如老虎检查爪子的锋利程度,“这个我准备过的。”

    “准备还挺充足的嘛。”张景生特意没问那个个人技是什么,保留了悬念,准备明天见识见识。

    两人闲聊着来到了机场,坐的是商务舱。

    离开了京城这个祖国心脏血液最稠密的地带,关琛和张景生傍晚的时候,到达了《追击者》节目组所在的杭城。

    机票是商务舱,入住的豪华酒店,这些都是节目组提供的。甚至一下飞机,就有节目组安排好的车子和人员在等着他们。

    关琛小演员一个,必然是没资格被节目组这般郑重对待的。他不过是沾了张景生的光,短暂地看了看顶端的风景,蹭了一把顶级巨星的待遇。

    关琛第一次感受到天王巨星的排场。

    所过之处,每个人都充满惊喜地看着他们——严格来说,是看着张景生。任何一个得到了张景生微笑的男男女女,他们平淡的一生,这一天将变得不再平凡。

    平日里跟张景生走得太近,关琛几乎要忘了身边这个表面上温润如玉、举手投足尽显巨星风采,但私底下又充满了孩子气的老哥,其实是站在金字塔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之一。

    关琛上网搜了一下,张景生仅仅是参加一场综艺演出的出场费,就已经远远超过了关琛一部电影的片酬。以张景生如今的地位,就算不参加综艺,名气摆在那里,宣传也是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他上一次参加综艺,已经是好几年前,当导演之前的事情了。

    而《追击者》不过是一档播出时间未满一年的节目。

    张景生之所以肯来这样的节目,不过是因为关琛之前讲过,能不能把《追击者》也放进宣传行程里。

    张景生二话不说就安排了。

    在跟人相处的过程里,一个人有没有恶意,是否图他什么,关琛能感觉得出来。

    感受到张景生对他的欣赏和关照后,关琛性格多疑,也曾警惕过一阵。但他搜集的情报显示,圈内对张景生的风评没有一例是不好的,受他提拔的人也很多,张景生几乎是以一种不求回报的方式,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给予关照。关琛不得不相信,世界上就是有张景生这样的好人存在。

    关琛识好歹,也念张景生对他的好,但他不是那种不声不响平白受人恩惠的人。虽然上辈子老大最后让关琛很是失望,但他从老大那里学来的古典黑道的价值观,延续到了这一世。谁对他好,他也必须对那个人好回去。

    只不过关琛现在能回报的太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辜负浪费张景生的恩情。

    关琛到酒店之后,在健身房里简单地运动了一下身子,回房间洗了个澡,然后边吃晚饭边看了看往期的《追击者》,之后早早就准备睡了,为第二天的节目录制养精蓄锐。

    正准备睡下,关琛发现有人在按他的门铃。

    关琛通过猫眼看了看外面,门外站着几个人,其中两人,还分别抗着摄像机。

    外面的人按了几次门铃,等待的期间,还总是左右张望,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似乎很怕被人发现。

    关琛观察着,心里有了点猜测。已经混过了三个剧组,多少能够分辨出搞制作的人身上的气质了。

    但谨慎如关琛,没有大意。

    门上挂着链条,关琛拉开了一条缝。

    关琛大半个身子缩在门后,问:“请问找谁?”

    对面居中戴口罩的那人,看了看关琛的脸,然后压低了声音,说:“关琛你好,我是《追击者》节目组的总导演,方便我们进去吗?”

    “给我看一下证件。”关琛说。

    “呃。”导演似乎没想到关琛的回应,但愣神之后,还是老老实实展示了一下工作证件和名片。

    “进来吧。”关琛仔细看过证件之后,放下链条,把他们放了进来。

    证件的真伪他是不确定的。

    但他确定,三步之内,他的钢笔比枪快。

    “你是准备睡了?”导演看到房间床上被子的形状,有些惊讶。毕竟现在才晚上九点,现代人而且还是成年人,圈内人,演员,怎么作息这么健康。

    “正准备睡。”

    “现在才九点啊……”

    “我京城过来的,要调整时差。”

    两个摄影师仿佛早早勘察过地形,进了房间,就一下找好了机位。一个拍着关琛和导演,另一个拍着房间。

    关琛房间里没什么不好见人的东西,把玩着手里的钢笔,关琛问导演:“录制不是明天早上开始么,怎么这就来了?”

    导演笑了笑,说:“我们来是为了通知你,明天的比赛,你是【间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