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108章:预告

正文 第108章:预告

    “有人跟我说,如果一个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很不专心,总看着另外一个人,那么,这个人就是警……”

    “嗞啦——”

    两个身穿黑色短袖的工作人员迅速冲,给姚知渔戴上口罩,阻止她再说话。

    广播也不失时机地响起:“【姚知渔,淘汰!姚知渔,淘汰!】”

    姚知渔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对不起,我是间谍,今天的主角。”黄进把印有【姚知渔】三个字的名牌扔到地上,得意地吹了吹手指。

    刚才黄进就是趁姚知渔背对着他的时候,他撕下了贴在姚知渔背后的名牌,将她淘汰出局。

    黄进面上得意,实则心有余悸。

    差点就被叫破身份了……

    今天的这个【卧底模式】是《追击者》开播以来的第一次试玩。

    除了节目组和卧底本人,其他出演者谁都不知道今天的游戏里出现了【卧底】。

    今天的邀请嘉宾是最近发了新专辑的【星云】组合。姚知渔作为组合里最有人气的成员,参加节目,本该留她到最后。但姚知渔刚才那句“做事不专心,总看另外一个人”话一说出来,吓得他心都要跳出来了,因此不得不提前动手把姚知渔送走。

    姚知渔戴上口罩,不能发生,更不能提示生者,被工作人员夹着护送去【监狱】前,一直用【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的眼神瞪着黄进。

    黄进笑着抹了抹汗,缓缓紧张的心情,开始寻找着下一个猎物。

    往前小跑一会儿,他发现了星云组合的另一个成员,潘绪。

    “小潘小潘小潘!刚才有没有神秘人往你这里跑来?我看到他撕掉了小姚的名牌!”黄进急匆匆地跑向潘绪,企图混淆潘绪,让她以为有神秘的第三方势力出现。

    然而,潘绪却警惕地往后退了两步:“你是有特殊身份的吧?卧底?内应?间谍?”

    黄进愣住了:“啊?什么东西?”他在心里吐槽,潘绪说的三个猜测,虽然叫法不一样,但工作性质完全一样。这几乎认定了他是二五仔。

    潘绪说:“我把他们之前的几期大致看了一下,我发现所有人跟拍的摄像机都只有一台,但是今天——跟拍你的摄像机有两台。事出反常,这不对劲。”

    黄进心里一突,差点没绷住表情,没想到节目组和他竟然忽视了这么大一个漏洞。

    好在他主持经验老道,见惯了突发状况,明面上立刻摆出哭笑不得的样子,解释说:“这有什么好不对劲的,跟拍我的这个摄影师他马上要离职了,他今天是带接班人熟悉工作。小潘,你要是搞这些场外因素那可就没意思了啊。”

    “那行,不搞场外因素,你的嫌疑也是最大。”潘绪说:

    “小渔儿力气小,但跑步快,速度不输男人,能让她淘汰的情况,要么是从正面被逼进死角,要么从背后被偷袭得手。她上节目习惯找熟人,刚才最有可能和黄进哥你在一起,所以她淘汰了,你的犯罪嫌疑最大。”

    “神秘人!说了是神秘人偷袭的!”黄进死命狡辩。

    潘绪态度依然不变:“你说你看到了犯罪经过,说明你们距离不远,从广播响起小渔儿被淘汰再到你走过来,时间相差一分钟,这一分钟的路程里,她如果被神秘人偷袭了,一定会尖叫。但是我没听到,所以……”

    黄进笑了。像潘绪这样的偶像艺人,他之前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还真不好糊弄。

    “太牵强了,太牵强了。”黄进摇摇头,一副被猜忌和怀疑伤了心的表情。

    “那么,刚才对话的时候,你一共往我的名牌瞄了三次,这又怎么解释?”

    “……”黄进叹了口气,摇摇头,仿佛被潘绪整无语了,但是下一秒,他猛地冲向潘绪,试图强杀。

    ……

    “【潘绪,淘汰!潘绪,淘汰!】”

    走到《追击者》用空房间制作出来的【监狱】,里面都是被黄进暗戳戳偷袭淘汰出局的人。

    每来一个人,大家都要义愤填膺地声讨一番黄进。

    姚知渔看到潘绪也来了,有些惊讶:“怎么连你也来了啊!”

    好像在她的心里,潘绪应该毫不犹豫地看穿黄进的小把戏,揭露黄进的恶行,带领好人反败为胜。

    其他几个星云组合的小姐妹,有的难过,觉得星云全军覆没;有的开心,认为既然潘绪都上当受骗了,那她们被淘汰也是理所应当的,不怪智商……

    “傻瓜,这种玩法在节目里第一次出现,怎么都得玩到最后吧。”潘绪捂住收音器,小声说。

    在潘绪看来,综艺节目里争输赢实在是没什么意义。破坏了节目的流程和节奏,虽说自己是大放光彩了,但节目组估计下次就不想邀请她了。

    “所以你是故意输掉的?”姚知渔问。

    “那倒不是。”潘绪面无表情地说:“我想跑,但是没跑掉。”

    姚知渔别过脸去,其他几个同伴也都低下了头。

    潘绪恼羞成怒,挨个揉搓她们的脸:“下次我肯定能跑掉!”

    潘绪的空闲时间基本都拿来看书和学习,体能一直是弱项。第一次参加《追击者》,没想到运动量会这么大。她决定回头抽点时间练练跑步,下一次再来报仇。最好下次让她来当间谍,一定能玩得所有人团团转。

    “下次过来,我替大家报仇!”姚知渔握了握拳头。

    “你?”大家面露不解,怎么搞得好像她们不能自己替自己报仇了一样。

    “再过两个月,《警察的故事》就要开始跑宣传啦。”姚知渔解释。

    星云组合作为大红偶像组合,已经过了拼命寻求曝光的时期。这次来,还是宣传新专辑,短时间内不会群体连续出演同一个综艺。所以姚知渔大概率会比成员们,提前二次登录《追击者》。

    “吃一堑长一智,到时候我一定能活到最后,帮你们报仇!”

    “你?”大家再次不解,同样的问法,但这次的疑问很明显是认为,区区姚知渔,根本报不了大家的仇。

    姚知渔信誓旦旦:“就算我报不了,我的同伙绝对可以。”

    同伙?

    “就是关琛啦。”姚知渔把头发挽到耳朵后面,笑嘿嘿地说。

    大家想了一会儿,才想起姚知渔的同伙,指的是《警察》里演悍匪头头、曾经来过公司的那个关琛。

    姚知渔其实很久没有提起过关琛了,以至于大家几乎都要忘记姚知渔曾经对关琛有过好感。

    娱乐圈里的好感,来去都很快。一方面聚少离多,忙着忙着,好感便渐渐消散。另一方面选择甚多,尤其偶像圈子,俊男美女一堆,在样貌好看的基础上,什么性格类型款式的都有。

    关琛虽然气质独特了点,学历高了点,身材好了点,性格幽默了点,才华横溢了点,前途宽广了点……但还不至于让人觉得非他不可。

    大家只当姚知渔转头忘了关琛。

    只有潘绪知道,情况恰好相反。

    在这场情感的角力里,落入下风的其实是姚知渔。

    关琛不怎么爱跟姚知渔闲聊。

    他经常手机不在身边似的,把短信当成邮件来用,隔上好久才统一回复一次,然后人接着消失。运气好的时候,姚知渔能逮着关琛聊上几句(据姚知渔本人透露,他们聊的最多的,是公司里的那些新来的练习生)。但听姚知渔后来哭诉,就算聊,他们往往也聊不了多久,每次最多十分钟,关琛就说自己要去看书/锻炼/看电影/跟小弟踢球。

    关琛也从来不约姚知渔出门。

    姚知渔以为关琛不喜欢线上聊天,于是想两个人见面聊。她用了技巧,让关琛推荐美食和餐馆。关琛推荐了几个,什么M记,K记,以及极其遥远极其不知名的【廉颇餐厅】,姚知渔听都没听过,但按照套路,她还是说了句“真的那么好吃嘛?我想试试看!有空你带我去吃呀~”只要关琛应下,那么就能名正言顺地一起吃饭了。结果关琛回了句,不必麻烦,他们家可以叫外卖,我把电话发你。十分善解人意。

    潘绪记得姚知渔当时拿着汉堡包的时候,被经纪人发现并训了一顿,问说打歌宣传期间吃这些,是不是不想干了。

    姚知渔觉得自己不够了解关琛,于是专门用小号关注了关琛的微特。关琛的微特每天都在更新奇怪的东西,比如给小孩子上课,教他们有关绑架和下药的知识;比如发现桥下某面墙上的涂鸦有错别字,他会用醒目的红色粉笔圈出来,改正,并且标注拼音;比如在小区里遇到流浪猫,他会抓住猫猫给它们剪指甲;再比如逛书店,在书柜的角落发现一个叫格林兄弟的小众童话书写得很好,认为它们应该被更多的人看到,于是关琛每天都要去帮这本书换位置,悄悄放到畅销区……总之奇奇怪怪的事情做了很多,明明看起来闲得要命,但就是十分神奇地联系不上他人,抽不出时间聊天和见面。

    好几次姚知渔鼓起勇气打电话过去,竟然听到的都是关机提示。

    总之,姚知渔想培养的感情,是一点也没培养起来。

    潘绪提醒姚知渔,约了三次也不出来,拒绝的意思十分明显,就是对你不感兴趣。

    姚知渔却仿佛不知气馁,关琛越是把她推开,她就越是想要靠近。

    表面上虽然不再声扬,让大家以为这事过去了,但潘绪清楚这事还没完,因为她发现姚知渔有事没事就偷偷练习绳结,忙中出错的情况已经不会再发生了;她的床头多了一本格林兄弟的限制级残暴黑暗童话集,虽然每天都被吓得要死,但页数一直在变;开始关注流浪动物,捐钱给救助站;出门在外的时候,只要离开视线过的饮料,她就不再去碰……

    潘绪觉得关琛这家伙真是了不得,没有所谓推拉,也没有欲擒故纵,完全是摸准了姚知渔的性子,不费一兵一卒就吃死了她。

    “啊!”姚知渔突然想到什么,看了看挂在【监狱】墙上的时间,突然激动起来:“预告片今天中午放出来了。”

    现在是六月,再过近四个月《警察的故事》就要上映了。

    第一支预告正式也到时候放出来了。

    但现在录制还没结束,姚知渔只能耐着性子,等游戏结束,收完尾,然后再找电脑上网看。

    姚知渔嘟囔:“琛哥说再过一两年,大概就可以直接在手机上看电影了,那时候想看视频什么的,就方便了。”

    “那也得缓存好久吧?得花多少流量啊。”成员们咋舌。

    潘绪却知道关琛说的情况的确可能发生。互联网打破传统行业格局,所有产业迎来一次变革,就在不远的将来了。拿影视行业来说,视频平台很有可能冲击电视台和院线的霸主地位。关琛大概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隐晦地提醒同为演员的姚知渔,让她对行业的剧变有所准备,不管是买股票还是投资,都可以提前布局了。

    “琛哥说,以后会出现个小视频的软件,我们以后退休过气了,就可以去上面带货卖东西。”

    “过气?”“退休??”“带货???”

    “……”潘绪琢磨着关琛这番话有什么深意。

    这时,【监狱】的门打开了,黄进带着一个高高瘦瘦的同僚,一左一右地走了进来。两个人背上名牌完好,让人不知道谁死于谁手。

    “最终胜利的是……”导演吊了一会儿大家的胃口,然后宣布本期节目的最终赢家,“黄进。”

    黄进双手高举,从导演手里接过今天的两万块钱奖金,以及一枚金戒指。

    导演开始正式解释,今天除了找线索做任务,黄进作为间谍,今天的任务和大家都不一样。

    另一个高瘦青年,扭曲着五官感慨,他之前就觉得不对劲,但出于信任,一直没有怀疑黄进。只可惜他的信任毫无意义,黄进炫耀地在他面前晃啊晃。高瘦青年点着脑袋,一副神志不清的模样,鼓着掌反复大喊:“行,我知道了”,“行,我知道了”,“黄进你就给我等着吧!”

    黄进逗完了同僚,开始感谢今天的嘉宾,星云组合。

    他开始复盘,心有余悸地感叹,跟姚知渔和潘绪在一起的时候真是危险,一个是差点暴露了,另一个则直接暴露了。

    “我两个月后再来,一定找回场子!”姚知渔放下狠话。

    “两个月以后?”高瘦青年很疑惑,什么时候客气话场面话要描述得这么具体了。

    “我参演的电影快上映啦!到时候我跟剧组的朋友再来一次,一定赢你们。”姚知渔趁机宣传。

    众人恍然大悟,但并不将姚知渔的话放在心上,“欢迎欢迎,欢迎随时再来。”

    虽然《追击者》开播才没几个月,但撕名牌也是有技巧的,面对第一次来的嘉宾,他们根本不需要害怕。况且他们可堪一战的人还不少。

    “嘶……”

    在一片笑声里,有人倒吸冷气的声音,微弱,但很突兀。

    众人找着人,只瞧见黄进一脸凝重。

    “如果那个人来的话……我们如果不拼尽全力,很可能团灭。”黄进预想到了什么,不断摇着头。

    “团灭?哈哈哈哈哈,进哥,这是你的战术吧,示敌以弱?”高瘦青年配合地哈哈狂笑。但是在被黄进揪住衣领之后,高瘦青年才一脸慌张道:“不是玩笑?”

    “不是玩笑!”

    “我们有健身馆馆长,有不良少女,有玩说唱的,有绑脏辫的……”

    “危险,还是危险。”黄进摇摇头。

    “哎——太夸张了。”高瘦青年摆摆手不信。

    其他几个《追击者》的主持人也觉得黄进是在做节目效果。

    “你们不要觉得我夸张……”黄进想起了之前跟陈导的见面。那时《警察的故事》已经拍完,陈导正没日没夜做着后期,出来跟朋友喝喝茶,看看太阳,是久违的一次休息。黄进问陈导,关琛的表现怎么样。陈导笑着说,这事还得谢谢黄进,直接把角色本人介绍给了他。

    “对了对了,”黄进突然一拍手,跟《追击者》的同僚说:“我记得今天中午预告就出来了,你们稍微看看,心里好有个数。”

    黄进招呼节目组的导演把《警察的故事》预告片调出来,大家一起看看。

    “哥,一个电影角色,你还当真了不成。”

    “太天真了。你们把跟电影里的他,当成现实的他来看就行了。”

    导演已经找出了预告片。《警察的故事》剧组即将做客节目,导演是知道的,因此也不介意提一提,宣传宣传,当做出演前的预告。

    于是《追击者》和星云组合的几个人,在节目录制的尾声,一起看起了预告片。

    ……

    夜。

    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一边是冷冽的蓝白冷灯,一边是公交站牌的暖光。

    路中间,站着一个人。

    镜头慢慢拉近。

    那人是一个抖如筛糠、汗如瀑布的中年男。背景声里,警笛声逐渐变响,警灯的红蓝灯光也闪烁在中年男的脸上,这代表着画面外的警车正在靠近。

    但中年男的眼神始终不变,除了麻木,还是绝望。

    镜头缓缓拉至中年男的身前,突然,一抹红色从中年男的背后冒了出来。

    原来那是一个红色的面具。

    戴红色面具的人,那双眼从面具的孔里,凛冽而深沉,像是火红的岩浆里,浮着两块千年不化的寒冰。

    看着警车越来越近,红色面具轻声说:【游戏开始。】

    下一秒,远处正在行驶的警车,“轰!”地一下被炸地腾飞地面。

    后面的警车纷纷紧急刹车。然而警车刚停下,迎接他们的,是一梭又一梭的子弹。

    画面切换。

    在一个灯光昏暗的会议室里,两排身居高位的警察,或抽烟、或揣手、或抱胸地坐着。

    他们一起注视着的方向,是一块银幕,上面放着一页页幻灯片,介绍着他们将要面对的敌人。

    一个警察介绍:【他们是一年前出现的犯罪组织,代表“面具”。】

    画面回到街道中央的战场。几个戴面具的人恣肆狂笑着。戴蓝色面具、绿色面具、紫色面具、黄色面具的人,欢呼起来,像是参加团建般快活。

    只有红色面具,情绪稳定,双眼冷漠地盯着猎物,开枪捕杀。

    会议室的介绍变成了旁白:【一开始,他们袭击路上的警察,四月和五月,这两个月时间内一共八名警察遇害……】

    拿着手枪,蹲在车门和车身的缝隙里,试图还击的警察,被精准的枪法击中,相继倒下。

    【之后目标升级,他们开始袭击巡逻车,一个半月,三次,十一名警察遇害……】

    藏在警车后面的警察,也被穿透的子弹击中身子。几个警察无助地请求支援。

    【八月,他们把目标转向了运钞车,其中还出现了制式手榴弹……】

    请求支援的警察,才将情况说了一半,忽然,一枚手榴弹叮铃铃地滚到了他的身边。

    【昨天,他们的目标变成了银行。实际目标,依然是针对警方。】

    一直站在街道中央的人质,此时完好无损,身上没有任何抢眼。他的脚下湿了一片,红色面具一拍他的肩膀,他便丧失了全身的力气,倒在了自己的尿里。他嘴角无意识地流着口水,呢喃着别杀我别杀我。红色面具笑了笑,转身招呼同伙上车走人,一群人笑嘻嘻地离开,竟真的没有杀他。

    【根据幸运者和人质交代的情报显示,罪犯的年纪大约在二十到三十岁,四男一女,分别擅长驾驶、格斗、网络、制毒,各有专长。但最神秘的,是红色面具的首领,目前没有任何情报,他的口音每次都不一样……】

    会议室。穿着干净笔挺的制服的张景生,站起来,盯着幻灯片上的红色面具,说:【给我两天时间,我把人带来。】

    灰蒙蒙的烟雾,挡不住张景生他那双锐利的眼。

    画面一变。

    依然是这个人,这双眼,但眼里面满是愤怒、惊慌和不安。

    场景从会议室变成了一个破败废弃的厂房。张景生头发耷拉在额头,脸上沾灰,衣衫破洞,浑身狼狈,在他的对面,是厂房二楼的地方,有一排身穿制服的同伴。

    【终于见到你了,张神探。】红色面具慢悠悠地从二楼走了下来。

    【怎样才肯放过他们?】张景生悲愤地看着红色面具。

    【听说你是枪王,那……我们来比射击?我跟你赌两个。】红色面具语调玩味地举起两根手指。

    【好!】张景生大喊。

    下一秒,直接略过了比试的过程,两个警察宛如被处决般,脑后被砰砰两枪。失去生机的躯体,无力地从二楼栽倒在一楼地上,发出沉闷的两声肉块砸地的声音。

    张景生痛苦地跪倒在地。

    【要不要继续?这次来赌三个,怎么样?听说你是搏击总教练,要不,我们比比身手?】红色面具再次提议。

    张景生几次深呼吸,点头:【好。】

    画面依旧直接跳到结果。

    三声枪响,三具尸体重重落地。

    张景生双眼失去了神采。

    【张神探,你之所以还没死,不是因为你厉害,而是因为你活着,才算是警方的耻辱。】

    张景生摇摇晃晃地从酒馆里走出来,用酒精麻痹自己。眼神里的锐利早已不在。

    看样子一蹶不振很久了。

    直到张景生某天从家里醒来,发现屋子里多了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一腔热血的样子,对他说:【张警官,我哥哥也死在那次行动。我要抓到红面具。】

    预告片的最后。

    是关琛穿着干净的警服,安安静静地坐在警察局的角落,远远地看着时隔几年,重新出现在警局的张景生。

    关琛笑了笑,口型无声地说了:【游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