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78章:小试

正文 第78章:小试

    “从你角色有名字的时候起,就注定不是龙套了。”

    谢劲竹一脸凝重地表示,自己当初的猜测,正在一点一点实现。

    关琛“哦”了一声,低头看剧本,没有追问那个猜测是什么。

    谢劲竹只好主动说:“【琛】这个角色,很可能在第三部里还会出现,成为大反派。”

    关琛刚好翻到剧本的最后部分。男主角费力干掉谢劲竹这个大反派后,角落里,一名浴血的喽啰悄悄发了一条短信。而远处坐在餐厅里的【琛】,看了看手机,冲身后的小弟们挥挥手,让他们准备好接收地盘。

    “这一幕可能会放到最后的彩蛋里。不过也说不准。得看《警察的故事》情况怎么样。”谢劲竹很有经验。无论是对系列片的留悬念,还是对娱乐圈的追名逐利。

    关琛没有说话,也没有表现出任何高兴的意思。

    他原本就不怎么看得上《黑蛟龙》,觉得剧情离谱,人物愚蠢。但是拍完《警察的故事》之后,他稍稍有点变了。

    关琛变得更看不上《黑蛟龙》了。

    除了因为编剧的表达空间被挤压以外,还因为片场氛围让他感觉不妙。

    关琛记得拍《警察的故事》时,陈导每天大概只睡四个小时,时刻绷着一根神经,很少有过放松的时候。

    毕竟资金和面子能给到的都给到了,电影再暴露出缺陷,就将是导演的原因。

    陈导扛着沉重的压力,连带着其他所有人一起全神贯注,稍有松懈,便会招至训斥。随着拍摄的进行,大家都预感到自己正在参与一部优秀电影的制作。于是整个剧组的效率越来越高,人们各司其职,尽显专业。

    关琛原以为所有片场都是那个样子。

    《黑蛟龙2》的导演脸色虚弱,看起来每天只睡一两个小时,随时都可能挂掉,但他的片场,空气里到处都是轻松的气息。

    剧组人员慢悠悠地布置场景;演员说说笑笑地凑在一起;副导演在不远处挑选群演,看谁长得像外国人就挑谁;道具师在跟某个演员商量,让对方挥刀的力道轻一点,不然刀柄的泡沫轴就要脱落……

    关琛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独属于小作坊的无忧无虑。

    他觉得这个片场有点像他上辈子读书时考试的那个教室,明明应该紧张起来做题,但因为大家都是年级倒数的差生,嘻嘻哈哈的,全无正在考试的气氛,铃响之后,大家脸上满是“睡了个痛快”的舒坦。

    假如在这样的片场拍东西,关琛感觉十分的力气都只能发挥出六七分。

    “你这样想就错了。”谢劲竹说不是这样的,片场的氛围和导演有关,同时也和所拍摄的影片类型有关。比如轻松的片场拍喜剧,紧张的片场拍悬疑,会事半功倍。

    “那偶像电影应该是什么氛围?”关琛问,“有很多好看的偶像?”

    谢劲竹点点头,然后立马摇摇头,说:“偶像电影只是一种说法,不是电影基调。我们这部电影的基调是热血!”

    谢劲竹示意,让关琛顺着他的目光往前看。

    关琛看过去,那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

    “那是【餐厅老板】的角色,邢老师试镜过,但没选上。大概是还不够老。”谢劲竹说。

    “的确很老啊。”看着不远处正在休息的老演员,关琛摸着下巴点点头,说:“所以,这么老的老人不退休待在家里,一把年纪了还出来工作,这就是热血吗?”

    “……不是这个意思啊!”谢劲竹让关琛的目光往下看,“你注意他的手,手指!”

    关琛看向那老人的手。

    老演员的左手小拇指,套着一截绿色的布,看起来就像半根小黄瓜。

    “这是方便后期的时候把那小指头消掉。以体现江湖险恶。”谢劲竹用眼神示意,这够热血了吧?不要小看黑道电影啊。

    关琛翻了翻剧本,里面介绍了这个【餐厅老板】。明面上是一家,但人物设定是个半退出江湖的老恶棍,在做军火中介的工作。男主角被【琛】救下后,被后者带到了餐厅,介绍给了【餐厅老板】,说想买枪,就在这买。

    “原本你的戏份是安排在后天的,不过你今天已经来了,要不要先拍几条试试看?”导演虚弱的声音,在关琛身旁响起。

    关琛扭头,看到导演带着编剧走了过来。

    “行啊。”关琛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今天没有动作戏,蔡师父师兄弟都不在片场,关琛没能舒活筋骨,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临时来场表演,感觉同样也不错。

    和关琛表现出来的跃跃欲试不同,坐在边上的谢劲竹却十分担忧。

    他知道导演这是想试试关琛的成色。

    导演之前只看过关琛的武戏,不知道关琛文戏水准如何。听闻关琛被《警察的故事》选中后,导演一直很好奇是怎么回事。谢劲竹说,就是正常试镜靠实力选上的。导演觉得神奇,于是在谢劲竹的鼓动下,编剧加重了【琛】的戏份,还埋了悬念,有可能成为第三部的大反派。

    谢劲竹不担心关琛的实力,他担心的是时间过于匆忙,让关琛来不及准备角色。

    “我想提个建议。”关琛看向导演。

    导演问什么建议。

    “那个小拇指,应该换成大拇指。”关琛指了指热血的高龄演员。

    导演疑惑,问为什么。

    “欠赌债的砍尾指,做扒手的砍食指,但如果是曾经用枪指着不该指的人,最终会被砍掉大拇指。”关琛说,“那老板暗地里身份是个半退休的军火中介,那么被砍掉大拇指,会更符合他的背景。”

    “……”周围几人略微沉默了几秒,仿佛有天使在此刻经过。

    【回来了。琛哥回来了。】导演编剧以及周围的工作人员的心里,同时响起这句话。

    【看来早就做好准备了嘛!】谢劲竹满意地看着状态正好的关琛。不再为他担心。

    “另外,这几句台词,我可能会改一下,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来。”关琛对编剧说。

    编剧脸色一下子有点难看,导演立马小声提醒他:“云缦!”、“云缦大学!”、“云缦大学文学系!”。

    关琛不想仗着文凭欺负人。他记得张景生传授的办法,拉着编剧到一边嘀嘀咕咕了一会儿。回来后,编剧脸色好多了,说:“那就先试试看吧。”

    于是关琛被带去换衣服,做造型。

    他的戏份虽然是后天才开始,但服装已经提前准备好了。是一套正装。用他两个月前的数据准备的衣服,此时穿起来,已经有点小了。因为《警察》故事的时间跨度,间隔了几年,所以关琛在拍后半部分的时候,稍稍增了点肌。

    造型师手忙脚乱的去找衣服。最后只从谢劲竹那里找了一件给关琛。

    关琛要表演的消息,顿时传遍了整个剧组。

    大家都很好奇,关琛等会儿会怎么演。

    与此同时,餐馆的场景已经布置好了。一些外国面孔的群演被安排在餐馆的各处。意思是这家贩卖军火枪械的餐馆,位于外国人聚居的地带,这里的外国人有搞来军火枪械的途径。

    关琛做着造型的时候,男主角走过来跟他打了个招呼。

    男主角受过关琛的训练,知道关琛的“真实风”,他很怕提前预告了要改台词的关琛,等会儿连带着要改动作,突然拿起什么东西来砸他脑袋。男主角希望关琛要砸他脑袋的话,请提前跟他说,好让他有个准备。

    关琛说不用什么准备。

    做好造型换好衣服后,关琛跟在导演身后了解了一下动线,大概就知道怎么走位了。

    关琛闭着眼睛任由造型师处理他的头发。他同时在思考着等会儿的表演。

    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动用记忆里的那些角色了。

    想起黑帮老大,他能想起中日韩英美意德法、甚至巴西的电影里的很多角色。

    但他演过《警察的故事》之后,现在已经没那么迷信经典角色了。

    把地球的经典角色用在异界的剧本里,是有空缺的,而那些空缺,得由他用自己的记忆和感受来填补。

    自己的记忆……

    关琛笑了一下。

    有关黑帮的自己的记忆,可实在太多了。尽管他没当过老大,但他见过了太多的老大。

    只是坐着打造型的二十分钟里,关琛就已经想好了等会儿要怎么演。

    导演一声“开始”,馆子里的二十号人一起动起来,有说有聊的,充当背景。

    关琛带着警戒张望的男主角,走进餐馆,来到柜台边上,把右手大拇指戴着绿色布套的老板,介绍给男主角:【你如果想买刀买枪,就找他。】

    男主角凝重道:【你这么帮我,就不怕死?】

    关琛反笑着问他:【你呢?你怕不怕?】

    男主角摇摇头:【我不会死。】

    关琛说:【人们忌讳谈起自己的死法,却常常对别人的死发表看法。其实做我们这一行的,应该做好随时砍死别人,和随时被人砍死的准备。谁要是惜命了,那这个人就很快就要死了。】

    这是关琛改的第一句。立于场外的编剧愣了一下,立马低头翻着剧本。翻到男主角和谢劲竹在办公室里的那场戏,里面谢劲竹演的大佬,和男主角就有那么一段互相谈论对方死法的对话。而最后,也是因为大佬惜命,动作和气势弱了一截,才被男主角拼得一身重伤,换来了对方的死。

    【算命的跟我说,我的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不过我不同意,我认为出来混的,是生是死要由自己决定。】关琛双肘撑在桌面上,低下头,一双眼大半隐没在阴影里:【去年一年,我兄弟被他们干掉六个。我跟你一样,有共同的敌人。我已经准备好死在报仇的路上了。你如果没准备好,就当我今天没带你来过这里。】

    关琛目光平静地看着男主角,眸子里没有冲动,也没有胆怯,有的,只是早早决定好了自己死法的从容。他身上那种赴死的豁达,和为兄弟报仇的仗义,是“暮气沉沉”的谢劲竹所不具备的。

    一些看过谢劲竹办公室最后大战的人,望着关琛,心里悄然浮起“他的确比谢劲竹演的那个大哥多了些什么”的感觉。

    最后男主角按照剧本,坚毅地点了点头,决心要杀掉谢劲竹扮演的老大。

    男主角走后,餐厅老板走到他边上,对着男主角离去的座位,沙哑道:【是把好刀子,可惜只能用一次。】

    【不会。】关琛笑着摇了摇头,眼神深潭一般幽寒:【他已经回不了头了。我看得出来,他现在不全是真正为了兄弟报仇,他其实也在享受追杀,享受这些痛苦。这样的人,已经回不去普通的日子里了。所以,他会是我手里最好用的刀,直到崩断为止。】

    编剧连连咋舌,心中再没有对关琛改台词的不满。

    因为关琛刚刚这一句话,就像是点在了蛟龙身上的第一滴墨。男主角这个角色的复杂性和深度,一下子就有了。第三部的男主角该怎么写,顿时就有了方向。

    等到导演喊“停——”的时候,大家对关琛的表演赞叹出声,自发地鼓起掌来。

    但关琛只是平静地笑了笑,然后坐在椅子上,手撑着下巴,眼神怔怔地看向前方。

    他在想。

    想上辈子的老大。

    他不知道自己老大当初把他收下的时候,是不是也说过类似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