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121章:踢馆(下)

正文 第121章:踢馆(下)

    林师父说完近似踢馆的宣言后,转身,打算从身后的队伍里,介绍一个人。

    站在他身后队伍里的人感受到了空气里的凝重,赶紧避开。

    然而,直到所有人都从左边挪到了右边,林师父要介绍的那个人也没出现。

    “人呢?”林师父疑惑。

    少年们嬉笑起来,以为踢馆的胆小装死,或者半途跑了。

    正笑着,突然听到“咯噔”、“咯噔”的声音。

    是木人桩被打的声音。

    阿翔看过去,发现沙袋区的墙边,有个陌生的男人正在打着木人桩。

    木人桩延伸而出的木棍是松动的,并不牢牢卡死,练习者手臂碰撞过去,会发出咯噔咯噔的木头碰撞声。然而陌生男人在打木人桩的时候,动作慢腾腾的,并不熟练,力道也跟轻,即便这样,对方也时不时就停下来甩甩胳膊,惹人发笑。这人唯一值得一提的,不过是马步扎得还算稳。

    大家才刚被二师兄艺术般的打法惊艳过,对方那种“软弱无力”的生涩动作,只能激起少年们的鄙夷。

    “距离感不行啊。”有人活学活用,说陌生男人打木人桩的时候,脚步根本没什么移动。

    同伴们哈哈哈笑起来。

    陌生男人打着木人桩的时候,边上还有一个人正在拍摄。

    这是在搞什么。做秀吗?阿翔有些疑惑。

    这人确定不是纪录片团队为了制造冲突,强行安排的龙套?外行不知天高地厚来踢馆,最后被【破军武馆】的人教育了顿做人的理念,最后以理服人。

    转头去看纪录片导演,发现导演他们一副兴奋模样。

    阿翔不确定了。

    林师父啊啊地小跑过去,“阿琛!阿琛!”地把男人拉回来,跟大家介绍:“他是我们剧组里的演员,不要小看他。”那语气,仿佛在委婉提醒众人这演员在扮猪吃老虎。

    阿翔他们不以为然,仔细打量来犯的狂妄演员。

    先看他耳朵,没被揉成花,说明不是摔跤手出身。再看鼻梁,直挺挺的完好无损,一副没经历过被打折又掰正的样子。脸上的皮肤也都紧致细嫩,没经过拳头的摧残,更没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痕迹。再看脖子,颀长,斜方肌不发达,明显脑袋不怎么抗打。拳头关节处更没有茧……种种迹象表明,此人是门外汉或者初学者,没挨过疼,自寻死路来了。怎么都没法不让人小看。阿翔感慨。

    唯一让他感觉矛盾的,是这演员的眼神,平静得宛如夜晚的湖水,完全没有普通人即将登擂对打时的紧张或兴奋。

    紧接着的感想,是觉得眼前这人颇为眼熟,仿佛在哪见过。

    可是阿翔无论怎么想,答案就藏在记忆的某处,总是差一点灵感才能对应上。

    “《极限男人》!我电视上看到过他!”边上的同伴大声呼喊。

    极限男人?阿翔愣了一下。

    其他的小伙伴们也都兴奋起来。

    尽管他们人在京城,但也爱看这个全国都有名气的综艺节目。

    “【全城通缉】里的那个外挂!”“哪个哪个?”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他就是那个危险罪犯!”

    “差点没认出来。那时候他是长发来着,也没现在这么壮……”

    阿翔偶尔也看《极限男人》,现在被同伴们一提,心里恍然大悟。原来在电视上见过,难怪觉得眼熟……

    阿翔内心深处隐隐保持怀疑,可实在想不出其他答案了。

    等不及细想,他看到那个叫【琛哥】的演员,看了一圈拳馆里的人,最后视线停在了二师兄身上,问:“我们来一场?”

    众人一片哗然。

    都不用拳馆的人出言质问他脑袋是不是有毛病,边上的林师父就一脸焦急地把人拉走,隐约有“碰瓷……”、“不要命了……”、“人家重量级冠军,你才多少公斤……”之类的劝诫声飘过来。

    最后那个琛哥和林师父协商完毕,

    “先跟普通学员打一场,感受一下。”

    ……

    简单地热身过后,关琛穿戴着格斗实战用的护具。

    “这个拳套手指都伸不出来,很难打地面啊。”关琛拿着手里的拳套,抱怨道。

    “你先做到不倒地吧。”林武指忽略了关琛的牢骚,让他想打的话,就赶紧戴上厚厚的手套。

    林武指以前说要带关琛跟职业的切磋切磋,本是客套话,好让关琛知难而下,别再烦他。没想到关琛一直当了真,还不知从哪打听到他今天要来拳馆,立马就缠了上来,说什么都要跟着一起。

    林武指没有办法,同意了关琛的随行,但并不是完全放任关琛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首先打人家重量级冠军肯定是不行的。拳赛之所以按照体重区分了等级,目的正是为了保护那些体重轻的拳手。轻打重,打几拳都像刮痧;重打轻,一拳就能结束比赛。拳坛上也不是没有轻打重反败为胜的例子,但大多是靠柔术反败为胜。关琛不怕人冠军,依仗的也是自己的柔术水平,所以才要换拳套。但林武指不傻,那种手指能活动的拳套薄,脸上挨几拳,万一打到了鼻梁,关琛明天就别想拍戏了。

    关琛知道林武指的担忧,因此抱怨了几句,就乖乖戴上拳套。

    边上侧拍师采访关琛:“现在心情怎么样?”

    拳台的两边都有拍摄团队,显得像是在搞什么大战似的。

    关琛回答:“没什么心情。”

    “紧张吗?”

    “为什么要紧张?”

    关琛盘坐在地,深深地吸入一口气,整个小腹瘪了进去,然后呼出一口悠长的气,整个人心如止水。

    格雷西呼吸法。

    格雷西家族是上辈子巴西柔术领域的霸主,其中一个柔术大师400战无一败的,对外宣扬了他那取自于印度瑜伽术的呼吸法。

    关琛学了这个呼吸法。好处之一,学会了边呼吸边源源不断地发力,而非屏气发力。好处之二,每次战斗,轻易就能进入心流状态。

    当关琛进入状态后,侧拍师再问些“对方是练家子,有没有信心赢?”的废话时,关琛目光平静、近乎冷漠地盯着敌人,耳边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了。

    那眼神里没有凶戾,也没有情绪,只如冰块般寒冷。

    关琛的眼神吓住了侧拍师,也吓住了对方拳馆的人。

    第一场登台跟关琛对打的人,是少年组的助教,也是成年组的一个优秀学生。虽不是职业拳手,但目前也在打业余拳赛。

    关琛和助教穿戴好装备之后,咬住护齿,走上了拳台。

    裁判是拳馆的教练,经验丰富,跟台上两人说了一通“不能插眼,不能打下阴,不能打喉咙,不能打后脑……”的规则之后,比赛就开始了。

    助教没有马上发起进攻,而是友好地伸出拳,想跟关琛碰一碰。

    关琛在电视里看过这个,随意地碰了碰。

    当两人碰完,距离已经很近了。

    助教试探性地出了几下刺拳,但关琛什么反应也没有,只是直直地盯着他。

    助教不喜欢关琛的这个眼神,不愿再试探了。心里做了某个决定,跨步,然后一个转身,手里的拳头便像鞭子一样从后甩至前面。

    转身鞭拳,转身肘,对付新手有奇效,防不胜防。没经验的人,一愣神的功夫,就会被砸中。

    可惜关琛不是新手。

    对方才刚一动,身体一转,关琛便下意识后撤一步,堪堪躲开对方的攻击范围,拳头就在鼻尖快速掠过。但关琛眼神眨也没眨一下,躲开对方拳头的同时,一脚踢在了对方的膝盖。

    助教身子顿时一软。

    关琛这一脚在空手道里叫【蹴】。到了这边,经蔡师父师兄弟的转译,这一招在华夏传武里叫【戳脚】。

    脚趾勾起,用前脚掌踢击对手。用这招,专废对手膝盖。

    然而关琛刚用完,台下的人就咋咋呼呼。一半的人是惊叹关琛刚才恰到好处的闪避和反击,另一半是抗议关琛动作脏。

    规则里虽然没说不能踢膝盖,但造成的伤害几乎不可逆,在擂台上使用,会被人说武德不行。

    “行吧。”关琛无奈。拳台上那么多地方不能打,他一下子哪里改得过来。

    助教抖了抖膝盖,看向关琛的眼神已经很凶。

    关琛依然平静。

    助教冲了上来,直拳,摆拳,勾拳……

    关琛知道对方的打算。对方无非是想着自己抗击打能力一定更强,宁愿挨上几拳,也要贴身互换几拳,争取KO(击倒对方,让对方失去再战能力)。

    关琛不急着逃离。他脚步突然微弹,身体时而左右摇摆,时而向后小跳,脚步零碎而有序,惬意得仿佛在跳舞。助教挥出那么多拳,竟然没一次打到关琛,所有的拳头,不是空在了关琛脸侧,就是差那么几厘米。

    “蝴蝶步!”台下霍利惊呼。然而能听懂的人很少。

    这种怎么打都打不中对方的感觉,给出拳者的压力是很大的。眼看着助教动作开始浮躁,场边突然传来一声“稳住!”。是二师兄的声音,助教脑袋一醒,开始后撤,准备稳住换其他战术再来。

    但对关琛来说,他玩够了。助教走不掉了。

    像追击一个移动的沙袋般,关琛主动进攻,助教怎么后退,都退不出关琛的臂展范围,始终被保持在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

    跨步,矮身,关琛在避开拳头的同时,一个上勾拳打在了助教的下巴。

    一套动作如水般流畅。

    台下众人,恍惚间,仿佛看到了二师兄之前的示范动作。

    “这距离感的控制……”懂行的无不惊讶。

    尽管拳套厚重,但这一拳打出去,助教软软地瘫倒在地,眼神涣散。

    比赛结束。

    关琛摘下拳套。

    但不是为了结束。

    他扔掉拳套,解开绷带,拿起五指能够伸展的拳套,对武馆的人扬了扬下巴:“下一场去八角笼打,怎么样?”

    对方回神过后,巴不得找回场子。怕就怕关琛打完就跑,然后宣传踢馆成功。

    林武指在短暂的失神后,也同意了。

    这次出战的,是二师兄团队里的陪练。

    这一次,对面的人再不敢小看关琛了。只有几个忿忿的少年,说助教是大意了。

    侧拍师兴奋的像格斗比赛的摄像师,趁着休息,还去问林武指,关琛刚才的表现如何。林武指没有发言,只在心里感慨。以前只当关琛是动作演员,没想到竟有这样的实战水平。侧拍师还想问武馆那边的人,但是被人给瞪了回来。

    关琛简单地喝了一点水,然后开始应战第二场。

    第二场,关琛的策略又不一样了。

    对方虽是陪练,但也是真正的职业拳手。他们的抗击打能力,不是关琛这练了半年恢复性训练就能追上的。

    关琛想得很清楚,对方也想得很清楚。

    因此,当比赛一开始,陪练便护着头,晃着身子,贴了上来。

    关琛假意要跑,却抓住了机会一个矮身闪躲。躲开了陪练的后手重拳。一个踏步,贴近,对方整个身子的右侧都暴露在了关琛眼前。肾是发力的源泉,打之则力衰,下手再重一点,或许还会尿几天的血。但眼下,关琛放过了这个机会。毕竟是在切磋,不是搏斗。克制住本能之后,关琛缠住了对方,看起来就像两人抱在了一起。

    实际上,关琛一手从对方腋下绕过,勾住对方的脖子。一如前几天在医院拍戏,醒来被大师兄的丑脸吓一跳后的第二反应。只不过和那时不同的是,关琛现在勾住对手脖子之后,另一只手迅速跟上,从对方脖子后面绕过,最终两手相握,形成一个扣,完成了一个结。

    陪练的一颗脑袋,外加一条右手胳膊,都在关琛的怀里了。

    巴柔,达斯绞。

    关琛弯起双腿,猛地下坠。利用那八十公斤的自重,带着怀里对方的脑袋狠狠来到了地面。

    “嘭。”八角笼的地面被两人砸出巨响。

    一切都发生在一秒之内。

    陪练还想挣扎,但对关琛来说,一切都结束了。

    关琛没用膝撞迎脸,只是老老实实完成了达斯绞。

    陪练倒在关琛的怀里,渐渐四肢失去了力气。

    裁判立马掰开关琛的手臂。

    陪练昏迷了。

    关琛站起来,面对笼外嘈杂的众人,找到了二师兄。

    “我们来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