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68章:探班中

正文 第68章:探班中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演员没有假期正文卷 第68章:探班中( )    好不容易跟保安解释清楚之后,谢劲竹和邢云免去了一次派出所半日游。

    被人误会成歹徒,谢劲竹一生当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甚至都有些习惯了。他们在关琛房间里鬼鬼祟祟的,乍一看确实可疑,真不怪人家想要报警。

    想报警揭发他们的是陈导的一位小助理,回酒店来取些东西,不料撞破了案发……不料遇到了谢劲竹在收拾房间。

    误会解除,谢劲竹说,既然大家这么有缘,干脆就一起上路好了。

    于是三人来到楼下,拦下了出租车。

    为了避免小助理遭受二次惊吓,也为了被司机怀疑什么,谢劲竹和邢云没有一左一右夹着助理坐在后排。

    被隔离在出租车副驾驶的谢劲竹,有心询问关琛的近况,真实的近况。于是就问小助理:“关琛在剧组表现怎么样?”

    小助理不假思索地答道:“很好啊!”

    谢劲竹觉得这个回答有些敷衍,追问:“怎么个好法?”

    小助理深思熟虑后,凝重道:“很专业!”

    谢劲竹满意了。看来他之前说过的话,小师弟还是听进去了的。演员作为一个职业,先不管追不追求艺术,首先要做到专业,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都是我这个大师兄教得好。”谢劲竹朝邢云炫耀。

    邢云说:“这不是最基本的么?”

    小助理听着两人的对话,瑟瑟发抖。

    关琛那些刀啊枪啊的用法,几乎都用不到顾问来指导,至于拳脚功夫,就连袁师父都不得不赞叹声【专业】。到了这说明【邢焰工作室】,竟然只是最基本的???

    【那个邢焰表演班,真的什么都教啊?】小助理打定主意让演员朋友小心这个表演班,千万不要去。说不定哪天就被查了。

    谢劲竹接下来又旁敲侧击了一些问题。

    主要是担心关琛在剧组里有没有被欺负。

    谢劲竹作为从小演员爬起的人,知道剧组里的欺负或许不像电视里演得那么直接,但暗戳戳的来,委屈总是有的。

    比如在剧组拍戏,时间表优先照顾大牌明星,一切以他们的时间和状态为主,该请假请假,该迟到迟到。主演只拍十个小时,而没咖位的小演员,则可能从早上七点一直拍到凌晨四五点,把时间都浪费在等待上。

    小助理说:“琛哥他确实很早来,很晚走……”

    谢劲竹快昏过去了。小助理后面的话已经听不进去了。

    一下车,谢劲竹就迫不及待要去见到关琛。他急得全身燥热,脱下大棉衣,拎在手上。

    邢云让他把衣服穿上,谢劲竹不肯,邢云只能拿“演员的专业”这套说辞来逼迫谢劲竹穿上,“你如果感冒了,耽误了魔都那边的拍摄,你怎么当关琛的榜样?”

    谢劲竹这才不情不愿地就范,但想了想,最后决定披在肩上,说要小小地当一次恶人,为小师弟创造一个良好的工作氛围。

    《警察的故事》拍摄地点,是在一家影视基地。

    谢劲竹他们紧跟在小助理的后面。小助理脚步越走越快,搞的谢劲竹他们也不得不跟着提速。最后三人几乎以竞走的方式来到了剧组所在地。

    谢劲竹很高兴,小小地运动了一下,身子也没那么冷了,他赶紧所谓羽绒服、棉衣这些东西,是时尚杀手,不利于他以最时尚、最精神的面貌跟小师弟相遇。

    两人被小助理带进了封锁线,一路走到了剧组的中心。

    他们来得很巧,剧组正好在进行拍摄,拍的还是关琛的戏。整个剧组静悄悄的,谢劲竹和邢云也放轻了脚步。

    这场戏是在一条马路上拍的。

    关琛穿着警服,看起来演的是白天版的吴泽。

    跟他演对手戏的,是这部电影的男二。

    谢劲竹看过试镜版的剧本,记得关琛和男二对手戏只有一次。那是在故事的中段,男二和张家驹抓住了一条线索,顺藤摸瓜,咬住了吴泽犯罪团队里的人。吴泽当时正在巡逻值班,接到同伴的救助电话后,立刻赶到了现场。

    就是在这次行动当中,吴泽的犯罪团队折损了女匪徒,是吴泽两种形态融合的关键点。

    这场戏动作部分很多,谢劲竹可以通过这场戏考察关琛和武术指导相处的情况。

    拍的这场内容,已经是行动的尾声。吴泽赶到现场后,发现同伙们被包围之后,原本准备放弃他们中的几个了。他甚至还准备情急时刻,亲自开枪解决同伴,以免情报泄露。结果当他看到女匪徒,宛如以往任何一次她陷入了危机,他都能把她救出去一样,女匪徒露出了放松的笑脸。吴泽啧了一声,只纠结了一瞬,便下定决心,假意自己是警队派来的支援,夺了某个警察的枪,用神乎其神的枪法为匪徒同伙们清出了一条路,助他们逃跑。

    吴泽和女匪徒错身的时候,他们像往常一样拥吻,然后道别。

    正当吴泽完成一切,准备回到队伍摸鱼的时候,却被突然出现的男二号段小风叫住了去路。

    他用枪指着吴泽,质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吴泽冷静解释:【我听到了求援,才朝这里赶来。】

    【我可不记得你这么有干劲。】段小风说。

    【工作而已。】吴泽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段小风放下了枪。结果当他和吴泽错身而过的时候,他从吴泽的身上闻到了女匪徒的香水味。

    段小风猛地拔枪,喝令吴泽站住,然后用枪指着吴泽,威胁着将其反手戴上了手铐。

    吴泽无辜地表示一定是哪里有了误会,同时心生杀意。

    在后巷押送去马路的短短几米距离,出了转角,就会被其他人看到。吴泽突然踉跄了几步,似乎被地上的什么绊倒。段小风先是警戒,而后发现吴泽只是摔倒,便揪着吴泽让他起来。几乎只在眨眼的瞬间,蹲在地上的吴泽,把铐在背后的双手,迅速移到腿弯处。紧接着身子一晃,把戴着手铐的双手从脚下绕到身前,猛地绞落段小风的枪,然后像出笼的猛虎,一跃而起,用肘和膝连连打向段小风。由于吴泽是戴着手铐在格斗,所以段小风反应过来后,双方打得有来有回。

    一看到这种真实而迅猛的打法,谢劲竹就欣慰地明白,关琛跟剧组的武术指导一定相处得不错。

    一段打戏拍完,关琛和男二走了下来。

    比起男二那边被人又是递衣服,又是递水的,关琛一个人灰头土脸走回到板凳,孤零零的,看起来很可怜。

    邢云喃喃道:“要不要这么夸张。”

    谢劲竹点头:“真的太夸张了,怎么可以一个人都不理他……”

    “我是说你太夸张了。”邢云看着谢劲竹。

    谢劲竹一只手用力捂住了嘴,双眼闪烁着泪光,隔着一副墨镜都很明显。

    谢劲竹擦了擦眼泪,正准备上前安慰孤独的小师弟。

    突然,谢劲竹走着走着,感觉自己被什么高速移动的东西撞开了,“呃啊……”

    被撞掉棉衣的谢劲竹,赶紧把衣服捡起来,不敢把小师弟的衣服弄脏。毕竟这可是小师弟的心意。

    缓过神来的谢劲竹,抬起头,只见一个小姑娘冲到了关琛边上,给他披上粉红色的、厚实的、看起来就很贵的羽绒服,说:“回来先穿衣服啊,不然会感冒的。”

    关琛喝了一口水,说没关系,他身体好得很。

    小姑娘又好笑又娇嗔地说她才不信。

    披着棉衣,用一件单薄皮衣抗受冷风的谢劲竹,呆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过去。

    关琛直觉很敏锐,隔着人群一下子注意到了谢劲竹。

    关琛扬起的喜悦笑容,温暖了谢劲竹的心。

    “我书来了。”关琛站起来迎接。

    “哈哈哈哈,傻孩子,叫什么叔,叫哥!”谢劲竹哈哈一笑,豪迈地抱住了关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