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50章:计划

正文 第50章:计划

    熊郁的姐姐慢慢走来,远远的从轮廓就能感受到美丽。</p>

    熊若矜符合关琛对古筝乐手的所有想象,温婉,古典,目光里有一种沉静的力量,像是什么都能接受,又什么都能原谅。让人觉得在她面前嬉皮笑脸,是一种自不量力的冒犯。</p>

    关琛想起了小时候遇到的一位老师。她是一名实习老师——也只有实习老师,才怀着一腔还没冷却的热血,敢坚定地靠近关琛这种学校最大的刺头。每当他犯了需要广播通告批评的错,校长助理找他谈话,没用,老师们劝他,也没用,关琛左耳进右耳出,听不进任何人的话,班主任及所有任课老师已然放弃教育他,自认倒霉,只希望他不要打扰其他同学,其余的任其自生自灭。</p>

    只有那位实习老师不怕死地过来,跟他说起做人的道理。关琛厌恶所有好话,觉得所谓老师不过就是那么一种生物,希望他好,只是为了绩效和奖金而已。所以关琛故意挑衅她,说很难听的话,想惹她哭,但怎么都赶不走,她依然用很温柔的语调跟他讲话,讲未来,讲大学,讲她亲眼所见或道听途说的差生奋发考上好学校的事迹。都很浅显,但架不住里面饱含真诚,她日复一日地来,实习期间的每一天都来。</p>

    关琛怕了,以至于后来发现她又要说话了,关琛便迅速把头埋进胳膊里,假装熟睡,实则眼睛睁得老大,听她讲人生遇见的零碎小故事,偶尔红着脸使用不熟练的脏话,编造自己在校期间也曾胡作非为的经历。哪些真哪些假,关琛听得出来,但他依然感觉自己像是被开水淋到的雪堆,迅速蒸发,遇水即化。那段日子里,关琛打架的次数比以往都多,一是逆反地坚固道心,二是想测试她什么时候会放弃,其实心底也是期待第二天她温柔责备的声音。两个月的实习期一晃而过,她走了,不知道是否带着挫败离开。关琛松了一口的同时,也有点怅然。虽然只认识短短两个月,但关琛整个人生里最怕的人就是她。</p>

    熊若矜给关琛的感觉类似,那是一种【无论你人生怎么胡来我都不会放弃你】的感觉,最能体现温柔的力量。</p>

    已经自暴自弃的人,最怕遇见这种人。</p>

    “姐姐!”小熊蹦了两下,挥挥手。</p>

    “姐姐!”关琛也跟着喊了一声,两手垂放,毕恭毕敬的。</p>

    小熊讶异:“你攀什么关系呀!”</p>

    关琛问:“那该怎么叫?”</p>

    熊若矜笑盈盈地说:“在圈子里,如果不知道怎么叫人,可以叫【老师】,这个最稳妥。”</p>

    关琛点点头:“熊老师。”</p>

    熊若矜能感觉到关琛的语气诚恳得不像社交辞令。</p>

    她跟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将两人从防护栏的另一边放了过来,然后问关琛:“你叫什么名字?”</p>

    “关琛。”</p>

    “关琛。啊,你高中跟小熊一个班的吧?”熊若矜似乎早就听妹妹说起过他,而且印象还很深,“你高中写文章拿了大奖,她很崇拜你的。”</p>

    小熊连忙跳起来:“我什么时候崇拜他了!”</p>

    关琛有点意外,没想到原来前身还写过文章,而且是正经的文章。他还以为前身所有的文采,都用来写那几本吐槽集了。</p>

    熊若矜问他:“你现在还在写东西吗?”</p>

    关琛不知怎么回答。</p>

    小熊抢说:“他现在是演员啦,很厉害很厉害的演员。虽然现在还没什么名气,但是很快就会出名。”</p>

    熊若矜恍然地点点头,没有再问他为什么不写作,也没问怎么突然当了演员,“那我就等着贡献电影票啦。”</p>

    三人往后台走去,熊若矜跟小熊聊着过年的事情,也没旁敲侧击关琛有没有女朋友,更没打听他的生活状况,工作情况,家庭成分。仿佛他就是小熊带来玩的一个普通朋友而已。</p>

    这让关琛感到舒适。</p>

    在他上辈子所生活的粗砺世界里,两名异性频繁来往,只会被粗暴地认为其中一方对另一方有所图。金钱、权力、肉体。</p>

    粗人们相信友谊是同生共死砍出来的,所谓异性间的纯友谊说法,说出来只会惹人发笑。</p>

    到了这一世,关琛必然不能再用那种方式交朋友了。他交朋友的标准变得很随心意,很不功利。</p>

    跟小学生吴砚当朋友,跟捡垃圾的外国小孩狄弗当朋友,哪怕是沈贺……只要合得来,性格,才华,品格,让他喜欢,他愿意跟各种各样各种身份的人交朋友。</p>

    关琛欣赏小熊,但是绝无半点朋友以外的情愫。对他来说,和小熊出来玩,跟他和吴砚/垃圾少年/大师兄出来玩,没什么区别。只要小熊敢请他客,他点起菜来照样绝不手软。</p>

    “等下吃苏式汤面怎么样?”小熊转过头来问他。</p>

    “好啊好啊。”关琛还说就一碗面他吃不饱,如果有煎饺就再好不过了,而且配菜想吃猪蹄和排骨。</p>

    小熊立刻发挥打工之王的水平,用脑子记住所有菜名,快速记录在手机里,还细心询问,要不要加醋,要不要加辣,葱要多还是要少,煎饺是五个还是十个……</p>

    关琛一一回答。</p>

    看着小熊的背影,他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就是值得我欣赏的品质。】</p>

    ……</p>

    过了若干道门,经过重重守卫,终于来到了真正的后台。</p>

    暖气开得很足,来来往往,盛装打扮轻装上阵的艺人,也有见惯了艺人的打工人。</p>

    由于年关将近,大部分歌手身上都不止一个活动要赶。因此卡点的卡点,迟到的迟到,后台一片繁忙景象,十分热闹。</p>

    熊若矜叫住一个挂着工作牌的小姑娘,称了声导演,然后拜托对方拿两张临时通行证来。</p>

    “导演!”关琛肃然起敬。他见那小姑娘不过二十出头,大学刚毕业的样子,竟然已经是导演了?</p>

    “综艺节目的导演,和影视行业的导演不一样啦。”熊若矜看到关琛满脸敬佩的样子,好心给他解释,“综艺节目里的【导演】,基本上跟娱乐圈的【老师】一样,是个客气点的社交称呼。毕竟是内容相关的工作,而且大多数是学传媒学编导的,得有个体面的称呼。一台节目,可能有一百多个【导演】。只有总导演,才是真正掌管大权的那个。”</p>

    关琛哦了一声,掌握了一个毫无用处的新知识。</p>

    他们途径一条长长的走廊,门大多陡关着,上面贴有相应的明星的名字。</p>

    人们看到并排走来的他们仨,基本都会会好奇地打量一番。</p>

    虽然全国最好看的脸基本上都集中在这个圈子了,但熊大和熊二她们姐妹,属于美人中的美人,惊艳且极具辨识度,美得独具一格;关琛长相没那么顶尖,但是气质独特,既有大猫的慵懒,也有狮子的危险,所有年龄相近的花美男在他面前,就像是未经世事的小孩。让人一眼难忘。</p>

    一些人看到关琛,都在打听他是哪来的艺人。</p>

    关琛他们来到一扇贴着【孟婕】二字的门口前面。</p>

    关琛知道,这应该就是小熊之前说的孟姐姐了。只不过不知道念的是孟姐姐,还是孟婕姐,后者念起来像是带有津门口音的前者。</p>

    进了屋,一面墙挂着镜子,镶着一个个凸出来的灯泡,是化妆台;另一面墙靠着一排长椅。里面有个用帘子挡着的换衣间。一台电视从墙角的天花板延伸下来,上面一片黑,什么画面都没有。</p>

    屋子里或站或坐一堆人,都是孟姐的团队。</p>

    熊郁跟孟姐是认识的,跟她的团队也很熟,因此由她来热心地给关琛介绍。</p>

    先介绍孟姐。</p>

    孟姐正在化妆,只是通过镜子跟关琛打了个招呼。</p>

    关琛也没听过人家的歌,见到人跟见到陌生人一样,没什么反应,只是想着今晚回去或许可以找来孟姐的歌听听看,毕竟蹭了人家的化妆间用来吃饭。</p>

    小熊接着介绍其他人,有负责化妆的,有负责造型的,还有负责宣传的。轮到某个年轻男人的时候,小熊说这是孟姐的执行经纪人。</p>

    “经纪人?”关琛还记得熊郁说过,她姐夫就是孟姐的经纪人。然而这位经纪人笑得十分和善,一点没有小熊所描述的不近人情。</p>

    “是执行经纪人。”小熊小声纠正了【执行经纪人】和【经纪人】的区别。</p>

    执行经纪人负责一些工作的对接,而经纪人则负责接活接作品,把控着艺人事业发展方向。两者属于小细节和大方向的工作区别。</p>

    关琛想了想,发现谢劲竹的经纪人满打满算就钱良义一个,要么是大师兄人气不高,属喽啰级别的;要么是穷,请不起其他人;再要么又穷人气又低。</p>

    “姐夫呢?”小熊问她姐。</p>

    熊若矜说:“他京城那边的朋友过来了,招待朋友去了。”</p>

    关琛在墙边的长椅坐下,问电视能不能看。他们说不能,等到演出开始的时候,才会有画面放出来。</p>

    点的晚餐还没送到,关琛书看完了,也就没带来,坐着有点无聊。他环视着化妆间,看到角落摆着有些乐器,其中竟然就有小提琴。</p>

    “小提琴?”关琛惊讶道。</p>

    熊郁看了看上面的贴纸,说那是她姐的,应该是平时用来玩的。</p>

    关琛大惊,心想你姐不是玩古筝的吗?这画风不太对吧。</p>

    “小提琴是西洋乐器吧?”关琛小声问熊郁。</p>

    熊郁虽然自己音乐没学好,但好歹家里有个音乐老师,自己姐姐也是国内顶级乐手,她还是知道一些东西的:“虽然是外国乐器,但不代表它们有国籍,其他国家的人不能用啊。就像唢呐,它是从波斯传入华夏的。琵琶、扬琴、柳琴、箜篌,也都不是华夏人发明的。音乐发展的过程,就是不断吸收和学习的过程。”</p>

    “也对。”关琛明白是自己大惊小怪了,而且还险些暴露自己的无知。</p>

    孟姐那边正在跟熊若矜聊春联晚的事。</p>

    熊若矜的上司兼老板谭念要上春联晚表演,她作为谭念乐团的乐手,凌晨就要飞去京城,准备两天后的春联晚直播。</p>

    关琛之前不知道谭念有多厉害,现在听到要参加春联晚,才后知后觉,应该是有点厉害的。</p>

    他竖起耳朵听春联晚的八卦,听到孟姐根据小道消息说,某某今年写的小品跟去年一样,太最后煽情强调上价值,去年评选出来很没意思,今年第一轮就被刷掉了;听说有个小品讽刺力度很强,还很搞笑,可能要火;某相声演员这次拿着磨了两年的段子登台表演,可以期待一下;某歌手这两天感冒,不知道再过两天会不会好,可能要打了封闭针再上台唱歌……</p>

    熊若矜对部分消息进行了肯定,对部分消息进行了改正。</p>

    搞得关琛上辈子十年没看过晚会的人,听着都有点期待了。</p>

    晚饭没一会儿就送来,大家呼噜噜吃面吃得很香,孟姐坐一旁眼巴巴看着,很馋,但是因为她经纪人不准她登台前吃东西,所以她只能唱完了再吃。</p>

    关琛大口嚼着肉,觉得自己没当歌手真是太好了。</p>

    吃完后坐了一会儿,演出即将开始了。</p>

    关琛和小熊告别姐姐和孟姐,准备去观众席上看演出。</p>

    “除夕记得回家,缺钱了跟我说。”熊若矜叮嘱小熊。</p>

    “知道啦!”小熊挥挥手,带着关琛往外面走。</p>

    到了外面,关琛好奇问她:“你打工攒钱是想干什么?”</p>

    他原以为小熊很缺钱。但是今天过来一了解,她姐和姐夫都不像是差钱的人。</p>

    “演戏啊。”小熊说,“你教我的啊。你说我演戏没有说服力,所以让我去接触各行各业的人,观察他们。”她掰着手指数道,“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我现在已经学会很多东西了,比如做蛋糕、剪头发、搬家、裁缝、炒菜……”</p>

    “好了好了。”关琛让她停下,觉得她生不逢时,如果是在短视频时代,小熊凭借这一系列的绝活,再加上美貌和与生俱来的搞笑本事,绝对能成为平台的头部用户。</p>

    只可惜现在手机连导航软件都慢兮兮的,距离那个短视频时代还得再等个几年。</p>

    走了一段路,关琛跟小熊说:“你先去外面门口等我吧,我去趟厕所。”</p>

    在去往厕所的路上,关琛路过几个大型待机室,里面挤着几十号人,分别是伴舞或者独立歌手。他们自备衣服,蹭节目组的化妆师,坐在冰凉的地上等待一次演出露脸的机会。一些小姑娘小伙子看到他,还以为他是明星,连忙跟他鞠躬问好。</p>

    关琛路过他们,按照厕所指示牌,继续走。</p>

    刚到厕所,一个人迎面从男厕所向他走来。</p>

    关琛愣了一下。</p>

    因为这个人竟然是熟人。</p>

    “刘先生?”关琛扬了扬眉。</p>

    说是熟人,其实只见过一面而已。但是上一次见面还是在京城《警察的故事》试镜地的厕所,此时竟然在魔都重逢,又是厕所,还真是巧了。</p>

    刘先生看着关琛,一下子没想起来是谁,好一会儿,才想起这是王庆均的经纪人,“谢先生?”</p>

    “很巧啊。”关琛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p>

    ……</p>

    ……</p>

    刘先生洗了洗手,笑着走出一段距离,来到一个路口。前面有个牵着小女孩手的男人,正在等他。</p>

    小女孩像是一只活泼好动的哈士奇,不断绕着男人转圈圈。</p>

    刘先生靠近男人,第一句话就是:“我知道那个人是谁了。”</p>

    “什么?”男人有点不明白。</p>

    刘先生拿出手机,点开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穿白衬衫,拎着塑料袋的人的背影。刘先生笑着说:“这个人是王庆均的经纪人。”</p>

    “确定?”男人皱了皱眉。这张照片是他们线人拍的照片,听说跟剧组接触了很久,是最后一个从酒店里出来的,可惜只有一张背影。</p>

    “我刚才碰到他了。”刘先生之前被认出来照片里的是谁,还千方百计在打听,唯恐之后的计划出现变数,现在搞清楚事情之后,可以放心了。</p>

    “他来魔都帮王庆均谈了一部戏。”刘先生说。</p>

    “我前两天看新闻,王庆均上半年已经签过两部戏了。”男人有些怀疑。</p>

    “轧戏嘛。”刘先生摆摆手,做出很内行的姿态,“他们公司想钱想疯了。这种玩法,迟早要死。”</p>

    男人沉默着,似乎在想着什么。</p>

    “总之没必要管这个人了,接下来按计划来就行。”刘先生对自己的判断很自信,说起了正事:“《警察》剧组他们在琼省训练,我已经拍到黄伦跟唐总在琼省约会的照片了。然后呢?”</p>

    男人说:“然后等计划开始,把这些照片发给唐总家里那位,到时候小奶狗出事情了,唐总家里不宁,也能断得更干净。说不定心一狠,还会加一把火,舍弃小奶狗自证清白……”</p>

    一旁的小女孩抬头问道:“爸爸,小奶狗是什么狗呀?”</p>

    男人宠溺地揉了揉女儿的脑袋,说:“不是什么好狗。你以后千万别养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