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59章:谈判

正文 第59章:谈判

    又一次站在京城国际机场的路口,关琛有些感慨。

    为了抒发这种感慨,他要念诗了:

    “近乡情更怯……十步杀一人。”

    边上的钱经理像看虫子一样看着关琛。

    等到两位巡逻的机场警察经过十米,钱经理压低了声音,问关琛:你是怎么知道,那个角色空出来之后导演会选你。你不会自己偷偷散布谣言了吧?

    我哪来那么多钱搞那个。关琛摇摇头说。我也是碰运气的。

    确实需要运气。

    如果刘先生根本没那个打算,关琛除了从物理上让黄伦演不了戏,否则根本没办法争取第二次的机会。

    过年前后,他委托垃圾少年在网上盯着黄伦的消息,搜集一切动态,直到看到了那些通稿,关琛才放下心来,一切都跟他预想的一样,刘先生没有让他失望。

    然而演员换人这种事,可以说是剧组里最隐秘的消息,关琛远在魔都,又没一点背景关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黄伦具体什么时候会被刘先生搞倒,所以只能提前针对试镜时最欣赏他的导演,刷存在感。

    可惜陈导的号码他不知道,关琛在网上联系对方,也一直没有下落,只好把精力转移到了电影的编剧那边。

    编剧在微特上非常活跃,时常分享一些与《警察的故事》有关的照片。

    关琛注册了微特小号,伪装成编剧的粉丝,等到《极限男人》第四期播出后,不断圈编剧,假意问对方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是不是剧本。

    之后就全凭天意了。

    现在看来,天意暂时站在了他这边。

    不知道是编剧推荐了他,还是导演一直记得他,总之关琛如愿获得了饰演吴泽的可能。

    之所以还只是可能,因为在签合同之前,一切都还不确定。

    谢劲竹忙《黑蛟龙》的剧本围读,脱不开身,所以钱良义这次除了继续搜罗人才,为工作室来年的生意增添人手以外,还要陪关琛谈片酬,签合同。

    “等下谈判都让我来,你不要说话。”钱良义叮嘱关琛。

    关琛点头,表示没有异议,“放心,谈判这种事情,我还是经历过几次的。”

    “你以前谈判过么?”钱良义有些好奇。

    “当然。”关琛抱起了胳膊,老练道,“谈判这种事,谁掌握了主动权,谁的赢面就大。”

    话说到这里为止,关琛的内容都还算是正常。

    “为了掌握主动权,有那么几种办法,比如暗中许诺对方一些好处和回扣;或者握有对方的什么把柄、罪证和秘密;实在不行,还可以把对方的家里人控制住。”关琛娓娓道来。

    果然!果然!果然!钱良义在心里大叫。

    看到巡逻警察即将走过来,钱良义连忙阻止关琛再继续说下去,“总之到了那边,你不要说话!”

    钱良义拉着关琛快速走出机场,叫了辆出租车,直奔长平区,《警察的故事》所属的制片公司。

    为了不让司机报警,走漏什么风声,钱良义在车上拒绝和关琛进行谈话。

    大概过了一小时,两人又一次来到了【影城】长平区。

    街上依然游荡着无数壮志难酬的编剧、怀揣着明星梦从世界各地汇聚于此的演员、或真或假的星探……

    关琛想起了上次来,遇见的那个叫霍利的外国人,或许等下一次站在对方面前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正正经经的演员了。

    “到了。”

    制作《警察的故事》的公司是家大公司,和其他九家大公司并称【十巨头】、【十大】。

    照样是一进门就先看到这家公司出品或参与的作品,一张张电影海报铺满了整条走廊,但不同于《黑蛟龙》制片公司的海报,这里的海报真正彰显了大公司的底蕴和实力。很多海报上都用金色的字样,标写这部电影参加了什么影展,获得了什么奖。有些更是在【金牛奖】颁奖典礼斩获奖项,画着一头头小金牛。

    关琛站在海报前面感慨着,端详着,直到被钱良义拉走。

    往里走,里面的环境简直大到广阔,从吊灯到垃圾桶都充满了设计感。职员们几乎人人都带着一股从容不迫的气度。几个外国人看起来是来考察学习的,每到一个地方,就毕恭毕敬地记笔记。关琛还看到两三个扛着摄像机的拍摄团队,正到处拍着什么。一打听,是在拍纪录片,不是某个明星或某部电影的纪录片,而是有关这个公司的纪录片。

    《黑蛟龙》的制作公司跟这里一比,简直像个小型作坊。

    “你们是来谈合作的吗?”拍摄团队看到了关琛,立刻磁铁被磁石吸引了似的,把镜头对准了关琛。

    “我们是来谈判的。”关琛点点头,徐徐抱起了胳膊。

    钱良义眼皮一跳,心里警铃大作,像个经纪人一样抱住关琛,把他拖走。

    没想到拍摄团队竟然跟了一起跑了起来,尾随关琛他们一起进到了电梯里。

    在电梯里,纪录片导演感兴趣地问关琛:“你们是来谈判什么的?”

    钱良义赶在关琛开口之前,回答说是参加一个角色的复试。

    纪录片导演一边问着,参加的是什么电影项目,一边跟着关琛他们走出了电梯。

    钱良义眯了眯眼,弥勒佛一样笑容和善,邀请对方,“我们这个项目是有张景生参与的《警察的故事》,如果你们是给公司拍纪录片,怎么能错过这个电影呢?”

    纪录片导演听完,觉得这的确是个不错的建议,拿出手机把计划汇报给了上级。

    “有台摄像机记录,过程多少可以透明一点。哪怕是一点点成功的可能性,我们都要争取。”钱良义小声跟关琛解释。

    关琛觉得钱良义很上道,很不错。

    “都是为了工作室!”钱良义一脸正义。

    为了能把关琛留在京城,他可谓尽心尽力了。

    带着被说动了的纪录片团队,一行人一起走向了会议室,气势汹汹的。

    等待着的工作人员有些诧异,寻思关琛什么来头,竟然还自带摄影团队。

    等到《警察的故事》制片从会议室走出来,纪录片导演征求制片的意见,问能不能进去拍摄,记录整个复试的过程。制片本想拒绝,但纪录片导演笑着说,他们获得的拍摄许可,是这个公司内发生的一切,都可以拍,至于哪些作为机密不能放进正片,可以到后期的时候再考虑剪掉。

    最后纪录片导演。

    关琛则被留在了门外。

    钱良义的说法是,演员不下场谈合同,这些是他们经纪人的工作。

    实际上怎么想的,只有钱良义自己知道了。

    关琛被工作人员带到楼下,进了所谓的放映厅,跟游客一起看公司曾拍出来的电影。

    钱良义则进到会议室,准备工作。

    偌大的红木长桌,只坐了几个人。钱良义认出了有陈导和编剧,此外还有监制和几个制片。

    在上京之前,谢劲竹跟钱良义说,虽然陈导、编剧和张景生都极力推荐使用关琛,但剧组里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他们这么看好关琛。一些消息灵通的人,已经开始针对吴泽这个角色发起攻势。

    所以,钱良义他们这次主要目的,还是要说服监制和几位制片,相信使用关琛是最划算的。

    在纪录片团队的拍摄下,谈判正式开始了。

    钱良义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经纪人,但至少是个合格的经纪人,他开始谈论关琛的优势,试图给关琛增加砝码,尽可能地多争取片酬。

    “他现在没什么作品,也没有拿奖,水平还是未知的,两百万片酬太夸张了。”一位男性制片摇了摇头,试图压价,“五十万。”

    钱良义不慌不忙道:“关琛的水平,大家看过他在试镜的表现,肯定都有了解的,不然这种情况下也不会叫他过来。”

    其实钱良义根本不知道关琛的表演水平,但邢焰丢过来的师弟师妹们,尽管性格上各有各的奇葩,不过表演能力和天赋是实打实不错的。

    边上,一位曾经目睹了关琛在试镜时展露实力的女执行制片说,确实,关琛在试镜的时候表现很出色,但问题是,现在距离试镜那天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不知道关琛的状态是否还跟那时候一个水平。而且他们的剧本跟两个月之前相比,经过了改动,他们现在需要的是能立刻投入拍摄的演员,不知道关琛需要多久重新把握角色。

    钱良义面对这个问题,没有长篇大论地解释。他只是从包里拿出了一叠纸。

    这堆纸臃肿不堪,纸张里面又夹杂着无数小纸条,边缘处还贴着五彩的胶带纸。每一页纸张无精打采地耷拉着,泛起毛边,稍一用力就能掰下一块,几乎退化还原到了树皮的状态。

    女制片心里一跳,想到一种可能。

    钱良义的话确定了她的猜测,“这是两个月前的剧本。”钱良义小心地把封面写着《警察的故事》的剧本,放在了众人的面前。

    “直到你们打电话来之前,他都还在看这个剧本。”钱良义从剧本的最下面,抽出一张成色新鲜的小纸条,小纸条像是从其他笔记本上撕扯下来的,内容是昨天关琛参加《黑蛟龙》剧本围读时,记录下来的新想法。

    编剧和陈导感受到了关琛对角色的执着,无不动容,他们小心翼翼地翻看着剧本上的痕迹,时不时对视一眼,浮现出惊喜的神色。

    男制片沉默片刻,说,吴泽这个角色有动作戏,而另一些候选的演员,有的一直在保持锻炼,有的已经拍过动作片,有功夫的底子,比起这些人,关琛可没什么优势。

    钱良义依然不急不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移动硬盘,问哪里有电脑。

    工作人员当即搬来一台笔记本电脑,插入硬盘,在钱良义的指挥下,打开了一个文件。

    然后大家就看到,视频的拍摄地点是一个训练场。

    关琛出现在了画面当中,一开始瘦瘦的一个人,胡闹般在木人桩前面玩耍,打一次沙包,都要休息老半天。

    然而一张又一张的照片滑过,关琛的体格越来越健壮,打向沙袋的拳头越来越有力。后来更是直接开始跟人打起了实战。

    “他是《黑蛟龙2》的武术指导。”钱良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