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116章:笼子

正文 第116章:笼子

    关琛在演《警察的故事》的时候,走进过吴泽的内心,明白上辈子的自己有潜在的自毁倾向。死对他们这样的人而言,是一种成全,而不是威胁。因此,关琛前世常常置自己于险地,执行死刑的时候会放松,醒来发现自己没死之后又会觉得生气。

    这其实很不杀手。

    对杀手丁午而言,世间生命没有任何重量,不管是别人的生命,还是自己的。但这不代表他们就不惜命,能活着,还是尽量不死为好。遇险的时候,他也会像最原始的动物那样挣扎求生。

    关琛把自己初到这个世界的心境,带到丁午的身上,算是选错了行动链,染错了底色。

    “那个生气的感觉其实很好,但不应该用在这里。”田导跟关琛说:“在【习得性无助】的实验里,狗被电得形成习惯后,就算眼前笼子的大门敞开了,它也不敢跑。丁午就是那只从小在笼子里养大的狗。失忆对他来说,不是从旧笼子丢进新笼子,而是整个笼子一下子没了。身体还记得过去,但意识已经重来——你的路子是对的,但处理得过于复杂了,感觉上反倒不像失忆。”

    关琛听得眉头紧皱。你这家伙,别自顾自默认我什么都能听懂啊,那个什么习得什么无助你先跟我解释一下……

    田导似乎听到了关琛的心声,他拍拍关琛的肩膀,说:“我们先拍下一场,你再好好想想。”然后起身走了。

    关琛被留在了病床上独自发愁。

    片场的工作人员大部分都转场去了大厅,准备拍女主角和另一个男主角废材项均的戏份。

    关琛开始重新琢磨专属于杀手丁午的茫然到底是什么样的。

    “琛哥……”同样被留下的小实习生,怯怯地叫了一声。关琛没有团队,剧组贴心,还是留了几个人照看。

    “干嘛?别打扰我想东西。”

    “可是我看你都快睡着了……”

    “我只是闭上眼睛更容易想清楚。”关琛把被子一拉,翻了个身,整个人舒舒服服地缩在了被窝里。“站着是想,坐着也是想,那为什么不能躺着想呢?”

    “啊。”关琛的歪理很足,小实习生几乎说不出话来。

    关琛知道小实习生在担心什么。他就像自习课上劝导好学生一起堕落的坏学生,让后者放心,说以田导那磨磨蹭蹭有话不直说的风格,导完女主角和项均的戏份,可能都要到晚上了。“更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今天一天都拍不完。”

    关琛说得有理有据,小实习生觉得很有道理,但她之前坐太久了,打算先站一会儿。只不过她恰好站在了病房的门口,恰好只要田导回来了她就可以马上冲进去提醒关琛。

    关琛跟小实习生很熟了。

    小实习生生于小镇,普通家庭,现住京城读大学,今年大三,在电影学院读文学专业,爱写东西,也爱看书,总把关琛误认作同行。关琛每次买新书来看,小实习生总是很好奇他在看什么。有时候关琛去排练或者拍摄了,小实习生借保管的名义,会悄悄翻他的书看。关琛发现后,总是假借【我来考考你,如果有个高一学生问你……】的名义,让实习生说出很多他也没看出来的细节和深意。除此之外,关琛还把实习生当做闹钟使用,在锻炼和看书忘我的时候,让小实习生提醒他时间。久而久之,大家都默认了小实习生正在兼职艺统,专门负责处理关琛的日常琐事。

    关琛让小实习生从病房门口回来,问:“你手机带了没?”

    “带了。要放歌吗?”小实习生拿出手机,嘴里还嘀咕着,如果放了音乐,万一田导他们回来了,会听不清脚步……

    “这是工作场合,放什么歌。”关琛从被窝伸出一只手,命令小实习生把手机交给他,“我查点资料。”

    “查资料!”小实习生肃然起敬。

    关琛知道为什么。因为他之前哄骗小实习生,说他那些军械知识、杀手习惯,都是网上查来的。

    “那些东西真的可以查到?不用上暗网?”

    “当然可以,互联网什么都可以搜到。珍惜现在不用看什么都得下APP的时代吧。”

    “什么?诶什么屁?”

    “快出去把风。”关琛把小实习生打发走。

    “哦哦。”

    关琛开始搜刚才田导说的那个么无助的资料。

    以【习惯无助】搜了半天,津津有味地看了几篇【孩子习惯无助的时候哭泣,怎么办】的育儿文章之后,关琛终于搜到了跟狗有关的。

    习得性无助是讲,一只狗被关在笼子里,蜂音器一响,实验人员就电它一次,狗痛得满笼子跑,嗷嗷乱叫。多次试验之后,蜂音器一响,不用电它,狗也会提前倒在地上抽搐哀嚎,就算把笼子的门打开,它也视而不见,不会跑。整只狗算是废了。

    关琛开始琢磨,会不会是这只狗太笨的缘故?如果是牧羊犬,被电上几次,说不定早就在笼子里发明家用电器了。

    可惜现在4G还没开通。不然他现在躺在床上,刷刷牧羊犬戏弄人类的小视频,那该多惬意。

    关琛胡思乱想了一阵,思绪回到杀手丁午的身上。

    在他给丁午准备的人物小传里,丁午从小被经纪人用生死和血进行训练。没有温情,从来只有疼痛。因为痛苦是最好的老师。

    对丁午来说,他就是被经纪人——实验设计者——训练的狗。

    当有一天这只狗骤然脱笼而出,它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呢?

    那样的茫然,是什么样的呢?

    关琛回忆,自己除了第一天从医院醒来,还有没有其他的茫然时刻。

    最近的一次茫然,就发生于前不久。关琛看过几本非畅销的社会学书籍之后,自我感觉良好,感觉差不多有高中境的水平了,大学境指日可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兵法教的。关琛向小实习生要了一份电影学院文学系的书单。心想,重点大学的文学系暂时算逑,但电影学院的文学系可以一试。

    没想到小实习生心地善良,估摸了一下关琛的水平,回头向教授讨了份书单,没告诉关琛。以至于关琛拿到后按图索骥去图书馆找来看,猝不及防,道心动摇,境界差点跌回小学。实在是太深太奥太绕了,他连目录都读不懂。关琛以为被小实习生整了,去问,小实习生才说是专门替关琛向教授讨要的。关琛不好责备,松了一口气之余,再度以“其实我有个学弟,最近也想考你们那个学校的文学专业”为由,重新讨了一份书单。结果还是读不懂。关琛郁闷,问说这对高中生会不会太难读了点。小实习生说不会啊,只要高中语文水平正常,读懂应该不难。

    当时恰逢六月的全国高考,关琛从网上搜到考题,想看看自己距离【高中正常语文水平】有多远。网上搜到的题暂时有限,什么文言文,什么文章解析,关琛微微一笑,通通不管(懂),直接跳到作文部分。他对作文最有信心,之前看了几本名人传记,掌握了很多名言名句和成功学励志案例,就算不能拿高分,但写满格子,经常点题,拿个一半的分数总是可以的。结果一看题目,直接傻眼。作文给了三个选题供考生发挥:【1.人能否摆脱时间?】【2.解释艺术作品有什么好处?】、【3.违背事实是否仍可能坚持真理?】关琛当时的茫然,可能跟任何一只被推上考场的狗没什么区别。

    不对,我至少能做选择题,蒙几道正确选项。关琛虽然没在网上看到具体的题目,但觉得自己肯定还是比狗要厉害一点的。就算那只狗是牧羊犬。

    关琛再往前回忆。

    两辈子加起来,其他茫然的时刻似乎不多了。

    好像还有一个……

    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今后怎么办的时候。

    来到这个世界,全无方向。当坏人没意思,当好人又不知道怎么当。

    关琛恍惚心想,后来自己是怎么当上这个演员的呢?

    是因为小熊,如果不是她把他按在舞台上,他说不定离开培训班,当天晚上就堵邢老头的门,用上辈子的手段,走回老路了。

    还因为邢老师,如果不是邢老师免了他学费地教表演,他可能连把表演发展成兴趣都懒得发展。

    还有……

    ……

    “关琛?”

    “关琛。”

    “关琛关琛关琛关琛关琛关琛……”

    关琛被人推醒。

    睁开眼,发现一张凶狠吓人的脸,近在咫尺,满脸的来者不善。

    太近了。

    关琛心里一惊,右手下意识像条毒蛇般弹出去,手握成拳,中指指关节抬起,意在击碎来者的喉结。在指节即将击中对方脖子的瞬间,关琛困意消退,大脑清醒,才反应过来眼前吓人的是谁。改刺为揽,关琛反手把对方的脖子狠狠一拉,按在了自己盖着被子的胸膛上。

    “哈哈哈哈哈哈,”谢劲竹大笑,“才一个月没见,就这么想我了。还真是个小孩啊!”说完,一米八几的魁梧大汉竟然整个人爬到了病床上,跟被子一样盖在了关琛身上,边上的人怎么拉都拉不开。

    “太丢人了。”邢云拉了几次没能把谢劲竹拉下来,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