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102章:试镜完

正文 第102章:试镜完

    《红孩儿大战黑猫神探》:

    红孩儿被观世音收养后,时间过了近千年,他也算是到了该独当一面的年纪。观世音效仿如来佛,遣红孩儿游历人间,走完八八六十四难才能成仙。

    红孩儿相当兴奋,心想连孙猴子都能搞定,他一定也能。当他摩拳擦掌地来凡间,却怎么也没想到,凡间早已变了样。妖精们早已不再随意打杀,它们制定了独特的政治体系;肉食、草食、节肢类动物共同生存;大力发展经济和科学,讲法治,讲道德。

    红孩儿心如死灰,越看越觉得自己回不去天上,如此浑浑噩噩饥肠辘辘过了几天,某个下午无意间走到河边,目睹了几只肉食动物对草食动物的校园霸凌。仿佛看到了一千年前的自己,红孩儿立马上去阻止。吐出一口三昧真火,本想吓唬吓唬熊孩子,不料“三昧真火”变了味,在火光的照耀下,几只动物幼崽突然进入了某种玄妙的状态,开始写作业。

    “三昧”是梵语“Samādhi”的音译,意译为“定”,即“禅定”的“定”,指专心致志的状态。动物在“三昧真火”的热辐射范围内,可以进入全神贯注的状态。看着奋笔疾书、化干戈为学习动力的动物们,红孩儿发现了商机,马上开始在学校周边贩卖点了“三昧真火”的蜡烛。没多久,学生们的学习热情和成绩都节节攀升,根本来不及搞校园霸凌。红孩儿既赚了钱,又做了好事,似乎找到了使命,准备在凡间安定下来,游历修行。

    然而这事流传到了黑猫神探的耳中,黑猫神探冷笑着说……

    “【越是强调自己在做好事,就越是有问题!】”田导一遍喃喃着,一边往图画旁边的空白处写上台词。

    纸上的图画,一只造型潦草的黑猫神探,捻着胡须,正用炯炯有神的铜铃眼瞪着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穿红肚兜、长一对牛角的少年。

    “【一个来路不明的黑户,打着做好事的旗号……】”

    “田导。”

    “【贩卖疑似某种成分不明的新型致幻……】”

    “田导!”

    “嗯?”田导停下手中的笔,抬起头看向出声的人。

    坐他边上的制片人问:“演员人都到齐了。我们是再等等,还是这就开始?”说完,看了一眼田导身前的稿纸。

    田导才反应过来,试镜的时间已经到了。收起为了打发时间而信手涂鸦的《红孩儿大战黑猫神探》,他说:“现在就开始吧。”

    站在角落候命的助理,立刻走出房间,去通知演员试镜开始。

    田导拿起第一张演员卡。

    第一个进来试镜的,是个长相略丑、被制作人亲切称为小江的男演员。

    单从履历来说,擅长动作片和喜剧片的小江,是《命运钥匙》的有力候选。制片人极力推荐的他,不算离谱。

    然而小江自小就泡在片场,接触各种各样的人,早已成为老大不小的人精,一股子滑不溜手的江湖气,其实不太符合田导想要的那种感觉。

    门开了,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探头探脑笑地走了进来。

    “田导,张哥,王主任……”小江挨个跟坐于桌后的人打招呼。脸上挂着热情的憨笑,没什么紧张神情。

    屋子里的人一见到他,不自觉扬眉勾嘴地笑了起来,空气里的严肃一下子就被消解了。

    田导也弥勒一样地笑着,但眼睛直扫小江的身体。对比着上次见面的身形。

    上次小江被制片人带来见面时,他依然出其不意地让小江脱衣服,小江当时干脆利落地脱了衣服,露出一身动作演员松懈后的身材,肌肉隐约可见,含量不低,但基本都被脂肪盖住了。

    至于现在……

    “衣服脱掉看看。”田导说。

    小江依然二话不说,脱了衣服。

    其他人安静看着,并没有将这视作性.骚扰——屋子里有摄像机在记录。

    相比上次见面,身材已经精壮了不少,可见这段时间有好好在锻炼。虽然小江此时微微吸着肚子,但估算得出来,再有一个月左右,他的身材就能恢复以往动作片里的巅峰模样。

    “好,穿上吧。”田导让小江把衣服穿好。

    小江穿好衣服后,等待着对台词。

    然而等待他的,却是田导的一句:

    “接下来到隔壁房间炒个菜。”

    “什么?炒菜?”小江张着嘴,十分疑惑。

    他的疑惑,经由表情和语气,顿时成为一种喜感,开始渲染房间里的人。

    “杀手被带到餐馆,第一天工作。”田导说。

    小江回想了一下。

    剧本里,只写了杀手在餐馆兼职,擅用刀。其他的细节几乎没有。

    一般这样的【玩闹游戏】部分,风格是轻松欢快的,以此来突出杀手和普通人工作技能的区别,以此形成一种反差。

    小江笑着点了点头,理解了导演想要看的东西,离开房间,走到了隔壁包厢。

    隔壁的包厢已经被装扮成简易的厨房。有电磁炉,有锅碗瓢盆,也有好几种食材。

    扮演【餐馆老板】的副导,很快进入角色,带着小江扮演的【杀手】,介绍他的新工作。

    小江一拿起刀,便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动作夸张地对着食材一顿猛切。在切完食材后,小江的那一张丑脸,竟扬起【我好帅】、【被本大爷的魅力吓呆了吧】的自恋表情。

    隔壁田导包厢的众人,盯着实时传输的监视屏,一个个都被那表情逗笑了。

    制片人一个劲地赞扬“不错啊”、“不错啊”。

    田导看着小江那只比普通人略好的刀功,想起了关琛。其实切好切坏其实都不影响,这部分处理起来可以用剪辑,夸张点也可以用特效来表现刀功精湛。但想起了关琛的刀功,不知道实拍起来,效果会怎样。

    屏幕里,小江切好食材后,在【餐馆老板】的指导和监督下,开始炒菜。动作依然是大开大合的,一铲铲像是在捅人一样,锅里的菜几乎飞出去大半。

    小江出来后,回到试镜包厢,跟田导他们聊了聊,田导便点头说试镜结局了。

    小江走后,房间里的几个人都挺满意。

    但他们没有说什么当场确认之类的话,因为接下来的这位天才演员,他们给予了同样不小的期待。

    第二个试镜的,是田导最看好的演员,叫项均。

    首先是脱衣看身材。

    项均的身材只是普通身材,没什么锻炼痕迹。因为他之前已经在别的剧组拍戏,不能突然开始锻炼。但是“那边的戏现在已经拍完了,我从前天就已经开始进行增肌计划了。”项均表示他并非轻视田导的项目。

    田导点点头。

    简单聊过之后,项均被通知前往隔壁包厢去炒菜。

    项均听到这一要求后,并没慌乱,他只是冷静地稍一思索,便提出想在去隔壁厨房之前,用几分钟做准备。

    田导允许了。

    等他回到厨房开始表演之后,田导他们才发现,原来项均刚才用几分钟时间给自己准备了道具。

    不同于小江拿起刀就一顿猛切,项均先是拿出尺子,有直角尺,还有卷尺,刷刷刷地量了量食材的长度,显得很有工匠精神。

    仿佛记下了每个刻度对应的位置,项均开始切菜之后,手腕的每个起伏、每一刀的间隔,全都一模一样——当然,切出来的东西并不能看,但田导等人已经理解了项均想表达的那个意思。

    他演的是一个机器型杀手。

    开始炒菜之后,项均更是摘下了手表,频繁盯着时间,追问【餐馆老板】“每一铲需要间隔多久”,“加入的食盐又是多少克”,“倒水又是倒多少毫升”。

    制片人们交头接耳地评价:“这个有意思。”

    田导也点点头。

    田导喜欢吃,有空的时候自己也下厨烧菜。

    他认为,从一个人烧菜的风格里,可以看出这个人的性格。

    让演员炒菜,其实是检验他们各自对杀手的理解。

    无论是小江还是项均,都表现出了风格迥异的杀手。

    但接下来试的两个人,则表现得很平淡。

    接下来,就轮到关琛了。

    对于关琛,因为有张景生的背书,所以他们并不会轻视关琛或觉得没必要试他。这个圈子从来不缺一鸣惊人的演员,缺的向来都是一鸣又鸣的天才。

    他们现在已经调高了预期,等着看关琛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惊喜。

    门开了。

    关琛走了进来。

    “田导,剧本的最后一页你是故意没写完,还是不知道怎么写?”关琛人还没坐下,就大咧咧地忽视了其他人审视的目光,直接问向了田导。

    “!”大家都惊了。

    之前田导形容的“融不进人群”,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这明明是自绝于人群吧?

    “最后一页暂时保密,不能告诉你。”田导笑着对关琛说,似乎没有被冒犯的感觉。

    “所以是已经写好了?”关琛眼前一亮。

    “等你通过就知道了。”田导不肯正面回答。

    “行,来吧。”关琛摩拳擦掌地问:“我演哪段?”

    “先别急,”田导说,“把衣服先脱了。”说完还补充了一句,“摄像机全程开启,如果你觉得过程中被骚扰了,事后可以告我们的。”

    “你们大公司,我还能不放心啊?哈哈。”关琛站起来,假装自己从一开始就打算配合地脱下了外套。

    关琛把衣服丢在了地上,发出零零碎碎东西碰撞的声音。

    制片人疑惑:“口袋里很多东西啊?”

    “哦,都是小道具而已,为了体验角色。”关琛摆摆手。

    制片人感兴趣了,问:“什么小道具?”

    关琛一边脱衣服,一边说:“杀手虽然失忆了,但是根据医生的说法,生活常识乃至一些小习惯,还没忘记。所以,既然【杀手】他知道怎么穿衣服,那他就一定会有一些根深蒂固的习惯仍然保留着。比如……”

    “比如?”田导问。

    关琛光着身体,弯腰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了一卷十厘米长的东西,说:“比如在口袋里放一捆硬币。”

    “这些硬币有什么用?”田导很快想到:“坐公交车甩掉跟踪?”

    “那只是最基础的。”关琛很热心地给田导科普:

    “如果穿着外套,拔枪的时候,衣摆会很碍事。但如果在口袋里放一捆硬币,外套的重心就会往下,便于拔枪时挥开衣摆,而且不会回荡。”

    说完,把外套重新穿了回去,演示了一下拔枪的动作。

    “赤手空拳没有武器的时候,把这一捆硬币握在手心里,可以增加拳头的密度,提升伤害。”脱下外套的关琛,说完,就握着硬币,虎虎生风地朝空中打了几套组合拳,每一拳迅疾又凌厉。屋子里的空气,仿佛被人搅动了,每个人都觉得微风拂面,让人想咽口水。

    关琛是光着身子的,制片人和田导他们看着关琛打着拳,感觉他身上的肌肉宛如活物,一呼一吸,每一块肌肉之间似乎都有联动,不是健身房里那种一个部位一个部位练出来的。

    看着这样的关琛,每个人都不怀疑他有徒手将人击杀的能力。

    打完几套拳,关琛气也不喘地继续介绍硬币的用途,体力相当之好:

    “如果用布把这些硬币包起来,就能当做甩锤,可以隐蔽地攻击敌人。袜子这种有弹性的布是最好。”关琛说着就把袜子脱了下来,把那捆硬币放进去,然后抓住末端甩啊甩,一个简易又危险的流星锤就有了。

    众人屏住呼吸。不知是怕闻着什么,还是担心被打到脑袋。

    关琛的科普还没完。他停下抡锤,弯腰在外套口袋里摸着什么东西:“如果在硬币里穿插几枚钉子,用胶布缠起来,握起来可以当做指虎……”

    “够了够了够了……”田导连忙阻止。听着这一个又一个的功能,他们几乎快认不出硬币原本的模样了。

    “是衣服够了,还是硬币够了?”关琛一手外套一手硬币。

    “衣服,穿回去吧。”

    “哦。总之硬币是个就算被警察搜身,也不会出问题的道具。”关琛重新穿回衣服,坚持说完最后一句,才问:“接下来开始演哪一段?”

    “杀手被带到餐馆,第一天工作的那场戏。”田导说,“去隔壁炒个菜。”

    “炒菜啊?”关琛笑了,低声说:“还好我准备充分。”

    等关琛出了门,众人迫不及待地交流起来。

    “他也太熟练了吧!……”

    “喂,他是不是真的认识什么杀手?”

    “我有个朋友在《警察》那个剧组待过,听说关琛背景其实不简单。之前我还以为是开玩笑,现在想想……”

    “……”

    田导也揉着脑袋回味刚才发生的一切。

    觉得关琛从进门开始,就一直没走寻常路。短短几分钟,留给大家的印象就深得可以,“惊喜”已经达成了一半。

    屏幕里,他们看到关琛走进了简易厨房,立刻停下了讨论,仔细盯着关琛。

    想看看关琛真正的表演水平如何。

    扮演【餐馆老板】的副导,念着剧本里没有的台词,带着关琛介绍着厨房的布置,然后给了他一个任务。

    “你现在的任务,是把这些菜都切了,然后炒出一个菜。”餐馆老板指了指长桌上的食材。

    关琛点点头,站在案板前拿起刀子。

    从刀入手的那瞬间起,关琛的目光突然变得异常冷峻。

    他拿来一根胡萝卜,放在案板上,然后歪歪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下一秒,胡萝卜被刀光一抹,好似没反应过来的尸体,关琛轻轻一戳,一根“完好”的胡萝卜顿时倒成了几十片胡萝卜的集合。

    这还没完,关琛还没放过它们。他拿着这些胡萝卜片,继续切,把它们切成了长度两厘米的胡萝卜小条。继而是胡萝卜小颗粒,胡萝卜沫……

    刀子像是他延伸的手指,抹过食材,食材就被肢解成一条条、一块块、一粒粒。

    透过正对关琛的镜头,制片人和监制等人纷纷“哦哟!”,“嚯!”地惊讶出声。

    因为身材这种东西可以短时间内突击突击练出来,但刀功不行。

    “这刀玩得俊啊。”,“直接省了特效钱。”,“哈哈哈哈哈,快看,他真是什么都切啊!都把青菜也直接切成粉末了。”

    人群里,田导没有笑。不仅是因为在上个月的聚会里见过这一幕,而是他透过屏幕盯着关琛的眼睛,感觉里面有什么厚重的东西。

    关琛一脸的,面无表情,看着几乎被切成粉末的茄子,仿佛一本正经地搞笑,很有反差的喜感。

    但看着关琛的眼睛,田导觉得事情并没这么简单。

    关琛的眼睛里,好像藏着什么很隐蔽的东西,比如说……

    “迷茫?”

    这个好懂。一个失忆的人,突然看到自己刀工了得,迷茫是正常的。

    但是,除了迷茫,好像还有其他的。还有……

    “恐惧?”

    田导嘶了一口气。

    “原来是这样一个杀手啊……”田导盯着屏幕,喃喃自语着。

    关琛全神贯注地切着菜,时间就流逝了。眼看关琛那切到天荒地老的架势,餐馆老板立刻让他直接开始炒菜。

    关琛立刻停下切菜,转而去炒菜。

    但关琛看起来根本不会炒菜,餐馆老板在一旁指导他,什么时候放什么,什么时候放盐。

    “小杜,你去让老丁出来。”田导突然派助理去把关琛身边的餐馆老板叫出来,“轻轻的,不要打扰到关琛。”

    助理哦了一声,跑去隔壁。

    演【餐馆老板】的副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跟田导有了默契,知道老搭档有了新的想法,于是不声不响地离开了简易厨房。

    然后田导他们就看到,屏幕里,关琛一直反反复复地炒着菜,不加料,也不关火,他一脸茫然地找着餐馆老板,就好像没了别人的指令,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虽然项均演的那个机器杀手很不错,但总感觉,关琛这样的才是机器啊……”制片人感慨。

    “不如说他演的是一只狗。”田导笑着抚了抚肚皮,“一只没了主人,暂时迷路的狗。”

    屏幕里,关琛身前的菜已经糊了,而他也依然在翻炒。

    “可以了。把他带过来吧。”田导看着浓烟密布的屏幕,让助理过去救人,避免关琛死在里面。

    过了一会儿,关琛揉着鼻子走了进来。

    进屋后,他从衣兜里掏出个小册子,开始写着什么。

    田导看到这东西是从外套衣兜里拿出来的,知道这也是关琛准备的道具之一,于是问了:“能不能给我看一下?”

    关琛不知道这家伙要干什么,但还是把小本子递过去。

    田导翻到【擅长】那一页,上面有【多国语言】、【跟踪和反跟踪】……

    相邻的【不擅长】那一页,则写着【足球】、【给猫猫剪指甲】……最下面一行,新写着【炒菜】。

    “这也是杀手的习惯?”田导问。

    “这只是我的习惯……”关琛说。让关琛变得一脸冷峻的,不是刀,而是之前餐馆老板说的“任务”。

    田导大赞:“对啊,杀手失忆后记录数据,分析情报,也是根深蒂固的职业习惯之一。”

    “多国语言?你会哪些?”制片人问。

    关琛就把会的几句都说了。有英格兰语,法兰西语,意国语,樱花国语,白熊国语……

    有人听着听着,突然小声说:“厉害啊,前面那个项均好像只会法兰西语。”

    “这个厉害了。”

    “可以了可以了。”制片人后知后觉地赞叹,“不愧是高材生。”

    把小册子还给关琛之后,田导跟关琛聊起了刚才,“为什么一直烧菜,直到糊了为止?”

    关琛说,杀手的暗世界没有法律,一切遵从原始规则。是父权制的更为直接的世界。而父权控制他人,最常用的手段就是恐惧。

    杀手被经纪人从小培养训练,其中必然免不了洗脑和控制。经纪人的强大和无法反抗,根植在杀手的心里。

    所以听到“任务”两个字,他才像是被打开了开关,变成了从前的那个人。他不怕任务当中的死,怕的是任务失败后面对经纪人。

    但是他失忆了,支撑起这股恐惧的记忆不在了,所以杀手一边恐惧,一边又对自己内心深处的危机感到迷茫。

    “只有曾经直面过、分析过自己的恐惧,所以杀手之后在面对经纪人的时候,才会勇敢反抗。”关琛说。

    田导满意地点点头。

    不仅仅是因为他猜到了关琛的意图和想法,还因为之前试镜的演员,在这个环节,多多少少都想着要怎么搞笑,怎么让气氛变得好笑。然而唯有关琛,没有过多在意电影的类型是喜剧还是动作片,他只是沉到了杀手的心里,全身心地在扮演一个失忆的杀手。就连他那个“万物皆可切”的食材处理法,也是与生俱来的天赋,虽然搞笑,但还真不是刻意演的……

    “好了。”田导准备结束这次试镜了。

    其他人也点点头,觉得这样的关琛,的确有被张景生看重的实力。

    助理礼貌地把门打开了。

    然而,

    “别急,我还有问题呢。”关琛抬起手,表示自己并不急着走。

    “……”众人愣了一下,然后笑了。面对关琛这种让业内人惊讶无语的行为,众人竟觉得自己渐渐开始习惯了。

    “你说。”田导让助理把门关上。

    “杀手恢复记忆之后,找到自己家里,和废材第一次对峙的这部分。”关琛把剧本翻到他说的那一场戏。

    剧本里废材其实有名字,但关琛还是习惯性叫他废材。

    “这部分怎么了?”田导问。

    剧本里,废材花了杀手的钱,还把杀手的家里搞得乱七八糟,被杀手抓了个现行,一通训斥后,废材恼羞成怒,说:【你这个杀人犯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杀手听完,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这里,杀手的良心觉醒得有些快了。”关琛皱着眉头,说,“这里刚恢复记忆,他应该还是以前那个他。就算稍有混乱,他的第一反应,也是‘那不是我’,然后把失忆的经历,彻底埋了起来。”

    “这里是没想好还是就这样了?”关琛指着这一页,疑惑道,“这里有点奇怪,跟上下文的水平,不是一个层次的。”

    屋子里的人再怎么适应关琛的不走寻常路,但听到这里,还是惊了一下。

    “后面这句话过了啊。有问题就好好说问题。”制片人担心田导生气,提前一步站出来维护。

    田导摆摆手表示他并不介意。“景生说过,你是有想法的。你讲讲看,杀手在当时会怎么说?”

    关琛面容平静地说:

    “他应该会反问废材,【我是杀人犯,那你又觉得自己是什么好人吗?偷我的钥匙,闯我的家,花我的钱,冒充我的身份。】”

    “【你觉得自己是个好人,那你知道中东发生了什么吗?你知道非洲每天有上万个小孩死于营养不良和传染病吗?你参加过什么国际人权组织吗?你知道世界上有多少生命没有办法保全自己?非洲那些死去的小孩你不认识,我杀的这个人你同样不认识,况且他们本身也十恶不赦,因此被人悬赏。所以我说你不是什么好人,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呢?】”

    “【什么样的人,才能算是好人呢?】”

    田导看到,关琛的眼睛里满是疑惑。

    那眼睛,就像是杀手的眼睛。

    里面的疑惑,不是讽刺,而是好奇和渴求。

    就像一个机器人,在询问自己无法拥有的感受。

    就像一个盲人,在等待别人描述颜色给他听。

    就像一个孩子,在寻求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