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85章:蓝鲸行(下)

正文 第85章:蓝鲸行(下)

    关琛这趟来【蓝鲸】,有两个目的。

    一个是站在偶像的位置,想学习怎么给粉丝竖立榜样的。

    另一个是站在粉丝的位置,了解情感的连接,学习爱,借鉴爱。

    “感觉怎么样?”关琛问吴砚。

    吴砚凝重地点点头:“姚姐姐挺好的啊。大哥你要跟她谈恋爱了吗?”

    “你这小鬼。”关琛不满地看着吴砚,“我是问你饭菜的味道感觉怎么样!”

    “噢。”吴砚舀了一勺米饭送进嘴里,鼓鼓囊囊地说:“好吃的呀!不过我刚才零食吃太多了,不然还可以吃更多。”

    “菜鸟就是菜鸟。”关琛得意起来:“我就是想到了这点,所以刚才零食才吃得很少,不然你真以为我抢不过你么?”

    吴砚仰着脑袋,痛斥关琛:“啊,大哥你太狡猾了!难怪我好几次转头看你,觉得你的眼神特别奇怪!”

    关琛收下赞美,当着吴砚的面,从菜盘里夹起一块肉,大口吞咽。

    他们现在坐在【蓝鲸】的食堂吃饭。

    【蓝鲸】的食堂很大,饭菜极为丰盛,菜系很多。甚至照顾到来自国外的成员和练习生,食堂里还有樱花国和韩高国的菜色。周围坐着的,有职员,也有还没出道的小孩。

    关琛和吴砚的这顿晚饭,是姚知渔请的客。两素两荤一汤,十分丰富。

    但她们几个没有一起吃。

    刚才简单又复杂地聊过二十分钟,她们就要开始练习了。关琛原本还想逗留在练习室,看一看她们怎么练习,但她们准备练习的舞蹈似乎是新专辑的舞,还没公开,不方便外人围观。姚知渔讷讷地还不知道怎么拒绝,那个叫作潘绪的姑娘过来讲,她们刚开始练,跳得还比较烂,不能让刚入粉籍的粉丝有后悔的机会,所以只能请关琛他们下次再来看。

    “我感觉那个姓潘的姐姐,聊天的时候好像一直在看你。”吴砚跟关琛讲。

    “我知道啊。”关琛没什么反应。就连小屁孩都注意到的事,他怎么可能没发现。

    刚一进门,便看到潘绪那找茬的架势,关琛以为她中途会搞些什么幺蛾子,被暗中频频观察的时候,关琛已经做好了被收费或者下马威的准备。不过他实在没想到,潘绪竟然是一只好人。尽管她气势看起来很是凌厉,但比起道上逞凶用计都比男人更狠的女老大,在关琛眼里,潘绪这样的已经算是温柔了。虽然讲出来的一些话比较难懂,不过也比姚知渔靠谱得多了,而且还不收费,这让关琛觉得这趟蓝鲸之行没有白来。

    关琛判断潘绪的智力和学识应该有大学本科的水平,十分厉害。

    他很羡慕,不知道自己何年何月,才能达到相同的境界。

    吴砚压低了声音问关琛:“她不会跟姚姐姐一样喜欢你吧?”

    关琛冷笑一声,没有答话。

    他看破了吴砚的计谋。吴砚一定是看他吃得太香,心有不甘,所以说出这种痴线的问题,想让他分心,食不下咽。

    “我没有骗人。她偷偷看你的时候,我也在偷偷看她。”吴砚人小鬼大,以此证明自己这顿饭不是白吃的:“她看你的时候,嘴角经常上扬的啊。人只有看到喜欢的人,才会无意识地笑。还有,姚姐姐她们说了一个笑话,这个潘姐姐第一反应是转头看你。我在书上看到过的,一群人聚会,听到一个笑话后,第一反应看过去的人,就是有好感的人。”

    关琛有些惊讶,没想到吴砚说胡话竟然还有理论支持。

    但他也不怕:“那么几个人里,就咱俩是客人陌生人。听到一个笑话,她不看我难道还能看你?”

    吴砚继续讲:“而且你说的话、问的问题,她每个都能接上来,这说明你们心意相通啊!”

    关琛摆摆手,大口刨饭:“这也不能证明她喜欢我吧?非要说的话,只能证明她这个人很会说话而已。”

    吴砚对关琛的清醒表示叹服,但同时也得到了答案:“你只反驳潘姐姐的,不反驳姚姐姐的吗?”

    关琛发现了。吴砚来一趟【蓝鲸】,对姚知渔好感大增。

    在他看来,小孩子是没有审美可言的。他们不懂五官、气质、穿搭、妆容和个性,只要女性特征明显的——比如长头发,穿裙子,体型不夸张,性格温柔,在小孩子眼里就是好看的大姐姐。

    这一点,关琛上辈子跟街坊的小孩一起看《铁甲小宝》时就知道了。小屁孩们只顾着看卡布达那堆破铜烂铁,兴奋得哇哇直叫,又或者喜欢里面温柔的女主角,对里面漂亮又坚韧的女警视而不见。

    “你知道为什么我年纪快三十岁了,导演说我就算演高中生也不违和?”关琛问小弟。

    吴砚想了想,回答:“是因为……你从来都不自作多情?所以不油腻?”

    “是因为我吃饭营养均衡,一日三餐按时吃饭,所以皮肤保养得很好。”关琛把桌上的菜盘子往前推了推,让吴砚闭嘴吃饭吧,再不吃,菜就全被他一个人吃掉了。

    吴砚只好赶紧埋头吃饭。

    关琛停下筷子,看着食堂墙上的画发呆,思索今天的所得。

    对于刚才吴砚的问题,关琛是故意避而不答的。

    假设姑娘喜欢自己,然后思索之后的情况……在关琛眼里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人家姑娘好端端的,有大把的青春值得挥霍,凭什么想不开要喜欢他呢?

    如果因此得意或者困扰,会让他蠢得像一个青春期的少年。

    他的学识回到初中水平,但不代表他的心智也重新回到初中。

    更何况,他根本搞不懂喜欢和爱,根本面对不来这样的情况。

    上辈子读书的时候,关琛被其他学校的一位小太妹追求过。女孩讲喜欢他,然后约他周末去看电影、溜冰、唱卡拉OK。关琛拒绝了,嫌浪费时间,他周末还要练拳。第二天出门,他被姑娘喊来的一堆人堵在了路上。

    关琛那天尽管打得十分痛快,但心里也疑惑过一瞬:到底什么是喜欢?

    是做了某些事才会喜欢,还是因为喜欢才会去做某些事?如果不做,就会变成不喜欢吗?

    然而这是一种电影也教不会他的东西。电影里男女主角的好感,往往发生在一瞬间。一个眼神的交汇,一次指尖的触碰,一场或平凡或戏剧的邂逅。

    这些情景关琛统统遭遇过,但他什么都感受不到。

    好无聊,好无聊。

    后来踏上刀口舔血的道路,他便不再纠结了。

    因为有了喜欢的人,对他这样的人而言是一种诅咒。

    就像他在《黑蛟龙2》里添加的台词,越是怕死,就越容易死。他可不想在后方留下什么牵挂,或者留下什么受制于人的弱点。

    到了这一世,他有了人生重来的机会,他开始重新面对【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这个难题。

    潘绪对此提供了一套说法,爱和欲的说法。她告诉他,简单的爱出自健全而丰满的人格,而那种目的明确的爱,越想要就越得不到,它是欲。

    关琛将这种说法记在了心里,以作参考。以后再多搜集一些其他人的说法,相互印证。

    “大哥,我们等下去干嘛?”吴砚的声音响起,唤醒了出神的关琛。

    关琛收拾好餐盘,说:“当然是回家了。早睡早起,也是我皮肤保持很好的诀窍之一。”

    吴砚显然不想这么早回去,他也不信关琛能在晚上七点睡着。

    关琛只好陪吴砚浪费一点时间。

    他们选择在【蓝鲸】里继续逛上一会儿,促进饭后消化。

    关琛是想看看偶像是怎么生产的,而吴砚是只要不回家,干什么都行。

    他们俩没坐电梯,一层一层从楼梯往下走,路上遇到的少年少女,年纪也越来越小。

    走到二楼,走廊人还挺少,几个小孩正扒拉在某间练习室门外,交谈声都很轻很小。

    关琛走过去挤开门边的几个小孩,有几个少年似乎不爽绝佳位置被占,想说关琛几句。关琛眉头一皱,瞥了一眼,少年顿时被吓住,不敢说话了。

    吴砚在心里大叫,大哥,你之前说要给粉丝竖立什么来着?榜什么?什么样?

    关琛往里看,发现空间广阔的练习室里,站了半个厅的人。

    一排排一列列的少年少女,年龄不一,个头也不一,他们排着队形,面朝几个大人。其中一个身形修长挺拔的大人,正在发表讲话,内容大概是在场的各位都是千辛万苦经过层层选拔走到这里的,但这不是终点,这只是个起点,【蓝鲸】不能够保证在场的每一个孩子都可以出道,所以大家还是要想清楚,一定要获得过家里人同意……

    关琛听明白了,原来自己是遇上了纳新的场面。

    这些孩子们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国外的都有。有的是为了梦想,有的是擅长这个,有的原本是陪朋友来,结果莫名其妙就走到了最后。

    关琛有些缅怀,自己当初到魔都混江湖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个年纪。如果犯罪也有练习生的话,他应该是数万里挑一,成绩最好的那一个。

    训话的人讲话完毕之后,新人们要开始自我介绍。

    关琛看到,原本站在墙边的一个胖墩墩老人,这时走向了新人。踱着步,走到每一个自我介绍的孩子面前,听他们说话,偶尔会问几个问题。

    关琛最近学习很刻苦,看着那个胖老人,他一下子想到了很多成语。

    大腹便便,酒囊饭袋……

    看着那个圆滚滚的肚皮,关琛很想像【力王】一样,往那肚皮打上一拳。

    关琛这么想着,然后便看到胖老人走向一个懒懒散散、百无聊赖站在队里的少年。少年的自我介绍极其概括。胖老人慈眉善目地想问更多,然而少年很不耐烦,每次回答不是一个字就是两个字。

    关琛注意到,少年的视线盯着胖老人的肚皮,放在腿侧的拳头,不自觉地悄悄握起,下一秒,突然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