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34章:试镜(上)

正文 第34章:试镜(上)

    “还拿什么行李。不是跟你讲过了,试镜穿的衣服我帮你准备么?”谢劲竹皱着眉头,感觉身为老板的威严被严重挑衅。

    关琛随意地绕过谢劲竹:“我带了我的幸运战袍。不一定穿,只要带着就会有用。”

    昨天被小熊连续祝福了之后,关琛深感不安,所以今天特意把他的幸运战袍也带上了。

    “这样啊。”谢劲竹放松眉头,原谅了关琛的无礼。

    “早饭呢?”

    “在车里。”

    关琛和谢劲竹往远处的车子走去。

    “现在状态怎么样?”谢劲竹观察着关琛。他还清楚记得自己年轻的时候,第一次准备试镜时那紧张的样子。

    关琛想了想,说:“有点兴奋。”

    “最好不要兴奋。表演不是体育竞技,过火会让动作和表情全都变得夸张,用力过猛,会加重表演痕迹。比如……”谢劲竹传授着老演员的经验。

    关琛耳朵听着,思绪却早已飘到了京城。

    他昨晚搜了一些京城的资料,发现这个世界的京城和记忆里的那个,区别也很大。

    如果说魔都是经济中心,是流行文化的集中地,汇聚着各种前沿艺术,吸纳包容着来自全世界的文明,那么京城则是华夏传统文化的大本营。

    牌楼、城门、牌楼、塔楼、碉楼以及城墙,这些历经了千年的古建筑都还存在。

    城楼变成了文化宫、展览厅的。

    城墙成为了环城公园,上面栽着花草,来往居民在上面休息、活动、赏景。

    护城河潺潺流动,用于调节小气候。

    各朝各代风格的建筑群、节假日或隆重日子就穿上华服的居民、各种类型的百年老店、街边随处可见的书法篆刻、泥人石雕、梨园戏曲……所有的人和物,一块砖,一棵树,甚至一块泥巴,都展现着千年古都的底蕴。

    关琛感觉自己就像个老外,光是看着视频就惊叹连连,一想到马上就能亲自去京城玩,今天很早就醒了过来。特意磨了半小时的刀,才让心情平复。

    “……所以兴奋啊、紧张啊这些情绪,一旦开始表演,就要摒弃。表演追求精准。”谢劲竹总算是说完了。

    关琛点点头,心里在琢磨着等到了京城,到底要先去哪里玩。

    两人走到车边,打开车门,关琛发现钱经理竟然在车里。

    “我剧组那边还有点事,把你送到机场之后就回来。”谢劲竹说着拉开了驾驶座的车门,发现钱良义在里面后,他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讶。关上门绕过车头,谢劲竹有点奇怪,自己为什么要觉得惊讶。“老钱陪你去京城试镜。”谢劲竹坐上副驾驶之后,跟关琛讲。

    关琛无所谓谁陪他去,反正他玩起来都是一个人玩的。坐进后排,关琛跟钱经理打了声招呼:“老钱。”

    钱良义啧了一声作为回应。真是没大没小。如果不是被谢劲竹拜托,他才不想跟关琛一起同行。

    钱良义这次去京城,主要是去要跟几个相声届的人谈生意。魔都近年开始流行起了脱口秀,跟单口相声有类似之处,但内核和目标人群又不同于单口相声。他觉得这是个商机,所以打算去拉一批相声界里创作能力强的、但年纪还轻、距离出师还有些年头的人,看能不能拉拢这一批人转型,先占了魔都那边的市场。

    开往机场的路上,谢劲竹还在絮絮叨叨试镜的方方面面。

    让关琛感觉自己像电视里的高考生。

    到了机场后,关琛和钱经理在入口被放了下来,谢劲竹最后叮嘱:“紧张是难免的,但你要相信自己的准备,虽然只有两天,但角色的每一个语气,每一个动作,都是我们三个反反复复推敲分析出来的,要相信我们付出的精力。”

    关琛很想说,这两天主要是他和邢焰在分析角色,但看在谢劲竹一连两天都给他买了早饭的份上,关琛就没指正。

    “你要相信吴泽是存在的,你就是他。”谢劲竹说完,就小跑着跑回车子。车停久了,再不开走就要被拍了。

    关琛跟钱良义取了机票,然后坐在那儿等航班。

    钱良义拿着电话很忙的样子,关琛就一个人在机场四处闲逛起来。

    走出几步,关琛就看到前方有个类似游戏机一样的东西,聚着几个人。走过去一看,发现是心肺复苏的练习机。可以让在机场闲等的人练习,以备危机时刻能救人一命。

    机器前面,有人正跟着屏幕上的教程,按步骤抢救假人。站在旁边拍照的都是些外国人,似乎是第一次见到机场里有这种东西。

    “你在这里干嘛?”钱良义把拍照的关琛从人堆里揪了出来。

    “我在看热闹。”关琛看到一旁还有体外除颤器(AED)的练习机器,又好奇地想走过去拍照。

    钱良义拉住关琛,:“别看了,我们该登机了,回来再看。”

    关琛只好收起手机。

    钱良义笑了笑,感觉关琛还挺像个小孩的。

    去厕所的时候,钱良义伸手准备帮关琛看行李。关琛警惕地侧身护住,不让钱良义碰,还叮嘱他:“你最好也全程自己拿着行李,不要给外人碰到。”

    钱良义不明所以:“为什么。”

    “谁知道别人会不会把奇怪的东西塞进来。”关琛懒洋洋道:“如果你的行李被搜出来可疑的东西,你可有理说不清,警察才不会相信你。事先声明,你如果被警察扣下,我不会管你啊,我一个人去京城也没问题的。”

    钱良义下意识地抓紧行李,压低了声音问:“你……你为什么这么懂?……”

    关琛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没有说话,转身走进了厕所。

    钱良义打了个寒颤,喃喃自语:“我脑子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刚才竟然觉得他像小孩?”

    过安检的时候,钱良义分出心神关注着另一条队伍的关琛,看他会不会被查出什么问题被扣下来。

    只见关琛一脸自信昂首挺胸地通过了安检,也不知道在炫耀什么。他看到关琛还从胸口口袋拿出个了红色的小本子,展示给安检的女警看,女警看完笑了起来。

    【还有心思把妹?】钱良义翻了个白眼。

    两人坐上了飞机,找到位置坐下。

    关琛刚一坐下就打算睡觉休息。

    钱良义问关琛怎么不用眼罩。

    “我有眼罩。它叫作眼皮。”关琛闭着眼回答。

    钱良义一想到这样的人,今后有可能签到工作室里来,就一阵心塞。

    钱良义问他:“今后什么打算,准备签哪里。”

    关琛回答:“不知道。”

    “你如果觉得怕被限制自由,不想签‘卖身契’——也就是全约——那你就签分约。有些大公司经纪模式是分约的方式,部分代理,项目打包,已经很成熟了。反倒是那些小公司,条目定得粗放含糊,上来就把权益全部拿走,入行就是想赚快钱,碰运气式签人,运气好碰到一个火了就往死里压榨。”钱良义絮絮叨叨介绍着大公司的好。话里话外都鼓吹着关琛赶紧去大公司,大公司大平台才能充分发挥他的天才。

    关琛有些意外地睁开眼。钱经理这家伙,心地竟然不算坏嘛。

    钱良义苦口婆心,说了一堆有的没的,似乎很为关琛考虑。最后见关琛差不多听得快睡着了,才说:“我们工作室,规模小,业务都才刚起步,你签过来,那是耽误你。我认识几个大公司的人,可以把你推荐……”

    “不用那么麻烦。”关琛说,“而且我也不想当什么大明星,我还是喜欢上班。”

    你那算个屁的上班!钱良义转过头去,望着窗外的云,低声暗骂。

    等平复完心情,再转头回来一看,关琛竟然已经睡着了。

    关琛一路睡到了京城,下飞机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十二点了。

    试镜的时间是在下午两点。

    关琛在小餐馆吃完饭之后,就走出去打算在周边逛一逛,玩一玩。

    结果被心累的钱良义追上抓了回来,带到理发店,剪了个头发。

    付完了钱,钱良义转头一看,关琛又不见了。

    跑到外面好不容易把人又一次抓回来,钱良义决定直接把关琛送到试镜的酒店。

    走到前台报上了谢劲竹的名字,拿到了试镜的通行证,钱良义把衣服塞给关琛:“别乱走了啊!我的事都办好了,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万一走丢错过试镜可别赖到我头上。”

    关琛挥挥手,让钱良义退下。

    他理解钱良义的好心。所以他准备到厕所换好衣服之后,就老老实实等待试镜开始。

    然而,当关琛走进厕所,只听见隔间里有人很小声地在通话:

    “对对对,吴泽这个角色已经被内定了……哎呀,我也是刚听到……我们临时改试别的角色了……啧,谁知道那么乱来……”

    似乎感觉到了厕所有人进来,打电话的人立马收声。

    关琛站在原地想了想。

    吴泽。

    好像就是他今天试镜的那个反派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