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63章:停
    关琛还记得大师兄在拍《黑蛟龙2》的时候跟他讲,演员是一份职业,不管你追求还是不追求艺术,只要你接下了剧本,就得表现得专业,做好演员该做的事。</p>

    黄伦就是因为不专业,动不动就躲进车里,抱着脑袋说自己演不了戏,有时还直接玩消失,让剧组这台机器停止运转,每天烧钱,所以才会被人有机可乘,用手段弄走。</p>

    如果黄伦拎得清自己本职是个演员,哪怕被富婆抛弃了,只要抓住吴泽这个角色,用心演好,后面根本就没有关琛或其他人什么事了。将来不管是抬高身价找到更有能量的富婆,还是金盆洗手站着赚钱,都有得选。</p>

    可惜黄伦更在意自己的另一份职业,竭力想挽回富婆,搞得导演和制片再没理由留他,宁愿毁约赔款也要换人。</p>

    关琛对此并不意外。他上辈子看到过不少失足男女,知道人心欲望难填,一旦习惯了走捷径,那么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就会缺少迎难而上的勇气。</p>

    关琛讨厌不专业的人,自己也抗拒成为那样的人。</p>

    成为演员后,他牢记着大师兄的教诲:所谓演员该做的事,就是拿到一份剧本,然后用尽全力让剧本里的故事变得可信。</p>

    “停!”陈导大喊,摘下耳机。</p>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为什么又把眼睛闭起来了?”陈导跑到一个演员前面连连质问,看起来十分不满。</p>

    挨训的演员人高马大的,浑身肌肉发达,看起来是非常可靠沉稳的一个爷们。</p>

    然而就是这么一爷们,刚才在拍摄的时候,竟然缩起了肩膀,闭着眼尖叫出声。</p>

    “你是警察,而且还是精英,哪有精英特警面对匪徒的时候,闭眼睛尖叫的……”陈导叹了一口气。</p>

    “琛哥冲过来的那种感觉,实在太吓人了……”扮演警察的爷们,讪讪地解释。</p>

    刚才那场戏,是匪徒抢完了银行,剿灭了赶来的警察们之后,开着车子跑路。不料却被两位正在休假的刑警咬住,他们一路跟到了吴泽他们遗弃车子的郊外厂房,然后抓住了队伍最后一个拎钱出来的女匪徒。吴泽让其他人先走,然后独自营救陷入危机的女匪徒。</p>

    饰演吴泽的关琛,刚才冲过来的时候,给爷们的压迫感,简直像动物世界里全力奔跑的狮子和豹子。那隐藏在面具后面的眼睛里,没有属于人的愤怒和战意,有的只是诡异到极点的平静,仿佛杀人这件事,和吃饭喝水一样,是天经地义稀松平常的事情。</p>

    那双眼就那么直勾勾地看过来,让人感觉灵魂都被锁定了。配上那血红的面具,关琛宛如一只从地狱来索命的恶鬼。那种视觉冲击力和心灵上的冲击力,让人别说开枪反击了,刚才那种情况,爷们感觉自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蜷缩着身子尖叫出声,都是下意识的行为而已,他其实也不想的!他又不是真的警察!</p>

    陈导听完爷们的解释,差点没忍住告诉对方,关琛也不是真的匪徒啊。</p>

    但陈导不是那种暴脾气的人,难听的、折人面子的话还是说不出来。他只是叹了叹气,让爷们赶紧调整,争取像个正常的警察——他甚至都不要求爷们演出精英警察的感觉了。</p>

    爷们冷哼一声,去搜【老虎被吓倒】、【狮子被水牛踩死】之类的视频壮胆。</p>

    陈导转身看着在远处休息、无人敢轻易靠近的关琛,心里又高兴又惆怅。</p>

    关琛这三天的戏份势如破竹,非常顺利。他原以为关琛第一次拍电影,表演天赋再怎么厉害,但走位和镜头这些属于经验的东西,还是要好好调教一段时间的。</p>

    让陈导没想到的是,关琛几乎是凭本能的,总是能走到最适合的位置,然后调整到最适合镜头的角度。</p>

    实在是天生的演员。</p>

    拍关琛的戏,简直是一种享受。</p>

    每部电影都有独特的味道,独特的口味,拍摄的过程就是寻找那种感觉,靠的是这个来打动观众。</p>

    关琛的表演里,带有活生生被痛苦扭曲的人的力量。他的表演,就是这部电影所需要的、打动观众的味道。</p>

    要不了几天,就能把黄伦之前落下的进度补上。</p>

    但看多了关琛的表演,也有副作用——养刁人的胃口。陈导不免也用高标准来要求其他的人,不自觉地想精益求精,差点把关琛追回来的进度,又给消耗掉。最后在监制的勒令下,陈导只好忍受,等待着张景生和关琛演对手戏的那些重头戏。</p>

    陈导没去打扰关琛,怕影响他的状态。</p>

    等到各小组准备就绪之后,拍摄又一次开始。</p>

    “开始!”陈导一声令下。</p>

    ……</p>

    【放下枪!】</p>

    一个警察用枪指着女匪徒,并藏在她身后,警告其他匪徒把枪放下。</p>

    另一个警察躲在墙边,一边寻求支援,一边伺机开枪应对危机。</p>

    远处,他们的对面,吴泽笑了一下,似乎觉得此情此景,算是给无聊的今夜增添了一点乐趣。</p>

    【你们先走吧。】吴泽让其他同伙先离开。</p>

    那些同伙嘻嘻哈哈地向吴泽敬了礼,随后扛着钱,转身就跑。</p>

    竟真的把吴泽留在了这里,让他一个人对付两个警察。</p>

    而女匪徒也全然没有紧张的神情。她只是一脸安静地看着吴泽,等待对方,全然不觉得自己和吴泽死定了或栽了。</p>

    藏在女匪徒身后的警察,用的是标准的挟持姿势,一手拿枪抵在女匪徒的腰间,另一手拿着小刀,绕过女匪徒的脖子用刀刃贴着。前胸紧靠着女匪徒的后背,每次从女匪徒脖子边上探出头来观察吴泽,半秒钟后又藏回去。是精英中的精英。</p>

    【好,我放下枪。】吴泽随意地从腰间抽出手枪,缓慢地蹲下身子。</p>

    【把枪放下,】女匪徒背后的警察探出四分之一个脑袋,观察吴泽有没有把枪放下,【然后双手……】</p>

    警察的话没能说完。</p>

    因为吴泽一枪,子弹紧贴着女匪徒的脖子,钻进了警察的眼睛里。</p>

    女匪徒像是早有预备一般,为了不让脖子被刀割破,抓着警察持刀的手一起往后栽倒。</p>

    墙边的警察愣了一下,马上探出身子,想要逼退吴泽。</p>

    然而当他从墙角一出来,迎面看到的,是像一只豹子般冲来、像一只恶鬼般可怕的吴泽。</p>

    吴泽贴近警察,持着匕首的左手一挥。</p>

    这位人高马大的警察捂着喉咙,无力地从墙上滑到地上。</p>

    吴泽给两个警察补了刀,确定他们的身上没有什么电子设备和证据之后,叫上女匪徒,准备撤离。</p>

    远处已经有警笛声了。</p>

    【钱还没拿。】女匪徒看了看掉落在远处的钱袋。</p>

    【走吧。钱不重要。】吴泽动力被耗光了似的,又变成了慵懒的狮子,【下次被劫持的时候,不要一点害怕都没有,这样会让他们提高警惕。】</p>

    【没办法啊,因为我相信你一定会把我救出去嘛。】女匪徒笑了起来,贴在吴泽的身边,踮起脚,嘴唇轻轻地碰了他一下的唇。</p>

    ……</p>

    “停!”陈导大喊一声,摘下耳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