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110章:顾问

正文 第110章:顾问

    ,!

    二三十年前,是武打电影的黄金时代。华夏武打片风靡全球,当时的武打明星最为风光,赚钱也是最多的。

    犹如美利坚的说唱歌手、韩高国的偶像艺人、樱花国的搞笑艺人……华夏的武打演员,也被视为上升通道的一种,涌入一大批新人。

    《命运钥匙》的林武指刚入行的时候,经常会遇到斗殴事件。

    哪怕你想讲道理,对方却执意跟你打上一架,而且你还不得不奉陪一下,不然被说成没有血性,白练一身武,在往后的日子里,会获得一个朗朗上口的新绰号。

    林武指血性足,架没少打,逞过凶斗过狠,道上的朋友也多。他将现实的作风带到了工作里后,打起来尽管也是套招,但却经常真打,拳拳到肉,下得都是狠手,有别于其他武打电影里飘逸潇洒被打了也不受伤的风格,看得观众龇牙咧嘴,仿佛自己也被打中。同年代的武打演员里,他崛起速度属第一梯队,一度当红。

    然而年轻时搏命累积的暗疾,以及过于拼命的风格,四十岁的某次重伤后,林武指就从台前转至幕后,开始当武术指导、动作导演。亲自要打的架少了,地位却上去了,绰号威风正面,按京城的习惯,被尊称为爷,读轻声。

    田导请他来,一是《命运钥匙》的打戏分为两套,一套杀手当群演时用,一套杀手干活时用,【虚假】和【现实】的打戏都要好看,同时又要有区别,有这本事的武指不多。

    二是知道关琛有真功夫后,因此需要一个会打也会演的高手,将其开发完全。

    林武指接下了工作。

    开机前,进组集训,关琛找到他,第一件事便是向他讨教。

    林武指没有同意。

    新人搏名最快的方法,一是干件大事,二是踩着前辈的尸骨上位。

    林武指不愿无故送人一场名声。年逾四十的他,过了英年早逝的标准,无意新人新事,也过了靠拳脚维护地位的时期。

    关琛被拒绝后也不恼,几乎每天都要找机会提议切磋。

    林武指拒绝得多了,以为关琛会练着练着故不配合,找点小茬拱火挑衅,以求一战。他心里都有诸多收拾关琛的备案了。但训练期间关琛一直老实,动作学得不打折扣,态度端正无比,偶尔几次建议,也是实事求是,真心实意想让打戏变得好看。

    林武指把握不住关琛的具体心思,但开始留意。

    他很快发现,关琛不是传统武人。

    武人学拳,有练法和打法。关琛没有练法,他让学徒给他拿靶喂招,一招一式直接练打法。

    而且关琛手黑。擂台上比武,前手拳用于判断敌我距离,能在打出去的瞬间控制住对手的头部,看似在对手头上“扶”了一下,其实是给后手拳摆正位置,引导方向。做好了是自然而然,做不好就是故意拉拽对方头部。

    关琛的前手拳,打着打着,经常猝不及防就会奔着对手的眼睛去。学的是八卦掌的金丝抹眉,专门废人双目。根本不是擂台比武的路子。

    最后,华夏武行看不起外国拳术。武打演员里混得不好的一部分,为求生计,会去美利坚或者欧洲讨生活,要么在银幕里演,供洋人在电影里决斗,让华夏功夫输给拳击手和牛仔;要么在现实里演,参加诸如【拳击风】这类节目,打假拳。无论哪种,演了心里多少都有羞愧。

    但关琛习武就没有分别心。

    光是步伐就有好几种,什么跳步,蝴蝶步,甚至还有西洋剑道的步伐,近乎儿戏般的东西,关琛竟都有学。而且学不是囫囵吞枣地学,在实战里的确用得起来,和自身的格斗体系融合得相当纯熟。

    让人看不出跟脚,也看不出师承。

    在他眼里,东方西方似乎没有分别。好像只要是能打人形生物的技术,他都肯学。

    放古代,这样的人叫武痴。

    林武指问关琛,武艺是跟哪个师父学的。关琛说跟蔡家班的蔡师父学的。

    林武指问是哪个蔡师父。沧州的蔡师父?禅城的?

    关琛说来自津门。

    津门的?林武指沉思,仿佛被难住了。没听过啊。又问有什么战绩,或者有什么作品。关琛回答说他也不知道,没去记过。

    好在关琛又说,自己一身武艺半数来自蔡师父,半数来自家隔壁一邻居老大爷的传授。老大爷膝下无子,弟子只有他半个。

    林武指听完也不觉得奇怪。武行接轨现代化之后,敝帚自珍的情况变少,但依然存在特殊的一种,若找不到门人,学的宁愿绝在身上。

    大概只有关琛这样纯粹的人,才让老大爷最后动了收徒的心,教了。

    某种程度上,选关琛当《命运钥匙》里的杀手,还是挺合适的。都是纯粹不复杂的人。

    影视行内有句话,是说导演的工作中90%都在选角上,如果演员选对了,导戏就会很轻松。

    林武指没见过关琛这样的演员,相处一段时日之后,也算是理解了关琛的心性,同时也明白了对方之所以追着老人打,并非厚颜无耻只为求名。

    不过该拒绝还是拒绝。关琛体力足,路子野,招式狠辣,不懂敬老爱幼,跟这样的人打起来是自寻死路。

    “林师父,咱们来练练?”关琛告别一众工作人员,朝剧组的角落走来。

    “是该练练。”林武指点点头,目光如鹰。年少时历过险的好处,是上了年纪眼神锐利犹在,性子稳,而且反应快,“马上就开拍了,你赶紧练练,熟悉熟悉动作。”

    关琛纠错:“我说的练练,意思是……”

    林武指拿起分镜,陷入了沉思,假装在忙。

    但关琛根本不跟他来这套,执意把该说的话说完,“林师父,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我们来打一架?”

    林武指放下稿子,无奈了。他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必要跟关琛打。演员一旦开始工作,某种意义上,他的身体就不再独属于自己。尤其关琛还是主演,万一磕磕碰碰耽误了拍摄进度,上百人的工作都要被影响,所以根本没必要打这无意义的一架。

    “我这不是专业的。你要真想打,拍完了我给你找武馆,让现役的格斗家跟你切磋,怎么样?”林武指跟关琛说。

    关琛听完十分欣喜,心满意足地离去。

    林武指低头看稿,这次是真的开始认真。

    过了一会儿,演员陆续抵达。

    今天这场戏是电影的开头,杀手登场,执行任务,在犯罪窝点如入无人之境,大杀特杀。

    这场戏主要角色不多,但群演多。

    片子的另一个主角本来无需到场,但林武指发现对方竟也来到了片场。

    “林师父。”项均注意到林武指的目光,于是走过来打了个招呼。

    林武指点点头:“来了?”

    “过来看看。”项均望着片场,随意回答。

    林武指把剧本看过上百遍,清楚今天这场戏本没有项均的戏份,但对于项均的出现,他也不觉得奇怪。

    听说项均之前试的是杀手角色,如果没有关琛的话,成功的把握很大。只可惜遇到了更适合角色的关琛,没能拿下,最后听了田导的建议,改演片中废材一角。

    项均星途顺风顺水,被誉为天才型演员,虽然被一个新人虎口夺食,但也有自己的骄傲。电影两位主角,一杀手一废材,也不是说杀手一定比废材出彩。废材若能演好,重量不输杀手。

    之前几天,拍只有关琛的戏时,项均都没过来看过。

    但他今天过来了。

    今天恰好还是《警察的故事》发布预告的日子。

    电影这东西,一半是拍得好,另一半是运作好,最后合起来才等于作品好。然而大部分电影,到了运作阶段,都会咬牙骂前面没拍好。

    预告片产业如今发展得十分成熟,有专门的公司负责剪辑并且发行。《警察的故事》距离上映还有三个多月,第一支预告本来只是试试水,彰显一下存在感,但看网上的讨论度,显然已经超出预期。

    作为业内人士,曾经又是动作片领域的当红演员,如今自成一派的武术指导,林武指能通过预告大体判断出正片的成色应该相当不错。

    其结构、配乐、节奏,都是行活,对得起价格,不算有多创新和特别。但聪明在突出了反派。

    一个眼神充满故事、有原则不杀平民、高智商高身手、游戏人间、潜伏在敌方大本营的神秘年轻幕后黑手,说是拿了主角剧本都行。

    整个华夏影坛,至少五年内都没出现过这么让人眼前一亮的反派了。

    看过关琛的表现,项均坐不住过来看看成色,实属正常。

    晚上八点,天已经完全黑下来。

    拍夜戏,一天的工作此时才算开始。

    关琛和一众演员已经换好了衣服,做好了造型。

    田导也从屋子里走出来,不用说话,大家纷纷到了各自的岗位上待命,准备开始工作了。

    “来,我们先走一遍试试。”田导走到监控前的马扎坐下。

    血浆没有炸开,道具也都不损坏。这一遍并不开机,先练练走位,熟悉动线。

    然而排练了两遍过后,关琛走到田导前面,说:“田导,我有个成熟的想法。”

    林武指眼皮一跳。好家伙,一般人都会说自己有个不成熟的想法,这个关琛倒是不谦逊。

    田导让关琛讲来。

    关琛指了指那些一半拿刀,一半拿道具手枪的群演,问:“他们那些手枪是制式的?还是自制的?”

    田导问:“有什么区别?”

    “关琛说:华夏搞枪不容易,一般的犯罪组织做不到人手一把制式手枪,小弟级别的大多是买自制的。自制的手枪有弊端,准头差,而且经常打完一发之后就会卡壳。没有练习枪法的条件,这样的话,这个组织里的人武器应该以刀为主,只有在很必要的情况下,才用手枪。”

    大家听完,一下子都很安静。

    关琛继续说:“但如果是制式的话,说明有军火渠道,人人武装不是问题,搞不好微冲也能上,重要的是这样的组织有条件组织枪手练习过枪法。但这样的话,他们会以枪为主。现在一半人拿刀,一半人拿枪,就有点……搞不懂这个组织的成分。”

    关琛说完之后,林武指听到人群里有人小声在说:“真的是军械顾问啊!”,“这资料准备得太细了吧……”

    田导听完关琛的话,点点头,很快决定让小弟们人手一把手枪,部分幸运儿还获得了微型冲锋枪,显得整个组织极其猖狂,可以更加凸显最后独自灭了窝点的杀手的厉害。

    “慢。”

    当田导准备再过一遍的时候,关琛又喊了停。

    “还有什么?”田导问。

    “如果是手枪的话,最好加个抑制器,也就是消音器。”关琛指了指大家的手枪,然后从自己的怀里也掏出一把,“我这把也加一个。”

    关琛说,几乎所有枪械开火时产生的噪音都超过140分贝。就算消音器再加亚音速弹,发出的噪音一降再降,但也不比谈话咳嗽声小到哪里去。

    “消音器的最大作用,主要还是保护听力,而且还让敌人没法迅速判断枪声来源。”关琛说他刚才看过宅子的构造和空间了,“如果在一间室内屋子里,两三把手枪同时开火,发出的声音能把人的耳朵震懵。”

    一旁围观的工作人员迟疑道:“为什么他说得好像亲自……”

    边上的人立马拉了拉她:“嘘,他是军械顾问,查过资料的!”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