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106章:进阶

正文 第106章:进阶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演员没有假期正文卷 第106章:进阶( )    热闹的街头,一伙身穿黑色正装的人,行色匆匆地从会所走了出来。

    人群先是分离出两个,站在道路两旁,机警地环顾四周,然后又分离几个,拉开停靠在路边的车子的车门。一个被前呼后拥、戴礼帽的中年男子,抖开风衣,准备上车。

    突然,几个身穿警服的人出现,为首的是一个俊朗青年,他按住车门,拦住了礼帽中年男的去路。

    【强哥,这么着急,赶着去哪啊?】

    【警官,我岳父生病,得去魔都探望探望。】

    【探病要带这么多人?】

    【朋友们好心,要送我到车站。】

    【别这么麻烦了,我们警车方便,快。我送你。】

    【别别别,公器私用,这不知法犯法么?】

    【你现在倒挺懂法的。丁家昨天被人灭门,有人宣称那晚听到你和被害人争执吵架的声音。强哥,帮个忙,跟我们走一趟?】

    【唉,我也是今早才听说。老丁是我的朋友,发生这种事谁也不想的,我是很愿意帮忙,可是现在我岳父……】

    礼帽中年男欲言又止地笑了笑,步子微微一退。霎时间,周遭的小弟们悄然将手伸进衣兜。

    警方见状,顿时紧了紧早已按在腰间的手。

    街道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而会所前面方圆十米的地方,空气凝重得像是被隔绝在了另一个世界。

    某一瞬间,两伙人同时拔枪,一边错身寻找掩体,一边扣动扳机。

    “砰!砰!砰!”

    “砰!砰砰!”

    枪声乍响,路人们呆愣片刻,立马惊慌失措,四散逃逸。

    路边的车窗碎裂,墙面碎石四溅。

    尖叫声,呐喊声,枪声,车身被子弹撕裂的声,和人体倒下的声音,统统交织在一起。

    黑衣社团和警方互有损失。

    路人里也有倒霉的不幸被流弹击中。

    关琛看着身边死去的朋友,一脸的震惊和悲伤,眼泪蓄满了眼眶。

    ……

    “好,不错!”远处的导演拿着喇叭喊了停,“换个机位,再来一条。”说完放下喇叭,走到礼帽中年男和英俊警官身前,夸赞他们演得非常好。

    一堆工作人员冲进现场,重新把街头布置得完好如初。

    几个主演,则被送水的、扇风的助理们,引进了会所,在阴凉的地方补妆休息。

    上一秒还像蟑螂般逃窜在墙角的路人,下一秒又慢腾腾地走回到街上,躲在了阴凉的影子里休息。

    关琛抢了个阴凉的马路牙子,招呼霍利过来坐下。

    “刚才那段怎么样?”关琛开始复盘刚才的表演,说他原本只是演一个惊慌逃跑的人,但是边上有个同行,突然来了戏瘾,给自己加戏,嗯嗯啊啊地倒在了地上,关琛突然想到昨天练过的哭,顺势就用起来了,“演一个跟朋友逛街,但是突然被街头火拼卷入,目睹朋友被流弹击中的人。”

    “不错。”霍利坐在关琛边上,一边抹汗,一边说:“你刚才从一个惊慌,跳到另一种惊慌,接着还演了悲伤难过,表情都很好,很自然。”

    关琛听得高兴,即便是在炎热的午后,也不觉得热了。

    近一个星期,关琛一直留在京城,跟霍利学习艺术大学的表演课。

    虽说一直被人当成表演天才,但关琛很清楚真正的天才不是他。演《警察的故事》、《黑蛟龙2》和《命运钥匙》里的角色,之所以能获得几个导演的青睐,多多少少是因为占了本色演出的便宜。关琛知道,遇到这样的角色,是他的幸运,但将来未必总能这么幸运。既然这辈子决定当演员了,那么以后一定还会遇到其他类型电影的角色,比如谈恋爱的,和父母吵架的,正义的,善良的……而他对好人和普通人的角色完全不知道怎么演。让他只演杀手悍匪黑道之类的角色,他又觉得这样太没意思,偏偏不怎么甘心。

    他本是希望在邢老师的表演班学点东西,但邢焰把他当作天才,教的东西一点也不基础。

    霍利的出现,可谓江湖救急,来得刚好。

    关琛知道前身天赋异禀,但不知道如何发挥完全。那么谦逊一点从头开始学,总是没错的。学校里的教材,经过几代人的调整,结合无数演员和学者的经验,不说是最好的,但一定最适合初学者。

    霍利为了这份兼职,也很慎重。专门联系了老同学,整理出一份课程表,囊括了六个大方向:形体、声音、情感、信念、交流、创作。

    他告诉关琛,他那个学校的表演专业很少传授理论,因为表演是一门实践的艺术,所以没有定式,每个演员的情况都不一样,因此没有千篇一律的培养模板。用学校老师的话来讲,【表演老师不是教授者,而是开发者。】

    关琛讲了自己从邢焰那里学来的表演方法,担心和霍利学校教的表演体系发生冲突。但霍利说,邢焰的那一种方法,虽有变化,但其实也在体系里面。

    【表演不是关于变成一个不同的人,而是找到表面不同下的相似之处,然后在其中找到自己。】

    这句话里,自己是核心,是“道”。形体、口音都只是最外层的“器”和“术”。

    关琛觉得霍利不愧是大学毕业的。什么器和道,什么术法道,听起来就很厉害。

    霍利说,跟学音乐、学画画、学汽车维修一样,每一种技艺,“器”和“术”都是“道”的基础。

    霍利每天早上都带着关琛一起练功。关琛以前也练功,练拳、跑步和摔打。霍利纠正关琛,演员的练功是练发声,练共鸣,练哭,练笑。从默默垂泪的哭,到失声痛哭;从窃笑暗喜,到放声大笑。

    关琛只好把练拳和锻炼挪到晚上。

    关琛跟着霍利按照课表学了几天,很快发现,前身的天赋是真的厉害,留给他的遗产足够丰富。

    无论是哭还是笑,又或者是尴尬,害羞,恐惧,慌张……只要被关琛看到过,他就能记住,只要存在了脑子里,那么在想用的时候,就能临摹出来。

    关琛看过的恐惧,大多是被刀架在脖子上,或被枪指着额头的恐惧,其他诸如老婆生产、向无良老板讨薪的恐惧,则一点也没概念。好在记忆里前世的电影里有很多,关琛把它们分门别类,填充了自己的表演库存。

    这几天关琛跟着霍利在各种片场跑群演,进行实践。跑龙套得来的酬劳,他是不要的,一半给了介绍人,另一半给了霍利。

    霍利陪着关琛一起跑龙套,一直在关琛附近进行监督,看后者的表情是否精准。他偶尔还给关琛人物设定和情境设定,让关琛在框架里自主发挥。完全搬照学校里教的那一套。

    如今可谓筑基有成。任何表情,只要是关琛看过的记住的,又或者前世看过的电影里有的,他都能够生动、并准确地演绎出来。

    “看来你以前基础打得挺牢。”霍利对关琛进步神速并不诧异,只当他是在魔都三年苦苦磨练和累积的。

    “我运气比较好而已。”关琛回答。

    “但是哭得生动,笑得自然,惊慌得让人觉得真实、不尴尬,都只是演员的基本功。”霍利擦了擦汗,看了看远方剧组人员布景还有一段时间,他就跟关琛讲,“真正区别演员水平的,是接下来的阶段。”

    关琛精神一振:“是什么?”

    “是【选择】。”霍利说。

    笑有一千种笑,哭有一千种哭,在诸多选项里,选择哪一种哭和笑用在角色身上,这才是难的地方。

    这也是一千个人,演同一个角色,会有一千种演法的原因,每个人对角色的理解不同,因此造就了演员的【选择】不同。

    “就比如你刚刚,看到‘朋友’中了流弹,你慌了一下,然后悲伤了。”霍利问,“你演悲伤的时候在想什么?”

    关琛想了想,说:“在想我们怎么这么倒霉。”

    “如果是我的话,我不会直接演【悲伤】和【难过】,我会演【害怕】,害怕自己最好的朋友很可能永远离开我,也害怕下一个死的就是我自己。”

    霍利举了个例子。

    比如演一个连环杀人犯,童年被虐待,被忽视,长大后形成了反社会人格,猎杀普通人。如果是两个演员同时演这个角色,演“报复双亲,补偿童年”的演员,要比演“虐杀”的,更有戏,更有味道。因为两个角色体现出来的层次不一样。

    “你我的两种【选择】没有高下之分,只是基于理解不同,所以对角色的塑造目的也不一样。但我是导演——我其实也真的是导演——我的【选择】,会让角色更立体,也更有戏。”

    所谓有灵性的演员,大多是凭借直觉,就能抓住最适合角色的【选择】。但只凭直觉终究是走不远的,没人可以一直凭直觉和天分演戏,如果不想昙花一现,最后还是要老老实实学习和磨练。

    霍利对关琛说,当你什么时候一个动作或者表情,在包含了角色的个性、情绪、潜台词、目的之余,还推动了故事前进,或放下钩子,形成呼应,那说明你吃透了角色和剧本,达到了一定的水平。在这个第二阶段,算是到了顶峰。

    “那第三阶段呢?”关琛问。

    霍利说:“第三阶段可以说是返璞归真。演员不再是【演谁像谁】,而是【演谁就是谁】。角色和演员之间彼此融合,可遇不可求。”

    “可遇不可求。”关琛感慨了一声。

    远处,场景布置完毕,导演和演员重新回到了片场。

    即将开始再一次的拍摄。

    关琛和霍利站起来,在街上开始闲逛。他心里瞅准了刚才那个爱给自己加戏的群演,琢磨着霍利跟他说的【选择】,准备等会儿再试试新的演法。

    等导演喊了开始,几个主演对峙之后,再次拔枪对射。

    路人再次四散逃窜。

    关琛前边的那个群演,跑着跑着哎呀一下,倒地没了声息。关琛跑过头几步,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步子慢慢停住,他转过头,看着地上的“尸体”,脸上的惊慌也逐渐消失,最后一脸恍惚地蹲在了朋友身边。

    “停,非常好非常好!”拍摄十分顺利,导演大声喊了停,满意地宣布这场戏结束了,开始转场。

    片场众人一哄而散。

    导演回头的时候,远远地朝关琛这边看了看。看到之前倒地的某个群演手脚利索地跳起来之后,心里狠狠松了一口气。他疑惑着刚才为什么会担心这个演员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目光搜寻着某个人,现场却没了那个人的身影。

    ……

    当关琛和霍利喝着奶茶回到家时,发现几天没见的邢云,出现在了楼下的门口。

    “你怎么来了?蹭饭?”关琛嚼着红豆问他。

    “你手机为什么总是……”

    看着一脸坦然,喝着奶茶知错不改的关琛,邢云貌似心累了,直接说明来意:

    “刚才田导那边电话打来,说杀手那个角色,就选定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