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43章:
    魔都郊外,蔡家班动作特技训练中心。</p>

    出入口的铁门已经关上。</p>

    一旦开始训练,整个训练中心将进入半封闭式状态,除了约好的媒体或剧组内部的人,其他人一般是进不来的。想要训练艰苦一点,吃住在里面也完全没有问题。</p>

    《黑蛟龙2》剧组将使用这里从十二月中旬到一月初,整整二十天。</p>

    按照训练表的计划,第一天是用来给大家互相熟悉的,第二天才正式开始训练。</p>

    受训的演员都带上了换洗的衣服,做好了流汗的准备,来得也更早。</p>

    早上九点的时候,正是第一课前的热身时间。</p>

    训练场热闹非凡。</p>

    “你听说了没有,谢老师的师弟一个个都神了……”,“我只打听到后三个,我跟你换一换。”助理们正聚在一起,交流着昨晚听来的八卦。</p>

    “今天能不能训练?”“按照合同,我们只训练二十天。二十天之后我们是有其他安排的。”经纪人缠着剧组的人,询问着训练到底是否修改。</p>

    “这事我们也不知道……”面对经纪人们的纠缠,剧组人员头疼不已,说这事得问导演和制片。</p>

    但导演和制片不知是去解决问题了,又或者是躲了起来,哪里都找不到他们。</p>

    训练场的深处,是一帮演员。穿着宽松的训练服,就这么无所事事地在那坐在垫子上,围成一个圈,闲聊。</p>

    昨天,关琛和蔡师父切磋结束,后者捂着手腕和肩膀,立马被送去诊所检查,第一天的训练课就这么虚无地结束了。</p>

    今天来的时候,他们多少有点预料到了现在的局面。</p>

    “他老家在京城,以前跟隔壁的一个大爷学过几招,用来防身……京城那种地方,隐士高手很多的,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学到什么东西,什么地步。之前也没跟人打过架,昨天突然被叫出去,一紧张,就没收住力,新手都是这样的……真的,他真的没什么恶意……”</p>

    谢劲竹苦口婆心解释着昨天的意外。</p>

    面对谢劲竹的解释,大家听一句点一下头,表情都很平和,很统一。</p>

    如果是昨天,可能还有一半的人会听进这些东西,并表示出对意外发生的遗憾和同情。但一晚上过去,该打听的都打听到了,不主动打听的也被别人好心科普了,今天谁也不肯信谢劲竹的鬼话了。</p>

    他们看着谢劲竹一个劲地说关琛是好人,是好孩子,纷纷觉得他已病入膏肓,陷入了严重的臆想,十分可怜。</p>

    有几个人清楚自己虽然不太懂武,但至少也不是瞎子。关琛最后锁住蔡师父的时候,那娴熟的架势,那冰冷的眼神,以及流露出来的气势,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好孩子”应该有的样子。</p>

    转头看向墙边,那里的关琛没有跟任何人凑在一起,一个人正玩着木人桩,一套咏春拳打得并不怎么标准。时不时停下来甩甩被打疼的胳膊,龇牙咧嘴,看起来的确不怎么有害。但让人深感不安的是,他手上拿着一把什么东西,在打拳的时候频频抹向木人的“脖子”部位。</p>

    “你们谁看到蔡师父了?”演员里有人问其他人。</p>

    众人摇了摇头,有一个来得早的,说他早上看到蔡师父的时候,蔡师父手腕打着石膏,满身的药味,跟导演聊天,然后两个人都蹲在地上愁眉苦脸。</p>

    “打石膏,这么严重?”</p>

    “不一定是严重,也可能是为了恢复快一点。”</p>

    在场的多是拍动作片的老演员,摔摔打打,跟这些小病小伤打交道多了,知道什么伤势需要多久的时间调养。</p>

    “但扭伤或者拉伤,休息一到三周总是要的。”</p>

    “一到三周?”</p>

    训练计划总共就二十天,而蔡师父养伤一到三周不能剧烈运动。这也就意味着,本次训练,要么他们的武术指导全程只能用嘴指导,要么就只能换一个武术指导。</p>

    大家再一次看向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p>

    在场的人,不止他们这些演员在偷看,其他人也在看关琛。</p>

    如果他们企图看到关琛的内疚,那他们简直是痴心妄想。</p>

    关琛一会儿玩玩木人桩,一会儿跳跳蹦床,最后打着旁若无人地热身,然后咻咻打起了沙袋。</p>

    正常人绝对不会这样的……除了谢劲竹,在场所有人达成了一个共识。</p>

    所以看到了这样的关琛,大家谁也不敢上去说什么,唯恐被他抓住一顿痛打。</p>

    到了十一点,早上的课都结束了,武指、导演和制片,这些能说话的依然没有出现。大家浩浩荡荡地走向食堂,准备去吃午饭。吃完饭后,大家已经彻底放弃了这天,睡午觉的去睡午觉,聊天的聊天,玩手机的玩手机,消磨着时间,散漫得像放弃了高考的学生在自习课上的表现。</p>

    唯有关琛像个尖子异类,在短暂地午睡过后,继续投入训练。</p>

    下午两点的时候,终于有人站了出来。</p>

    站出来的是副导演。</p>

    他一边让摄像把机器开起来,一边召集剧组工作人员,让他们去提醒下午的课程马上就要开始。</p>

    摄像打牌打到一半,惊讶地以为是导演即将现身。</p>

    结果不是。</p>

    “摄像机先架起来,我们假装得到了指示,他们就肯动了。拍花絮,拍宣传,拍点什么都好,总之不能再这样什么都不干,得给他们找点事情做做。”副导演说。</p>

    导演和制片的电话依然没打通,但是男主角的经纪人们已经在动脑筋,准备把艺人拉去跑商演了。副导演心想,万一导演想出解决办法过来了,看到人少了一半,气急败坏起来那他们在场的这些人就玩完了。所以只能先让演员们做点什么。</p>

    摄像深以为然,问:“让他们做什么?”</p>

    “熟悉熟悉动作?”副导演句尾上扬,很不确定地说了一个建议。</p>

    蔡师父不见踪迹,但他的那些学徒们没走。几个资历大点的,之前就在给师父当陪练,应该是熟悉动作的。让他们来教演员撑一下,应该可行。演员们哪怕没能完全掌握,但至少记住了动作,等到蔡师父口头指导也好,拍摄现场再指导也罢,都能轻松一点。</p>

    摄像觉得这个建议不错,然后两人分头行动。</p>

    副导演找来学徒,学徒们起先不敢,被劝说之后,犹豫片刻就答应了。</p>

    摄像则招呼着手下,打开了摄像机,说开始拍花絮和宣传物料。</p>

    面对着镜头,演员们醒的醒,放下手机的放下手机,总之还是给面子得聚了起来。经纪人和助理也被赶到了边上。</p>

    训练开始了。</p>

    副导演悄悄松了一口气,以为事情顺利地进行下去了。</p>

    没想到,五分钟后发现还是不行。</p>

    因为那帮学徒完全震慑不住演员。</p>

    演员问一句“为什么要这样”,“能不能降低点难度啊”,“我想更帅一点”,那几个学徒就木掉了,不知道该怎么办。</p>

    摄像问这下怎么办。</p>

    副导演只能退而求其次,说:“跑步吧!哪怕是跑步,跳个操,练个二十天体能,拍片的时候也能有点用处。”</p>

    这时候,在角落快速做着俯卧撑,然后跳起身啪啪出拳打沙袋的关琛,进入了他们的视线。</p>

    副导演灵光一闪,眼前一亮,提议道:“让那个神经……让那个谢劲竹的师弟来带他们!”</p>

    摄像大吃一惊,说这会不会不太好。</p>

    “昨天把武指打成那样,应该是懂武的……而且你看,”副导演指了指场馆。除了谢劲竹,其他人都有意避开关琛,离得远远的。“谁都不想被这个人盯上,他可以老老实实让大家跑步。”</p>

    摄像跟构图个画面打了半辈子交道,哪能看不出场馆里那种微妙的距离。</p>

    摄像只好同意。</p>

    然后两人携着摄像机,往关琛那里走去。</p>

    近了,又近了。</p>

    走得很慢。其实他们也很有压力。</p>

    一个行动无法预测的人,尤其是这个人打架很厉害的时候,是会让人感觉可怕的。</p>

    所以副导演果断转移了方向,去找谢劲竹了。</p>

    “想让小关当教练?”谢劲竹十分惊讶。</p>

    “对,就简单带大家跑跑步什么的……”副导演说。</p>

    谢劲竹点点头,觉得没问题,就去找关琛。</p>

    “让我当教练?”关琛有点惊讶。</p>

    “估计是看中了你的身手。”谢劲竹果断进入了【我家的小师弟就是了不起】模式,一顿乱夸。夸完之后,依然是让关琛自己决定要不要行动。“你自己决定。”</p>

    关琛点点头,“行,你就跟他们说,我同意了。”</p>

    “好嘞。”谢劲竹像个助理一样,去跟副导演传达了关琛的态度。</p>

    ……</p>

    一小时后。</p>

    导演带着武指和制片,终于回到了训练中心。</p>

    身后还多了一个人。</p>

    是蔡师父的师兄。</p>

    他们是去请蔡师父的同门师兄来帮忙的。</p>

    等他们进来们,看到的就是……</p>

    “你这样一拳打过来,我这样,你就死了。”</p>

    “黑道哪里会跟你讲礼仪讲武德,刀被打掉了,随手抄起板凳继续砸就是了,怎么可能空手等着你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