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60章:进组

正文 第60章:进组

    ,!

    看电影的时候要将手机静音,这是连关琛都知道的公序良俗。

    因此钱良义那边谈判结束的时候,关琛仍沉浸在电影里,手机揣在兜里看也没看,钱良义只好气喘吁吁地找过来。

    “你电话怎么打不通……”钱良义埋怨着关琛。

    随时失联让团队找不到人,是超人气艺人才能享有的特权。区区小演员一只,就要有二十四小时开机的姿态和觉悟,等待命运随时降临。

    “啊,抱歉抱歉,”关琛才想起来,自己的新号码根本没存过钱经理,“我换了新号码。”

    关琛不好意思地拿出手机。

    钱良义啧啧嫌弃着,用餐巾纸擦着额头的汗水,一边拿出手机准备把关琛的新号码存起来,以备将来临时有事要找。

    然而关琛拿出手机后,却当着钱良义的面,不急不慢地换了一张手机卡,然后叮铃咚隆地开了机,让短信和通话记录“嗡嗡嗡”跳出来。

    关琛花费十秒钟在通讯记录的未接电话里找到他的号码,拨了过去。

    钱良义握着震动的手机,一脸茫然地看着关琛。

    愣着干嘛?接啊。关琛用眼神催促着钱良义。

    钱良义眼神空洞地接起了电话。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找我什么事?”关琛在电话里问着,同时背过身去在走廊踱步,好像真的在跟某个物理距离很遥远的人进行对话似的。

    钱良义听两只耳朵传来的声音,思绪跟在口袋里塞了一天的耳机线一样,乱成一团。他很想用掰过关琛的肩膀,问他脑子是否正常,但理智告诉他不能刺激疯子,疯子犯法是不用负重责的。

    一想到谈完合同,今天就可以摆脱关琛了,钱良义只得忍着挂断电话的冲动,也转过身,跟关琛相距三米背对着背,说:“……谈判结束了。”

    关琛低声问:“办成了?”

    钱良义一边翻着白眼,一边配合着压低声音,说:“办成了。”

    关琛的片酬最后谈下来是八十万。对于上亿的制作成本来说,可谓九牛一毛非常得少,相比张景生,也不过是后者的一个零头而已。

    钱良义担心关琛嫌钱少,就讲,对一部作品都没有的新人演员来说,八十万的片酬已经非常不错了。新人演员以能拍到戏为主,要重要的是抓住表演的机会,赚钱在未来。《警察的故事》这样的制作,吴泽这样的出彩角色,有的是人不要钱甚至倒贴钱来演。“有作品有人气了,才有钱赚。”

    然而关琛并不在意片酬的多少,他只问:“什么时候可以看到新剧本?”

    他现在最在意的就是把新剧本里的吴泽拿出来看看。

    “签完合同差不多就可以了。”钱良义说,“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给了你这么高的片酬,他们其实是有要求的。他们希望你在后面的宣传阶段,多参加些综艺。”

    关琛相当谨慎,问:“大概是哪些综艺?”

    如果是让他去《古诗词大会》、《奇葩讲》这种展现文化和知识,或者搞辩论搞逻辑的综艺,那等于要了他的老命。

    “张景生年纪大了,去的应该是《今晚不设防》、《开心大基地》这种室内的,比较轻松。所以你去的应该都是户外类型的。”钱良义说:“比如《极限男人》、《追击者》、《三天两夜》这类的……”

    “不错,不错,我没什么问题。”关琛嗬嗬嗬嗬笑了起来,那三个户外的节目他知道两个。他觉得,以他如今初中生级别的学识,去虐那群小学生级别的主持人,简直不多不少刚刚好。

    钱良义接着交代了些合同上的细节,见关琛都没有什么问题后,就认为可以去签约了。

    钱良义建议关琛,签了约拿到新剧本后,应该留在京城,最好是立刻进组,提早去片场学习。“黄伦有几部作品打底,演吴泽都被质疑了,你一个彻彻底底的新人,遭受的非议会更多,拍摄的时候尽量不要上网。”钱良义作出一副早就为关琛考虑妥当的样子。

    “我住哪里?”,“去导演他们住的酒店。”

    “我换洗的衣服呢?”,“你大师兄会给你寄过来。”

    又聊了几句后,关琛没什么问题了,于是让钱良义带路,去签约。

    钱良义喜上眉梢,挂了电话,迫不及待地领着关琛往楼上走。

    关琛把刚才通话时的录音作了备份,然后跟着往楼上走去。

    “电影好看吧?”电梯里,钱良义拉着家常。

    “还行。”

    “他们对你挺感兴趣的,想签你的经纪约。”钱良义亡关琛之心不死,想一劳永逸地摆脱关琛,“你如果跟他们签了的话,资源方面,可以经常演那样的电影……”

    关琛充耳不闻,心里认真考虑着等会儿要不要再买几本书,进组的时间好像还挺久,塑料袋里的这几本书可能还不够他看的。

    会议室到了,关琛推门而入。

    陈导笑眯眯地站起来迎接,视线打量着关琛,一脸满意。

    关琛的体格相较于两个月之前明显变壮,脸上的肉却没有多到进了镜头会显“胖”,五官依然清晰,眉目依然令人难忘,是天生上镜的骨相。

    时隔两个月见到真人,陈导几乎要忍不住心里的辛酸,差点流出泪来,感觉像异地恋的情侣终于见面。

    关琛时隔两月重新见到了陈导他们,视线只在他们的脸上逗留了0.82秒,然后目光直直地钉在了桌上的一本崭新的剧本上,心潮澎湃,感觉像异地恋的情侣终于见面。

    剧本的边上是几份合同,只要完成签约,好似就可以拿起剧本。

    关琛挂靠在谢劲竹工作室,合同是以工作室的名义和制片方完成合作。

    刚才一路说个不停的钱良义,知道没有办法了,让关琛看过合约的内容之后,便唉声叹气地完成了签字。

    关琛过去和长桌对面的众人一一握手,听他们说一些“接下来要一起加油了”、“欢迎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这类有点令人恶心的话。

    一旁的纪录片拍摄组见证了这个美好的瞬间。

    关琛好不容易摆脱他们,拿起新剧本就问陈导:“我们什么时候走?”

    陈导笑着安抚关琛,先不急,吃完饭之后要去试戏服,拍定妆照。

    虽说因为黄伦的关系,导致拍摄进度不顺,很多戏拍不了。但是吴泽的戏份相对独立,不常作串联,调整调整,挪到后面集中拍摄就行,因此也不是十万火急。

    钱良义完成了任务,抓进时间飞回魔都,开始建设工作室的【去关琛化】。

    关琛则按照陈导的要求,先到这边,再去那边,忙来忙去的,无比怀念远在魔都的大师兄。

    陈导和编剧全程围观,一直笑呵呵的在边上傻乐,目光慈祥地像在看动物穿衣服,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

    好不容易到了休息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关琛坐在椅子上,迫不及待地翻看起了剧本。

    看着看着,因疲惫而微皱的眉头,就慢慢地舒展开来了。

    通读一遍,剧本的架构改动不大,只是一些细节部分有所改动。

    关琛注意到,他之前提的一些建议,都被编剧吸收并采用了。

    比如仓库戏里,警察胸前没有佩戴的执法摄像头,改完之后,有了。关琛和张景生试镜时的临场发挥,也被加到了里面,成为了正式的台词。

    再比如,关琛之前吐槽的,吴泽抢银行的时候就动用了半自动武器,而张家驹带队去抓捕的时候,竟然还只是手枪拿拿,显然不靠谱。这不是自大,而是愚蠢。现在改过之后,张家驹他们去仓库时同样带上了半自动武器,虽然没什么机会使用,但至少不再让人觉得“愚蠢”、“不专业”、“不合理”。

    再比如,张家驹他们进仓库之前,理应让其他警察封锁匪徒逃亡的路线。警局后台发现呼叫没人回应之后,也应该派遣人手进行增援。这些漏洞被关琛指出之后之后,也被编剧填补上了。

    改过之后,合理性明显增强了。但改完之后的效果,显得吴泽更为强大了。

    “其实这些漏洞补上之后,会有副作用。因为吴泽越厉害,演员演起来的难度就会越大。”编剧在关琛旁边坐下,脸上有些感叹。

    之前的那个黄伦,演起【黑夜版吴泽】本就有些不着力,戴上面具张牙舞爪,像小孩在虚张声势。在填补了诸多漏洞加强了吴泽的能力之后,黄伦演起来,观众更不会相信他可以把警察戏弄到那种程度的。

    黄伦和关琛年龄没差多少,阅历方面也大差不差,但黄伦和关琛比起来,除了演技,更缺的是那种【同样的动作和表情,但由我来做,就能让大家相信我就是角色】的信服力。这是天分,是顶级演员和普通演员之间难以跨越的沟壑。

    编剧曾一度想过,如果是黄伦来演的话,那么会不会就这么放着漏洞,不要改比较好。陈导也很纠结,最后决定,让黄伦先演着,调教着磨磨演技试试,实在不行,再换回之前那版有漏洞的剧本,让观众感觉是编剧智障,削弱了警方的力量。

    依然是那句话,拍电影,完成度是第一位。

    然而现在,编剧和陈导的计划都落了空,黄伦还没演到那一场,就已经废了,演不了戏了。

    他们虽然为黄伦这小子感到恨其不争,但心底有些阴暗地感到了开心,因为如果是关琛来演吴泽,可以百分百展现人物的魅力。现在角色来到了关琛的手里,等同于物归原主,编剧之前被抑制的灵感,如今解开封印般喷涌而出,恨不得立刻把剧本再改一遍。

    关琛和编剧坐在长椅上,交流着新旧两版剧本的差别,谈论某些地方为什么要这么改,这么改了之后会有什么效果。编剧时不时会说些什么主义,什么手法,净是些很厉害的名词。关琛嗯嗯嗯点着头,假装自己能听懂跟上节奏,并且很认同。编剧越说越开心,气氛一度非常融洽。

    当陈导过来看到这种场面的时候,竟有一种【你们俩竟然背着我在……】的心酸。

    “你现在是先回酒店休息,还是一起去片场看看?”陈导拦在编剧和关琛中间,问关琛。

    关琛点点头说,去片场。

    三个人坐上了导演的车,前往片场。

    车子逐渐接近目的地,关琛低着头在看剧本,消化着新剧本的差异。对光线敏感的关琛,突然感觉红蓝两色从余光里掠过,他猛地从剧本的世界脱离出来,往窗外一看,差点没了半条命。

    因为窗外不远处就是警察局。

    要不是关琛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好人身份,钢笔差一点就要跑到陈导的脖子上了。

    “来这里干嘛?”关琛用【我是个好人,并且从来没有来过警察局】的语气问陈导。

    陈导笑着说,他们这部电影,跟警局有合作,有些场景和布置需要借用一下。

    关琛没敢问“这部影片明明对警察也不怎么友好,为什么警方还没心没肺地肯来合作”,因为这样会显得很土包子。关琛只是很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跟编剧一起下了车。

    下了车,关琛迅速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便衣。

    关琛也就放下心来,相信剧组真的是在这里拍摄而已。

    走进警局,关琛步伐有些轻,心理上有一种老鼠来猫窝做客的异样感,但同时又很刺激。

    一些警察看到了陈导,认出了他们是来借景拍电影的。还有些人竟然认出了关琛,脸上扬起“哟,你可算进来了”的喜悦。

    《极限男人》作为全国顶级综艺,京城的警察们当然也能收看。甚至因为专题的特殊性,警察他们内部流传着视频,很多人都看了那期节目。一些人心有余悸,心想还好去的不是他们;还有一些人觉得里面的同行太丢人,竟然让区区演员耍得那么狼狈。

    关琛的造型和体型已经和节目有了差别,但他们当警察的,认人是基本功,况且又对关琛印象深刻,很快把他认了出来。

    一些人纷纷和关琛打招呼,问他:“什么时候比第二场?”

    还有的调侃他:“你是来自首的嘛?”

    更有劝关琛改行的:“别当什么演员了,来当警察吧!”

    大家也没特别围着关琛,基本上打了个招呼,看了看真人满足好奇心之后,大家就各忙各的去了。

    大晚上的,警局现在还不算特别热闹。陈导来了两天,很有经验,说再晚上几个小时,这里人就开始多了。很多都是喝了点酒,然后闹起来才被带过来的,吵得不得了,有些进来后还骂人打人,搞得警察们也很无奈,气得要死。

    “他们警察也是正常人。”陈导笑着感慨。

    “正常人……”关琛跟着呢喃了一声,然后问陈导:“吴泽算不算是被职场霸凌?”

    陈导愣了一下,不知道话题怎么跳到了这里。

    之前钱良义说,关琛无时无刻不在揣摩角色,他当这只是谈判时增加筹码的一种夸张修辞。现在一看,那好像并不是夸张的说法。

    不过陈导乐于看到演员这么敬业,他问:“怎么讲?”

    “吴泽干警察的工作,‘子承父业’,是被安排来的,他自己应该是很不情愿的,为了削弱自己的存在感,他得过且过,不与人有所交集,做事中规中矩,工作没什么热情。他的岗位也不是什么养老岗位,所以有背景但不想升职的他,就很异类。剧本里有一句段小风讽刺张家驹的话,【厅长的儿子混吃等死没关系,是因为他老子是厅长。张神探,你混吃等死就真的要死了】。”

    关琛说:“段小风他一个不是警察的人,都这样说了,那么其他警局的同事,他们在背后会怎么说吴泽呢?

    所以我就在想,吴泽对警察的恨,会不会不仅仅因为他爸是警察,还因为他缩在警局的角落,没有人来关心他,没有人在乎过他除了【厅长儿子】以外,还是个人。他冷眼目睹了警察【恶】的一面——他故意只去看【恶】——因此对这个职业失去了敬意。”

    关琛说着的时候,心里想起了小熊曾跟他说过,前身在班里也阴沉沉的从不搭理人,成绩虽然好,但一个朋友也没有,体育课的时候,他也只是独来独往,任何需要两个人的活动,他都没有搭档。

    但和吴泽不同的是,小熊一直有来关心前身。

    小熊跟他说话,跟他交流,关心他在想什么,还拉着他一起去表演班上课,不然按照爱哭的外国人霍利的推测,前身很有可能某天一个人不声不响地就死了。

    “仅仅因为一个人,而仇恨一个群体,这里面……我不知道怎么说,感觉缺少了点力度。现在想想,他晚上化身的疯狂,不是单纯的嗜杀,很可能这是对他所身处的这个世界的宣泄。”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