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97章:剧本来到

正文 第97章:剧本来到

    【廉颇餐馆】的常客们最近注意到,餐馆多了一个帅气的员工。

    小伙子人高体壮,长相俊朗,一头长发在脑后扎了个小辫子,讲话的声音也很好听,做事说话尤其特立独行。

    他的岗位似乎是不固定的。

    有时负责招待,有时负责收银,有时又什么也不干,光和顾客带来的小孩子玩耍打闹。

    今天,他就什么也不干,领着一帮小孩聚啸成群,一会儿在店里穿堂而过,一会儿在餐馆后门的小巷行鬼祟之事。

    对于这位员工的不务正业,有熟客表示震惊,拉住老服务员,问:“那个小伙子是蔺老板的亲戚?”

    那员工只有可能是店长的亲戚,不然不可能这么猖狂而不被开除。

    被询问老服务员摇摇头:“不是。”

    “不是?”熟客疑惑。

    “他是个演员,过来体验生活,感受角色的。”

    “哦哟,演员?”熟客很是惊讶,“演员了不起的嘞!演员本事的嘞!演员……他演过什么?”

    “他说演过两部片子,现在还没到时候放出来。”

    “……伐会是瞎讲的咯?”熟客开始怀疑那位演员的真实性。

    “应该是真的。”店员摇摇头,想起了半个月前的情况。

    半个月前,关琛来到餐馆的第二天,其实就遭遇了职业危机。

    从外卖配送员转去杂工,店长要他给土豆、萝卜之类的蔬菜削皮。关琛很快完成了任务,效率极高。一如第一天令人惊喜,简直是天生的服务员。

    然而店长经受过第一天的教训,知道关琛所展现的完美,只不过是还没发现问题而已。果然,当店长跑去后厨的时候,发现除了今天所需的土豆和萝卜,关琛他还把明天、后天、大后天的土豆皮萝卜皮都削完了——用的还不是削皮刀,用的是菜刀。

    店长大概认为关琛已无药可救,或救他的成本太大,打算请关琛走人。

    但关琛突然说:“实不相瞒,其实我是个演员,兼职是为了体验角色。”说完,还用手比划出四根手指,表示他的粉丝,不下这个数。“等到电影上映了,你拿我的照片宣传一下,说是我感受角色兼职过的地方,到时候就会有很多影迷过来,保证你大赚特赚。”

    店长老奸巨猾,怎么可能让关琛这小年轻凭几个影都没有的大饼空手套白狼。

    可惜关琛魔高一尺,似乎早有后手,他拿出手机,展示了他跟巨星张景生的合照,震慑住店长后,还给一个跟巨星张景生同名同姓的人打了个电话。店长有些害怕了,一个骗局做到这种程度,图谋甚大,图谋甚大。然而等到电话里的张景生开口说话后,听着那独属于天王的音色和笑声,店长激动得浑身发抖,发际线以下的部位通红通红,仅仅几句话,他便信了关琛的邪。更何况关琛乘胜追击,还拿出跟黄进、沈贺的合影,和《极限男人》【全城通缉】的新闻,这下证据确凿,的确是个艺人。

    店长更激动了,问《极限男人》或者《追击者》有没有可能到他们这个店里来拍节目。关琛说不可能。

    店长假装自己并不难过地点了点头,说,看来你也不是一个劲地忽悠我。

    从此关琛只要不严重损害餐馆的经营,他就可以尽情体验生活,感受角色。

    然而,当关琛开始感受角色之后,大家并不知道他感受的是什么角色。因为关琛什么工作都做,从收银到进货,从招待到炒菜,每个工种只干两天,自发性进行轮岗。

    大家问他在电影里要演什么角色,关琛回答说是杀手。

    真是荒唐。你不肯说就不说好了呀,竟然还恶劣地随便糊弄人。

    老服务员摇摇头,收走熟客桌上的空盘,继续干活。

    路过前台的时候,收银员突然叫住了他:“琛哥人呢?”

    “在后门那里。”老服务员用下巴点出方位。

    “又在带小孩?”

    “用他的话讲,他是在做好事。”老服务员调侃了一句。

    收银员无意分辨这个做好事的尺度和词义,他举了举手里还未挂断的座机电话,说:“有电话找他。”

    “我去叫他。”老服务员把盘子堆在后厨的水盆里,擦擦手,向餐馆的后门走去。

    餐馆的后门是一条小巷,面积还算宽广,没有前门街道那么喧闹,员工休息的时候,都喜欢聚在小巷抽烟放松。

    但现在,那里是关琛的地盘。

    老服务员走出后门,转身,就看到了要找的关琛。

    关琛坐在一辆伤痕累累的电动车上,在他的周围,是几个散坐在码放汽水的箱子上的小孩。

    这里面不仅仅有餐馆顾客的小孩,还有周围邻居商家的小孩。

    小孩们环绕着关琛,把关琛衬得像一个孩子王。

    此时,关琛正在进行“大王”的讲话。

    这个讲话,不是什么故事,什么童话,而是某种比恐怖故事更让人害怕的东西。

    “……那种一捂就倒的麻醉镇静类药物是不存在的,电视是夸张演绎。在不损害健康的情况下,成年人晕倒大概需要一分钟以上,有足够的时间反抗。但你们这些小不点体格小,起效时间要更短,力气也小,只能尽量避免遇到这种事。在路上遇到陌生人,向你问路,或者说自己腿瘸了要你扶他去哪里,记住,千万不要跟过去,不要去偏僻的地方,也不要靠近附近的面包车。”

    小孩们紧张地听着,不时有人提出“孙悟空/葫芦侠/黑猫神探会不会来救我们”这样的问题,然后遭到关琛无情的否定。

    又一次连续戳破了几个小孩的英雄梦,关琛喝了一口手里的牛奶,问一位拿着手机正对着他在拍的小不点:“录得怎么样?”

    小不点大声说:“非常好!”

    关琛的【偶像计划】和【日行一善】很好地结合了起来。他把做好事的过程拍下来,然后花点钱,让垃圾少年剪成视频,传到微特上面。目前他微特的粉丝数已经涨了足足一倍!从三百多人到了六百多人!

    关琛看着那些越来越多劝他自首的评论和留言,觉得计划正在顺利进行,他很有成就感。

    关琛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牛奶,打算犒劳拍视频的小不点。结果小不点屁颠屁颠跑过来,伸出了手,他不仅没拿到牛奶,还被关琛拍了一下脑袋。小不点不明所以,只见关琛咬着吸管,慢悠悠说:“除了气体吸入的,另一种比较常见的方式,是口服类的,下在饮料里,成年人的话,起效时间大概在十五到三十分钟。你们出门在外,千万不要喝来历不明的东西,跟不熟的人坐一桌吃饭,不要让水杯离开视线。”

    关琛质问小不点:“我跟你很熟吗?你就敢喝我给的牛奶?”

    小不点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揉着脑门,说:“我都给你拍了好几次视频了。”

    “区区一点小恩小惠就想收买我?”关琛一脸正气,“我们的友谊难道这么廉价吗?”

    小不点逻辑已经混乱了,虚弱道:“那你还要我怎样……”

    关琛让小不点跟他说一个秘密。

    小不点犹豫了一会儿,才终于下定决心,准备自投罗网。

    一旁的老服务员看不下去了,站出来打断了这场很有教育意义的社会实践课:“琛哥,有电话找。”

    “噢。”关琛几口喝完手里的牛奶,把空牛奶盒塞给了小不点,拿回手机,站起来拍拍屁股。

    “我们华夏现在没了重男轻女的糟粕,但你们落到人贩子手里,依然有各种糟糕的事等着你们。希望你们不要遇到那样的事。”关琛跟大家挥挥手,算是结束了今天的非法小课堂。

    关琛跟着老服务员来到柜台,收银员指了指搁置在桌面上的话筒。

    “座机啊,还真是很久没见了。”关琛一边感慨,一边拿起了电话,“喂?”

    “是我。”电话里传来钱良义的声音:“怎么打你手机打不通啊?”

    关琛看了看手里的手机。上面当然是没有通话记录的。为了能顺利录视频,关琛特意换上了别的手机卡,除了小熊和谢劲竹,其他人谁也打不进来。

    “我在工作,有事快说。”关琛没有回答钱良义的问题。

    “你这小子……”钱良义含恨嘟囔了一句,说:“田导的剧本送到了,是放在工作室你过来拿,还是让人送到你家去?”

    关琛精神一振:“剧本!”

    终于等到了!

    答案终于送过来给他抄了!

    “我现在就过去拿!”关琛说。

    “……等等,你刚才不是说你还在工作么……”

    关琛兴冲冲地挂了电话,走向更衣间。人还走在通道上,手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扯开工作服了。

    关琛换好自己的衣服,在办公室里找到店长,说:“我要去准备试镜了。”

    “哦?”店长笑了:“那就祝你好运。”

    关琛感激地点了点头,有些难为情地说,这些天给大家带来了麻烦,很感激店长允许他摸索角色。

    店长笑着说,他也是个电影爱好者,对演员准备角色的过程很好奇。

    气氛很温馨。

    然后,两人相顾无言地站了一分钟。

    “店长,工资是不是该结算一下了?”关琛面无表情道。

    “啧,我以为你忘了。”店长收起笑容,板着脸从抽屉里拿出两个信封,递给了关琛。

    关琛打开来坚持了一下,里面是实实在在的钱。可惜刚才他演的【腼腆又有情有义的店员】,没能让店长多加几百块。

    真是冷血的资本家呵。

    “谢了店长。”关琛随意地挥挥手,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他要离开的消息已经传遍了餐馆,大家都来为他送行。

    “祝电影大火!”

    “电影上映了通知一下大家啊,一定要看看你到底演什么角色!”

    “琛哥加油!”

    关琛揣着大家的祝福,走出了餐馆。

    看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再过半小时就是下班高峰期,如果坐出租车去工作室的话,可能会堵在路上。坐公交车又太慢。

    关琛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您好,廉颇餐馆,请问需要什么?】电话里传来收银员的声音。

    【啊,我要一份炒饭。】关琛说。

    【……琛哥?】

    【送到婚庆一条街,谢劲竹工作室。】

    【……】

    六分钟后。

    外卖员拎着一个外卖袋走了出来。

    此时,自己给自己点了一份外卖的关琛,已经跨坐上电动车了。他歪了歪脑袋,示意外卖员坐后座。

    “等到了那边,你再把车子骑回来。”关琛跟外卖员说。

    “好……”外卖员除了点头,其他说什么都是危险且无意义的。

    “嗞——”

    电动车烧胎起步,急速驶远。

    店长闻声赶来,看到的,只有一个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的背影……

    ……

    二十分钟后。

    随着一声刺耳的“嗞——”,电动车漂移摆尾,在路边停稳。

    关琛下了车,告别心有余悸喘着气的外卖员,拎着炒饭快步走向工作室。

    推开工作室的门,职员门已经陆续开始下班了。看到气势汹汹的关琛走来,大家连忙又坐了回去。

    关琛没管职员们的反应,径直走到了钱良义办公桌前面。

    钱良义似早有准备,辟邪一样把剧本丢了过来。

    关琛单手接住,把炒饭往办公桌一放,对钱良义说:“你吃。”随后拿着剧本在沙发坐下,准备好好研读剧本。

    这半个月的时间,他尽管很努力地在打工,但总是感到不踏实。他明白,这是因为他还没有彻底搞清楚角色。感受角色,他现在只能感受杀手【失忆时】的那一半。而找回记忆后的杀手是个什么样的,关琛试图靠自己得出答案,但始终没能想明白。心里有几个答案,但又不是特别确定。

    现在有了剧本,就可以看到田导这种本科学历以上的人给出的答案。

    关琛忽略掉耳边的一切杂音,认真读起了剧本。

    四十分钟后……

    关琛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他发现,这个答案,他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