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75章:大海

正文 第75章:大海

    演员没有假期正文卷第75章:大海新人演员签的经纪约,片酬一般是经纪公司拿大头。</p>

    关琛的情况比较特殊,谢劲竹工作室跟他五五分成。就这样,还是被钱良义使劲劝住的情况。</p>

    钱良义说,要是新人时期就三七二八的给关琛大头,那以后的合约就没有提升的空间了,再提,可不就成合伙人了?谢劲竹当时很想点头,但看着钱良义红着眼眶状若癫痫的样子,最后还是听从了钱良义的建议。</p>

    所以关琛的八十万片酬,分去一半,再扣除各种税,差不多能到手二十多万。</p>

    关琛上辈子见过、经手过、花过数倍于二十万的钱,但它们都远不及这一次给他带来的感受。</p>

    “……干净的钱!”关琛心潮澎湃,第一反应是把钱都都取出来藏好,但由于这种做法太具有上辈子的烙印,被他第二反应作罢。</p>

    虽说第一笔干净的钱,是之前在《黑蛟龙》当武指的外快,但那几千块钱买几件冬装就没了,跟现在拥有二十万干净的钱,感觉很不一样。</p>

    这笔钱该怎么花,如果是两个月前的他,可能会去买刀,买锻炼装备。</p>

    现在的话,他想把这钱当做【新生活启动基金】,用于好好生活。</p>

    “什么是【新生活启动基金】?”小熊好奇道:“你要搞基金了?之前那个【结婚贷】不搞了吗?”</p>

    “你说的什么和什么啊。”关琛觉得小熊这点很不好,总是不注意场合地搞笑,“怎么可能不搞!如果不是钱经理一直在妨碍,早就弄起来了。”</p>

    小熊在电话里发出恍然大悟的感叹。</p>

    她隐隐觉得老同学在谋划很危险的事,但他本性善良,脑子又聪明,可能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单纯只是为了帮助更多想结婚却没钱的人吧!</p>

    “至于那个基金,暂时还不急。”关琛电影看得多,知道基金是个好东西,能避很多的税。他的片酬就扣了好多税,但他听说成为股东,就能少扣一些。关琛不急,他迟早能成为股东的。</p>

    他是昨天回到魔都的,谢劲竹让他好好休息一下,说什么,要让他出出戏,缓一缓。</p>

    关琛闲赋在家,就把家里打扫一遍。跟小熊发了消息之后,小熊立马欢快地打来电话。语气一如既往地欢快,听着她的声音,仿佛眼前就能看到她蹦蹦跳跳的样子。</p>

    “所谓【新生活启动基金】,就是让我展开新生活的储备金。”关琛对小熊解释。</p>

    “可是,你不是已经在生活了吗?”小熊说。</p>

    关琛想了想,说:“我记得有这么一个故事,【一条小鱼对一条老鱼说,我要去寻找大海。老鱼说,你就在海里呀。小鱼说,不,这是水,我要寻找的是大海。】你听懂了吗?”</p>

    “这条小鱼的语气真不好啊。”</p>

    “‘你听懂了吗?’这五个字是我说的,不算在故事里。”</p>

    “哦哦,原来是这样!”小熊消化了一会儿,才说:“这故事难道不是在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所追求的,其实早就已经拥有了?”</p>

    “对。那你知道【老猿挂印回首望】的关隘在哪吗?”关琛问完,没等小熊回答,他就说:“不在【挂印】,而是【回首】。但在回首之前,先把挂印练熟。”</p>

    关琛把擦桌子的抹布拧拧干,继续说:</p>

    “老鱼知道大海就是水,因为它活得够久,回过首了。他的感慨,对小鱼来说就是一句正确的废话,就算知道了也听不进去。</p>

    水和大海的区别,对我来说,就像是生存和生活的区别。我已经像老鱼一样回过头了,我发现身后什么也没有。所以我想要开始的新生活,想要拥有一些什么,比如生活的意义,或者舍不得死的原因。”</p>

    小熊若有所思地啊了一声。</p>

    “表演对我来说,就是【回首】的钥匙。”关琛说。</p>

    在片场最后的那段日子里,关琛发现片场的人变得对他热情了不少。</p>

    陆续有陌生人出现在剧组,跟他交谈。那种隐隐约约的奉承和讨好,关琛并不陌生,大家非亲非故的,只能是有所图。果然后来各种各样的人来接触他,问他肯不肯跳槽签约,肯不肯跳槽。关琛清楚,对方之所以这么看好他,是因为他的表现。很多人都夸过他演得好,演得厉害,张景生也很欣赏他。但关琛一直把心态放得很平,并不觉得自己演技已经跟张景生一样厉害。</p>

    他明白自己演吴泽,就像小熊在第二课的喜剧作业里演乡下傻姑娘,都占了些本色出演的便利。想达到张景生那种水平,他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p>

    在剧组的最后几天,他请教过张景生,怎么提高演技。</p>

    张景生当时告诉他,诀窍就是,认真生活,洞悉生活。演技不仅仅是单一的某种技术。能够控制好五官和身体,只是基本功。演员之间真正拉开差距的,是对角色的理解,以及对生活的洞悉。</p>

    “【表演艺术的全部内涵就是给予。或者说,艺术创作就是不断地挖掘自己、剖析自己、暴露自己、毫无保留地敞开自己。但是在给予之前,你的内在得先有什么。】”关琛转述说,张景生是这样跟他讲的,“我觉得还挺对,这跟生活是一样的。”</p>

    “你变化好多。”小熊笑着说。</p>

    【你才发现吗?】关琛在心里咧了咧嘴。</p>

    小熊回忆起了以前,说她还记得他以前常常往外面跑,就是观察各种的人,有时为了接触别人的生活,还混进各种互助小组,听取别人的生活,观察别人的表情。最忙的时候,同时“患有”胃癌、肝癌、酗酒、创伤后应激障碍……“你以前只对别人的生活感兴趣,现在终于对自己的生活感兴趣了。”</p>

    “是啊。”关琛拿着电话,把【成为影帝第一、二、三步】摔在桌子上,跳起来虚踩两脚,恼怒前身这家伙该做的笔记不做,不该写的偏偏写了这么一大堆。</p>

    小熊说:“你塑造角色的顺序好像也不太一样了。你以前演戏,都是先用大量细节构建出角色,然后角色自然而然就会出来。但你演吴泽的步骤,好像是先构想角色,然后让角色自己填补细节。”</p>

    “张景生教的,我想试试看这种演法会不会更适合我。”</p>

    “他教你好多东西啊。那你这趟收获很大嘛。”</p>

    “收获是挺大。”关琛点点头。</p>

    此行的收获的确很大。</p>

    最大的就是能饰演吴泽这个角色。</p>

    通过饰演吴泽这个角色的过程,关琛仿佛经过了一场痛苦的锻炼。累是累了,但结束后,受到锻炼的内心,使他变得更加强大,大汗淋漓后被清洗的身子,也使他整个人都变得清爽轻盈了很多。他也因此确认了来到这个世界的目标。</p>

    其他的收获也有,那就是他在剧组遇到的各位。</p>

    张景生是个很好的前辈。欣赏他,传授了他很多的经验和方法,每一个回答得格外诚恳,毫无保留,字数是问题的数倍,是买都买不来的指导。</p>

    陈导更是待他不薄。就像大师兄所说的,冒着失败的风险听取了他的意见,除了知遇之恩,还有用人之恩。</p>

    编剧也很好人。关琛要改台词,对方是一点怨言都没有的,因为编剧自己也不断地想改,希望呈现出更适合吴泽的台词。关琛如果夸奖【这句话又吴泽的感觉了】,编剧就会摆出一副感激涕零士为知己者死的样子,看起来很可怜。最后还把他那叠人物小传珍而重之地复印了一遍带走。</p>

    姚知渔很听话。关琛在讲解小知识的时候,姚知渔总是学得很起劲,总是自告奋勇,简直像魔术师的助手。</p>

    道具师很有路子。关琛在拍戏的时候,提出想要各种款式的刀子和各种型号的枪,道具师最快两小时最慢半天,就能搞来。而且每次送枪来的时候,都要仔细检查好几遍是不是真枪,非常细心。</p>

    化妆师很好学。化妆的时候,关琛说不同部位的伤,血流出来的速度是不一样的,过了多少时间之后,伤口也会有变化。化妆师听了进去,据说买了医学的书彻夜苦读,进步飞快,让他很满意。</p>

    造型师、厨师、场记……</p>

    大家都是很专业的人。</p>

    就连屁事很多的男二号,也有让人眼前一亮的表现。比如他的粉丝非常多,非常热心,时不时就拉来应援的餐车,请全剧组的人吃肉很多很好吃的饭。来探班的圈内朋友也很多,每次来都有饮料和水果。</p>

    关琛觉得第一部作品能遇到《警察的故事》,真的是一件幸运的事。</p>

    不对,关琛摇摇头,应该说,他一路走来,遇到的人都很好,这是他的幸运。</p>

    当然,还排除某个人。</p>

    【除了钱良义。】</p>

    “你最近怎么样?”关琛问小熊。</p>

    小熊说,她的生活依然没什么变化,依然做很多的兼职,据她本人所述,这两个月她在水族馆兼职,经同事介绍,现在正在学习潜水,觉得或许拍戏的时候能用上。“教练还夸我学得很快哩!”</p>

    关琛沉默片刻,说:“如果某天有那么一部电视剧,是一家婚庆公司开展了水下拍婚纱的业务,需要一个角色扮演那个摄影师,你如果想拿下那个水下摄影师的话,记得联系我。”</p>

    “啊!你能推荐我试镜吗?”</p>

    “不。但我能推荐你去婚庆公司进行练习。”</p>

    “好呀好呀!”小熊十分高兴。</p>

    关琛在心里感慨,小熊认识的他是决定从良的他,这实在是她的幸运。</p>

    “不聊了,再聊下去我道心就要不稳了。”关琛准备挂电话了。</p>

    小熊也准备挂电话了,说她要给鲨鱼喂食物了。</p>

    关琛放下电话,站了起来,看了一圈屋子。</p>

    屋子近两个月没人活动,已经盖了薄薄的一层灰尘。关琛试着打扫了一下,觉得好累。尤其是清除覆在书上的灰尘,更是麻烦。</p>

    还是让垃圾少年来打扫好了。关琛放下了抹布。</p>

    换好衣服,出了门,看着昏暗阴森的走廊,关琛长久没走,都感觉有些陌生了。</p>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搬出这里。但想来应该不会太远了。</p>

    走到楼下,外面几个小孩在嬉戏打闹。关琛看着看着,脸色慢慢变得凝重起来。</p>

    糟了,如果搬了家,到时候不一定能找到垃圾少年这么便宜的好朋友。倒垃圾该怎么办呢?</p>

    关琛有些苦恼。</p>

    拦下一辆出租车,关琛报出了目的地,魔都电视台。他要去见一个好久不见的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