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42章:预料

正文 第42章:预料

    《黑蛟龙2》讲述的是,一名老实淳朴的青少年(主人公),从乡下来转学到大城市读书,城里的校园生活对他而言很热闹,很新鲜。参加社团,挥洒青春,生活阳光明媚。可是某天,他骤然听闻噩耗,跟他一起从乡下来到大都市打拼的死党,死于非命,只知道生前被在某黑道社团当小弟。主人公愤而调查死党的死因,誓要为死党讨回公道。他用某村民教授的刀法拳法,狩猎之道,把一个城市的黑道搅和得乱七八糟……

    “简直离谱。”关琛听谢劲竹讲完了大概的故事梗概之后,心里只冒出这么一句话,然后讲了出来。

    “哈哈,这样拍出来比较帅嘛。”谢劲竹笑了笑,看得很开。“早年情节更离谱的电影我都拍过,现在这种已经算不错的了。”

    对毫无天分的谢劲竹来说,能找到工作,就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谢劲竹也不是没有有艺术追求,不想演更好的电影,但演员遇到好角色,就跟歌手遇到好歌一样,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他也需要挣钱糊口,在追求艺术之前,演员对他而言首先是个职业。

    “电影就是讲虚构的故事嘛,观众也不会把这个当成真实的事情来看。我们演员的工作,就算是拿到再不可信的剧本,也要尽全力让故事变得可信。在那短短的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让观众沉浸其中,这样才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专业。”谢劲竹拍了拍关琛的肩膀,不希望关琛也像二师弟那样自命清高,非经典不演。好高骛远的人在圈子里是混不下去的。

    关琛欲言又止:“话是这么说,但是躲子弹也太……”

    “哎哎,这样拍出来比较帅嘛!”谢劲竹让关琛别在意这些细节。

    关琛只好不再说话,等着大家训练开始。

    训练时间是下午两点开始的。

    但到了两点的时候,男主角还没来。

    到两点半的时候,男主角才坐着保姆车抵达训练中心。扮演老实淳朴主人公的,是个样貌清秀的年轻人,年龄大概二十一二岁,还是个偶像歌手。来到训练中心的时候,迟到了半小时,但态度也好,带着大堆饮料和零食来给大家道歉,说上一场商演耽误了点时间。大家收下饮料的同时,也表示了理解。

    人一到齐,导演和武术指导把大家召集到了一起,跟过年时让小孩迅速玩到一块儿的长辈们一样,说了一通希望大家在接下来的时间好好相处,携手拍一部好电影之类的话。

    关琛搜了搜《黑蛟龙1》,发现也是同样的导演,同样的主角,只不过当时主角有两个,电影上映后,收获了不错的票房。现在到了第二部,投资更大,双主角变成了单主角,也不再村口械斗,狠斗村霸。

    武术指导很有武者风范,话不多,简单打了个招呼,就让学徒们在垫子上站好,准备示范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大家将要练习的动作。

    因为拍的是第二部,沿用上一部的班底,风格不需要再从头构思。一些动作设计,武指很早就已经有了想法,所以谢劲竹他们可以早早就开始训练具体的动作。

    关琛眯起了眼睛,准备认真看。

    然后就看到学徒们穿戴好了防护装备,拿起做样子的木刀,按照一定的距离和方位各自站好。

    武术指导亲自上阵,拿着一柄木刀,然后穿戴上了威亚。

    首先示范的是主人公的动作。

    随着一声令下,天花板的机器发动,武指一跨三四米,撞进学徒列好的阵型里,出刀,格挡,腾挪躲闪,拳脚皆用,宛如一条蛟龙穿梭游走。所过之处,敌人统统倒地。

    示范完毕,众人纷纷鼓掌,直呼帅气。

    “怎么样?帅吧?”谢劲竹问着身边的关琛。

    关琛点点头,排除现实的因素,光看这段打斗,还是挺好看的。

    没想到区区一个粉丝向的偶像黑道电影,竟然都能有这么不错的动作设计,真不愧是以动作片霸占全球流行文化的华夏电影啊。

    关琛对那些榜上有名的动作片,不由更加期待了。

    接下来武术指导依次展示了其他演员的动作戏份。

    谢劲竹作为反派的黑道大佬,和主人公有一场对决,有来有往的那种,武指和徒弟打得有来有往,也是十分好看。

    谢劲竹看得跃跃欲试,恨不得立刻投入训练。

    但今天是第一天见面,主要是让大家彼此熟悉,明确社交的边界,不会立马就开始训练。

    大家一边热烈讨论,有的说自己的部分太帅了,有的说自己的部分太难了,气氛都还算轻松。

    “蔡师父,学了这个能不能打人。”发问的是一个第二部才出现的女演员。

    武术指导蔡师父听完了也没生气,因为预料到了。几乎每到一个剧组,都有人会问这个问题。

    他对那女演员笑了笑,说可以的。有些武术指导只学了【演法】,不懂【打法】,但恰好,他是两种都学过的。

    众人“哇~”地表示惊叹。

    蔡师父很有大家风范地拱了拱手,然后准备想找个人来示范一下他的实战水平。

    找自己的学徒有演戏的嫌疑。他如果把学徒打倒,大家恐怕也会以为是做戏。就像武演擂台上,有太极门的大师用【气】,隔着老远把学徒们隔空压趴下。

    所以让演员们亲自体验一下最好。

    但这些演员一个个看起来都上了年纪,谢劲竹这种年纪大的,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就完了,导演一定发疯。

    所以就找演员的那些助理好了。

    蔡师父视线在众人面前一一扫过。

    眼前这些演员的助理大多是女孩子。看起来娇滴滴的,不能找她们,打哭就不好了。再看几个男助理,面相老实,但看起来营养不良,把他们叫上来有欺负弱小的嫌疑,不仅体现不出他的战斗水平,还可能折了他的武德。

    突然,蔡师父看到了谢劲竹边上的关琛。

    【咦,这小哥气势不错啊。】

    蔡师父先是被关琛那野性的气质吸引,进而看到关琛的眼睛,顿时下定了决心。

    关琛的眼神,有点像他去武校时,看到的那些对武道心向往之的小孩子的眼神。

    【就你了。】武术指导决定给这个有缘的年轻人,打开武道的大门。

    “这位小哥请来一下。”蔡师父指了指关琛。

    “我?”关琛疑惑地指了指自己。

    “他是高材生,文艺青年,可能吃不消……”谢劲竹还是担心关琛的,说了一句,想劝蔡师父换个人选。他不仅担心关琛的身体,还担心关琛的面子,怕年轻人输了之后觉得羞辱。

    “没事,我下手有分寸,选他是跟他有缘。”蔡师父笑着摆摆手。

    谢劲竹转头问关琛:“你自己决定。”

    关琛点点头,说:“好啊,我也挺感兴趣的。”说完舔了舔嘴唇,走了上去。

    站到蔡师父身前,关琛看着对方一副高手的架势,问:“不用戴护具?”

    “不用。”

    “那我们点到为止?”

    “你尽全力来就行。”

    关琛点点头,不敢大意。

    因为他清楚自己这副身体还没锻炼起来,还在恢复火灾后遗症,目前只恢复到小学六年级至初中生的水平,跟高手切磋,可没有留手的余地。

    “来吧。”蔡师父说。

    关琛双手摆出散打的拳架。

    蔡师父哟了一声,说:“还挺标准。”然后试探性、玩耍性地出了几下刺拳。

    让他没想到的是,关琛硬吃了这几下刺拳,迅速贴身靠近。

    等到蔡师父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衣领已经被关琛拽住了。

    【得手了。】关琛心里念了一声,然后用中国跤的摔法,一拉一带,再伸腿一拌,直接破坏了蔡师父的重心。

    蔡师父似乎没想到事情怎么突然发展成这样了,一瞬间的羞耻之心,让他在失去平衡之际,手狠狠拉住关琛,带着关琛,两个人一起摔到了地上。

    其实这正是关琛所期待的。

    两人一到地面,蔡师父第一反应是想起身,但关琛要么把扣住他的,要么把对方的胳膊一扭,像纠缠不休的章鱼一样,始终牢牢吸附在武指的身体上。蔡师父费了半天劲,怎么都爬起不来。

    柔术强调利用技巧,通过合理的利用体重和制造杠杆,来控制和降服对手。每一个反抗动作中的力量都有一个方向,只要能够察觉到力量的方向,通过后续动作对之施加影响,就可以将对手的“反抗”为自己所用。

    关琛明白自己现在绝对力量还没锻炼起来,用这种轻巧的柔术,是最合适的。

    围观的人最后看到的是,蔡师父气喘吁吁地压在关琛的身上,而关琛的双腿则缠在武指的腰上,也喘着粗气。

    众人见到这么暧昧的姿势,这么暧昧的喘息,一下子笑了起来,有些小姑娘还难为情地侧过了脸,从指缝里偷看。气氛一下子变得很欢快。纷纷以为到此结束了,关琛用街头小孩子打架的方式,拉着蔡师父玩耍,而蔡师父最终把关琛压住,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他们不知道之前一系列的细节,也不知道,在格斗的世界里,躺在地上的,未必是落于下风的。

    关琛双肘内扣,护住脑袋,目光冷冽地通过两只胳膊之间的缝隙,观察着武指。蔡师父和关琛缠斗了这么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关琛是懂武的,再不能留手了。一瞬间,出于武人的条件反射,蔡师父的拳头下意识就直奔关琛的脸而去。

    关琛却早有了防备,用胳膊挡住拳头,心里一边直呼好痛痛痛,一边抓准机会,迅速伸手把蔡师父的胳膊一拉,原本缠在蔡师父腰上的双腿,快速扬起,像是捕鼠夹一般凶猛地夹住他的脖子。

    蔡师父慌张地眨了眨眼,想用另一只手解围。关琛直接一掌拍击在蔡师父的下巴——他还知道分寸,没有用拳击打眼睛和太阳穴。但即便是用掌,也拍得蔡师父神情涣散。关琛拍了几下后,然后扣住蔡师父的脑袋往下拉,进一步阻止颈动脉血液的流速。

    大家看到这里,早已停住了各种嬉笑,一个个目瞪口呆。

    因为他们看到武指慢慢涨红了脸,眼神先是凶狠,然后慢慢涣散。而关琛一手扭着武指的胳膊,另一只手扣着武指的脑袋,时不时拍上两掌,目光冷冷地俯视着,就像咬住猎物咽喉的狮子,冷静,冷漠,耐心地等待猎物一点点咽气。

    最终是学徒们看到蔡师父的表情不对劲,连忙上来掰开关琛的双腿。

    关琛这才松开双手和双腿。

    然后只见蔡师父迷迷糊糊地被众人扶着坐了起来,递水的递水,扇风的扇风。

    几分钟后,蔡师父终于缓过神来,但他突然捂着胳膊,说手扭到了。

    手扭到了……

    那接下来的训练……?

    众人迷茫地看向导演。

    而导演茫然地看向关琛。

    只有那些知道谢劲竹隐秘的老演员,才一脸平静。

    他们的脸上,有一种提前预知了宇宙规律的超然。表情一个个异常淡定,宛如神棍,就差脑后发光,说“一切都在预料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