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61章:拍摄

正文 第61章:拍摄

    吴泽对警察失去敬意,大抵是从小的时候就开始了。

    小孩向来崇拜英雄。学校里的老师讲,英雄在现实里是存在的,他们叫作【警察】。

    警察是大家的守护神。

    吴泽他爸爸是警察,这不是什么秘密,开学的时候,他爸爸开着警车载他来学校,同学们都很羡慕吴泽家里有抓坏人的警察。

    然而吴泽却很不明白,为什么守护神和英雄,会让他在冬天赤着身体,铐上了冰冷的手铐,用皮带狠狠抽在他的背上和四肢。

    【爸爸打你是因为你太没用了,你就是个废物,垃圾。你给我记住了,别把家里的事情说出去,你最好不要让全国的人都知道我生了一个废物。】那位守护神是这样对吴泽说的,用警告犯人的语气。

    吴泽只能浑身哆嗦着点头,否则他觉得自己会活活冻死在下雪的阳台。

    那时的他,才刚知道世界分好人和坏人,可是他分不清自己的爸爸到底是哪一种。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惹爸爸生气。他曾试过哭着躲进过妈妈的身后,像学校里【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但他的妈妈手里总是拿着电话,忙生意上的事情,导致他常常被爸爸轻而易举地抓到。几次之后,他终于明白了,妈妈的怀抱根本保护不了他免受毒打。他妈妈只会要他听话,告诉他听话了就不会被打。

    然而事实上,吴泽怎么听话都没有用。

    爸爸心情烦躁的时候会打他;他在家里走路的声音稍微大声点,也会被打;有时候一家三人吃着饭,吃着吃着他也会被打……

    好几次他都觉得自己要死掉了。

    【如果你有危险了,马上报警,警察会来救你。】老师是这么教学生的,但吴泽从来都不敢尝试。

    平日里,他经常能看到穿着警服一身正气的叔叔伯伯们,过节的时候出现到他家里,毕恭毕敬、谨小慎微地送上礼物和物件,泡着很香的茶叶,谈论一些频频出现以【千万】和【亿】为计量单位的事情。

    那时他已经很懂察言观色了,因为要通过爸爸的表情来判断当天自己会不会被打,所以他看得出,那些赔笑的大人也很怕他爸爸。因此吴泽直觉感到,如果他把自己被打的事情告诉这些叔叔伯伯,最后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改变。如果有的话,那也只是他今后会被打得更惨而已。

    他没人可以求救。

    他只能忍耐,只能适应,只能一次又一次地祈祷时间快点过去。

    他曾以为,只要长大了就能离开这里,所以他无比期盼着长大。但随着长大,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机会去决定,任何与自己人生有关的选项。所有的一切——去哪所学校读书,大学去哪所警校,甚至连毕业后去哪个警局工作,都早早被安排好了。

    逃不掉的。

    毕业后到了警局工作,大家在知道他爸的身份后,都热切地来跟他攀谈,谈论很多有关他爸的英雄事迹,表示他们从小听着他爸破获的案件长大,特别崇拜……

    一句又一句的,吴泽听得都快吐了。

    有天他爸来到他工作的地方视察,上司上前接待,在落后半步的位置,半弓着腰,挑着吴泽的好话,夸赞他工作非常负责。

    然而这些夸赞,换来的是他爸当众的一声嗤笑。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上司不再对他表达赏识,那些围在他身边的同事渐渐散开,同事里开始有传闻,说他爸其实很不喜欢他,其实也难怪,因为吴泽在学校里的时候就很没存在感,成绩非常不好,实在不像他爸的儿子。再之后,同事们慢慢在背后取笑他,挑着他的毛病,认为一定是他的问题,才让他爸失望了。

    吴泽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警局里发生的一切,不过是把警校里发生过的事情,又重复了一遍罢了。

    他觉得自己的人生毫无价值,灰暗的未来他一点也没兴趣去探索,他的心里装满了痛苦和空虚。

    他爸直到现在依然会打他,即便吴泽现在有了能够两秒内杀死他爸的能力,但面对他爸的拳头和耳光,吴泽动弹不得,犹如回到孩童时,站在冰冷的冬天,全身每一寸肌肉都僵住了。

    当某天他爸升职成为了厅长,吴泽觉得自己再也没法忍受这个恶心的世界、这个恶心的家庭了。

    他不想自杀。因为他能预见,他爸回家后,看到他死在血染红的浴缸里,只会皱着眉头骂一声废物,然后无事发生一样继续当他那正义凛然的领导。

    吴泽不希望死了也遭到他爸的嘲笑。

    他希望死的时候,狠狠嘲笑一次他爸。

    而怎么让自己的死,使嘲笑变得响亮,吴泽十分清楚。

    从小到大,他一直冷眼旁观着一切。从高层,到基层,再到警校的预备警察们,他全都看了个透。

    什么英雄,什么保护神。

    不过是一群没有露馅的垃圾而已。

    吴泽决定顺手摧毁所谓的英雄和守护神。

    他要让世人知道,他们到底被什么样的垃圾保护着。

    ……

    几辆警车闪烁着红蓝车灯,从街道的尽头急速驶来。

    深夜,整条街已经被清场。

    冷色的路灯,和冷清的车站广告牌,大片大片照得街面异常阴冷。警车车灯的那一点暖黄,不过是暴风雨里的生机,随时都有被蓝色吞没的感觉。

    由于关琛的提议,接到和银行有关的报警,出动的必定是特警,普通警察端着手枪来等于是送菜。

    编剧听取了建议,所以来的几辆警车,由白色的警车,和黑色的特警警车一起组成。

    关琛扮演的吴泽,拎着枪,藏在一个人质的身后,站在一辆车边上。

    车的后备箱就那么敞开着,露出了里面的钱袋,十分嚣张地宣告警方,他们就是等着要抓的抢银行的劫匪。

    警车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停下,列成阵型。警察们鱼贯从警车里出来,打开车门藏在门后和车后,对关琛大喊:“警察,放下枪!”

    然而回应他们的,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子弹。警察们惨叫着倒下。

    吴泽和他的同伙,架着枪形成了一个包围圈,警察等于自投罗网。

    吴泽的同伙们,一边开枪一边大呼小叫,就像喜欢玩过山车的人,张开双手肆意地吼叫。

    关琛面具后面的双眼,冷冽地盯着每一个警察。就好像那不是一个个人,而是一只只猎物。

    “五个,六个……”吴泽数着所有被他击倒的警察。

    然而与其他那些伙伴们的兴奋不同,吴泽看着那倒下的一个个警察,他的眼里还有一丝失望。

    既失望于游戏的难度太低,通过后爽感不高;还失望于,

    “最近的警局到这里,晚上一点十五分,刚好是最近街道巡警交接班的时候。后续的增员在一分钟之后到达,走吧。”吴泽挥了挥手,让大家戴上钱,坐上准备好的车子。

    跑步走人,简直笑死人了。到时候警察把各个路口一堵,用监控追踪,根本甩不掉后面的追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