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117章:邢家班

正文 第117章:邢家班

    关琛看看把脸捂在被子里偷哭的谢劲竹,再看看邢云,问后者:“你们来干嘛?”

    “我是跟老爷子过来的。竹哥他是探班。”邢云着重强调了一下,“我是老爷子的经纪人。”

    “邢老师也来了?”关琛惊讶。印象里,这几天好像没有杀手经纪人的戏份。

    “说什么要结交人脉,提前熟悉剧组,所以就来了。”邢云解释。

    靠着和关琛排练的视频,邢焰最终还是拿下了【杀手经纪人】那个角色。可谓是久违地重新成为了非龙套演员。

    “老爷子来了,我这个当他经纪人的,只好一起过来。”邢云说。

    “你强调两遍了。”关琛睡着之前刚看完习得性无助的实验资料,现在敏感得很,“你是不是在用什么心理学的招数?”

    “什么意思?没听懂。”邢云摇摇头,有些疑惑。

    “不是就好。”关琛哦了一下。

    邢云悄悄转过头,撇撇嘴,遗憾地啧了一声。

    “邢老师人呢?”关琛往病房看了一圈,没看到人。

    胸口偷哭的谢劲竹终于感动完毕,说邢老师现在在大厅忙着跟导演。

    “那边在拍戏,你怎么躲在这里睡觉?现在还是早上刚开始拍吧?”谢劲竹问着,突然想到了什么,“不会是生病了吧?”谢劲竹连忙跳起来,双手相叠放在关琛胸口心脏处,似乎准备给关琛心肺复苏。

    关琛翻了个白眼,觉得大师兄真的是傻了。这里就是医院,他能生什么病,而且那种不成样子的心肺复苏到底能有什么用,“那里明明就有心脏除颤器。”关琛指了指床头的一台机器。

    谢劲竹一拍脑袋,爬下床,去研究机器了。

    邢云实在受不了这对傻兄傻弟了,说:“你们慢慢玩,别死了。我去大厅看看。”

    关琛打了个哈欠,看看墙上的钟,发现睡了一个小时,精神也足了,“我也过去看看。”

    “那我也去。”谢劲竹借着刚才的转身,把眼泪都擦干净后,重新戴上了墨镜,看到关琛他们去大厅,他也跟着一起去。

    小实习生自然是跟着关琛一起的。结果走进屋子,发现角落摆放着的关琛的水杯,书,衣服,一股脑全不见了。

    小实习生大惊,以为被偷了。跑到走廊仔细一看,原来那些东西全在谢劲竹身上。谢劲竹正熟练地抱着书,拧开水杯,递给关琛,然后检查发型。

    关琛他们悄然来到大厅,没打扰到拍摄。

    大厅正在拍一段女主角的戏,而且还是哭戏。

    果然一如关琛所料,田导磨磨蹭蹭慢得很。不断被折磨的女主角,看起来几乎快要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演戏了。

    女主角的登场是在医院,她带着老年痴呆的长辈来医院复查,结果她的钱包不幸被扒手偷走,急得都哭了。另一边,丁午在达到出院标准后,到大厅付费,结果付不出来住院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当然也不怎么急。他目睹了女主角钱包被偷的过程,心里全无概念的他,以为世间允许这样拿别人的钱。于是女主角的钱包刚被扒手偷走,关琛就把钱包从扒手那里偷了过来。交完钱,丁午看到还有剩余,就把钱包还给了女主角。差点没被急得哭出来了的女主角报警抓起来。在丁午一头雾水地解释过自身失忆的情况后,善良的女主角这才原谅和感谢了丁午,但她说那些钱只是借给丁午而已,是要还的,因为她也没什么钱。

    “不专业。”关琛摇摇头,对眼前的戏评价。

    邢云眉头狠狠一跳。饰演女主角的金颂雪,可不是什么新人,她和另一个男主角项均一样,都是中生代成绩和口碑都很不错的演员。关琛这句“不专业”的评价说出去,在人多眼杂的剧组一旦传开,是会结仇的。结仇是次之,接下来男女主对立,这戏还怎么拍,最后闹到田导那里,一个背后大公司一个背靠小工作室,导演偏向谁,自不必说。

    邢云已经注意到边上有些人刚才诧异地看了过来,他只能赶紧给关琛找补:“不装爷?你还没睡醒吧?哈。”

    此时谢劲竹并不在他们边上,而是去找造型师了——说是关琛的头发睡完一觉全飞了,得重新弄弄。不然该是谢劲竹给关琛擦屁股。

    “我说不专业。”关琛说,“那个扒手的手动作太慢,而且一拿到方子,不应该立马打开来看。”

    “什么方子?药方子?”邢云迷糊了。

    “哦,【方子】在南方扒手行业里,是【钱包】的意思。”关琛解释说,扒手在拿到钱包之后,首先确认安全。只拿钱,不拿卡,不毁身份证,这是道上规矩。所以有些扒手,会在口袋里把钱拿出来,其他的看也不看,经过垃圾桶的时候就往里一丢。整个过程低调而迅速。

    众人毫不意外地点了点头。

    邢云注意到,那几个之前露出惊讶眼神的,也在关琛的干货下,相信了关琛那句“不专业”的确是针对扒手而评的。

    小实习生很佩服关琛:“羡慕琛哥,什么资料都搜得到。为什么我写剧本的时候,总是查来查去都查不到想要的信息啊。”

    大家纷纷用微妙的眼神看着小实习生,但谁也没说什么,都在默契地守护着这份天真。

    一场戏结束了,田导喊了停,理所当然地没有过。

    眼看女主角眼看已经很累了,一滴眼泪都哭不出来。田导也没有强求继续再拍,那样拍出来一堆垃圾,是真的浪费大家的时间。

    休息的时候,田导看到了关琛,问他,“准备得怎么样了?”

    关琛想了想被自己睡掉了一个多小时,摇摇头,“还差点。”

    田导笑了笑,“那等下先试一条,看看效果。”

    关琛点点头。静静地找了个地方坐下,在头脑中开始疯狂补作业。

    【擦擦擦擦擦,睡着之前想到哪里来着???】

    【哦对了。狗。被电的狗。笼子拿掉,狗是什么感觉。】

    【考试做不出答案的感觉?不对……】

    关琛摇摇头,揉了揉眉心。

    抬眼,看到前方跟田导聊着天的邢焰和谢劲竹。

    关琛抓住某种一闪而逝的感觉。

    曾经,当他铺开【人生必做一百件事】笔记本的时候,天下之大,但他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不知道人生接下来还可以干什么。明明意识里的笼子已经不见,但身体仍然怕走一步就被电,怕自己最终还是会走到老路上。

    当时那种茫然,细细一想,原来是害怕。

    关琛明白了。

    “你小子,吃了很多苦吧?”谢劲竹悄悄来到了。

    关琛歪歪头,不知道大师兄指的是什么。

    谢劲竹拍了拍关琛的肩膀,捏了捏,目光直透墨镜,低声说:“都说你前两天被田导折磨得很惨,一个镜头要重拍四十遍。”

    “还好。”关琛低声说。想起昨晚窃听来的田导的哭诉,想来田导应该也没好到哪里去。

    谢劲竹不忍小师弟信心被打击,决定传授一些经验了,“你觉得商业片最重要的是什么?”

    关琛记得霍利跟他讲过,一部优秀的商业电影,能让疲惫的人有勇气再活一星期。

    “是让观众有多活一星期的勇气?”关琛问。

    “不对,商业电影最重要的是爽。要让观众看得荷尔蒙和肾上腺素嘣嘣嘣地爆发!”谢劲竹双手像烟花一样举起,然后噼里啪啦地给自己配音。

    太突然了。饶是以关琛的身手,竟也没能躲开谢劲竹喷溅的口水。

    田导在那边开始呼唤关琛了。

    关琛走过去换了戏服,做了下造型,就开始了拍摄。

    这场戏拍的是丁午从病房出来,拿着单子到大厅交钱。他的目光依然遵循杀手本能,在意四周的监控,瞄住巡逻的安保,视线扫过一个个迎面的人。走到收费柜台,丁午拿着单子,眼神直直地看着工作人员,嘴巴却迟迟没敢开口询问。他的目光开始扫视别的东西,不再是那些潜藏着危险的可能,而是那些五颜六色的玩具,哄小朋友的糖果,爱心捐血的海报。他的目光里既有好奇,同时也有隐藏在强势背后的,一触即逃的胆怯。

    大家都感觉出来了细微的不同。

    和关琛之前在病房里演的一触即发的反扑,是两种感觉。

    田导整个人几乎贴在了屏幕前面。几个注意到的人有些吃惊,因为田导这样的状态并不多见。这表明田导此时极度专注,如果这时候谁打扰到了拍摄,害得重来,他绝对要暴起杀人了。

    “对了对了对了……哎,漂亮,就是这个感觉了。”田导死死盯着屏幕,喃喃道:“其实就是之前在餐馆试镜的那种感觉啊。终于中了……”

    一个镜头拍完。

    田导起身喊:“停。”

    工作人员自觉地开始进场恢复道具,群演也纷纷回到原先的位置,准备再一次重来。

    然而让众人震惊的是。

    “这条过了。”田导拍拍手。

    不知多少人茫然地看着田导,愣了两秒。

    副导演回过神来之后,拍着手开始催促,剧组人员们才迟疑地开始布置下一个镜头场地。

    关琛一走下来,田导还没说啥,谢劲竹就开开心心地凑了上去,说:“怎么样,我教的对吧?”

    关琛笑了笑,没说什么。

    田导倒是眯起眼睛,看着这个语出惊人的谢劲竹。

    “我再教你一招……”谢劲竹压低了声音,似乎还担心被别人偷听去,等看到田导一脸高深莫测地样子,才想起来自己抢了导演跟关琛说话的时机。

    “田导,我这小师弟经验还是不够,劳您费心,平时得多教育他……”

    谢劲竹话没讲完,田东就突然说:“后面几场戏有个角色很适合你,是个武打演员。要不要来玩几天?”

    “不会也是要一次次重来吧?”谢劲竹笑着问。

    “我会尽量少来几次。”田导也笑。

    “不用。”谢劲竹摇了摇头,“重来多少遍都没问题。”总不能让小师弟一个人受自信摧残的苦。

    田导点点头,转头走了。

    “他怎么都不夸我。”关琛感觉自己刚才演得还挺好的。罕见的【一遍过】之后,原以为会被田导称赞一番。

    “导演私下里可以夸演员,但直接当面是不应该讲的。”谢劲竹说:“因为说了什么是【好】,你心里有了个标准,之后演戏会有定式,会不自觉往这种力度的【好】靠拢。不说,是希望你做得更好。”

    关琛点点头,真是久违了,这种使用大师兄牌人形点读机的感觉。

    “对了,田导说的那个武打演员是哪个角色来着?”谢劲竹提起田导刚才允诺的角色,后知后觉地开始兴奋起来,“之前没在剧本里看到。”

    “改过了,新加的角色。”关琛把剧本递给了谢劲竹。

    谢劲竹的那个武打演员,戏份不多,但挺有意思。丁午失忆后开始新生活,除了在餐厅兼职厨师,就是去当群演。跟丁午一样,武打演员也是个跑龙套的小群演,但在行业里混的时间够久,以丁午的领路人自居,虚张声势,总是用自己半吊子的水平去教丁午演技。

    谢劲竹看着看着,流下了眼泪。

    关琛有些担心情感充沛的谢劲竹,哭是以为自己被剧本人物内涵了。

    但不是的。

    谢劲竹用指头戳进墨镜和脸皮之间,断断续续地喘着气,笑着说:“邢家班,终于,十年了。邢家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