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31章:痛(二合一!为盟主古明地覚加更!)

正文 第31章:痛(二合一!为盟主古明地覚加更!)

    “没钱、没人气、没关系的,这种大制作能选我?”关琛不觉得自己能被选上。</p>

    “不要这么消极。有机会的话,还是尽量要去试试的。电影不是电视,电影的消费者是影迷,他们只在乎电影好不好看。导演也不全都是钞票的应声虫,制作人也拎得清拍出一部有口碑的好电影绝对更赚钱。”谢劲竹用手去拍关琛的肩膀,“正因为我们华夏电影有它纯粹的地方,所以它才始终是全球电影人心中的圣殿。【华夏梦】可不是说说而已的。”</p>

    关琛侧身躲过,嫌对方手上或有眼屎。</p>

    谢劲竹也不在意,在大腿上抹了几下,说:“当然了,关系、人气什么的,也不是完全不重要。在两个水平差不多的演员里,大概率会选有关系或有人气的那一个。”</p>

    “那我们有关系吗?”</p>

    “没有。”谢劲竹大手一挥:“但是没关系!——我说的这个没关系,不是指【走关系】的那个关系,是说……”</p>

    “我懂。”关琛很不满,这种简单的一词多义,连小学生都可以分辨出来,更何况他堂堂初中生。</p>

    “只要你演得比别人好很多,你的优势就可以抹平他们的优势。”谢劲竹沉着声音,双目熠熠发光。</p>

    关琛没有说话。</p>

    因为他没有自信能演到那种程度。</p>

    如果让他像上表演课那样,只演其中一个片段来演,那么关琛有自信发挥出吊打小熊的水平。</p>

    但一部完整的电影,是需要连续且有变化的表演。</p>

    关琛觉得自己搞不定。</p>

    他手里握着的这剧本,从结构上看,几乎就是一部《新警察故事》。然而仔细去看,里面的细节实在有太多太多的偏差。</p>

    比如他要扮演的这个反派,可以说是一个潜伏在警队的罪犯。他身为警厅高层的儿子,干着的工作自然也是警察,但一直是个中规中矩的普通巡警,没有才能,也没有热情,在他人眼里只是个胸无大志、混吃等死的蛀虫。然而暗地里,他却靠着聪明才智,从蛛丝马迹里掌握警力的分布和动向,然后从容犯罪。</p>

    这很不阿祖……</p>

    关琛叹了一口气。如果从记忆里拷贝阿祖,他只能拷到一部分。其他空白的部分,就只能靠他自己构建角色。</p>

    这里面的难度,对他来说几乎和中考数学卷最后一道大题的第二小问差不多。</p>

    “有点难啊。”关琛很早就清楚,只靠拷贝记忆是应付不了这个世界大多数剧本的,所以他一直有在认真地学习表演。他以为学个一年半年的,【拷贝】再加自己的水平,应该差不多可以去完成一部作品了。</p>

    但意外的是,大师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竟然这么快就给他搞来了试镜。让人一点准备都没有。</p>

    但是让他立马拒绝,他又有些不甘心就这样退缩。</p>

    “相信自己,你可以的!”谢劲竹拍了一个关琛的肩膀。也不知道他哪来的信心,觉得仿佛只要关琛出手,角色就有可能拿下。</p>

    关琛心里发着愁,没有躲过去,衣服上被谢劲竹用手指蹭了几次。</p>

    “你是第一次拿到剧本吧?”谢劲竹补充道:“自己打印来的、上课用的那种剧本不算。”</p>

    “嗯。”关琛点点头。他现在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了。</p>

    “虽然我可以教你怎么分析剧本,但我自己现在混成这样,也不好误人子弟。还是邢老师来教比较好。”谢劲竹站了起来,让关琛跟上,一起去找邢焰。</p>

    关琛揣着心事,坐上了谢劲竹的车。</p>

    依旧是邢焰开车。因为他们要去的地方,是邢焰的家。</p>

    星期四的早上,本不是上课的时间,邢焰在电话里回复,说他待在家里休息。</p>

    关琛他们找上门的时候,邢焰正在看电影。</p>

    一进到客厅,就能看到一个大到覆盖了一面墙的屏幕,正以0.25倍速播放着影片。</p>

    画面一顿一顿的,很考验画质和观看者的眼力。</p>

    背景音乐断断续续,仿佛乐手们刚跑完两万米的马拉松气都没喘一口,然后立马开始有气无力地演奏。</p>

    演员说出来的每句台词都被拖长了音,耐心得像在照顾耳朵听力不好的老人,也像是在挑衅老人。</p>

    演员脸上的表情,各个五官都跟吵了架似的,先是这个五官开始动,而后另一个五官反应过来,连忙跟上;有些干脆一动不动。最后出来的效果,就是有的自然,情绪能连贯起来,只不过速度有些慢;有的则不自然,演得很没说服力。</p>

    即便是半吊子演员关琛,他也看得出来邢焰这是在研究其他人的表演。</p>

    【真是人不可貌相。明明一把年纪了,随时都可能因为摔倒死掉,竟然还保持着学习的心态,鉴赏年轻演员的表演。真是活到老演到老啊。】</p>

    关琛感慨着走到大屏幕边上,想着自己要不要在家也弄一个来看电影。</p>

    伸手一摸屏幕的边缘。</p>

    “?”</p>

    好冰,像是屏幕刚被人打开。</p>

    关琛缓缓转头,凝视着邢焰。</p>

    “哈哈……快来坐,吃水果吃水果!不要客气!”邢焰笑着不去看关琛的双眼,把谢劲竹按在沙发上,拼命往他手里塞水果。</p>

    关琛在屏幕前面走来走去,无论怎么走,邢焰的后脑勺始终对着他。</p>

    看到邢焰都快把自己的脖子扭断了,关琛最终还是选择放过老人家。</p>

    邢焰背对着电视屏幕按下了暂停键,问谢劲竹:“最近还好吧?上次那个戏怎么样了。”</p>

    谢劲竹吃着水果,知道邢焰问的是上星期两人在试镜时偶遇的那个项目,答道:“还好,昨天接到电话说我通过了。老师你呢?那个角色拿下没?”</p>

    邢焰笑着说:“再吃点水果。”</p>

    谢劲竹就懂了。</p>

    “他这几天兼职的情况怎么样?”邢焰问起了关琛的工作情况。</p>

    谢劲竹脸上立刻浮现笑容,可谓对关琛十分满意。</p>

    经过几天的考察,他是一点都没从关琛那看到之前师弟师妹们有的毛病。就连挑剔的沈贺和黄进,在认识关琛不久的情况下,都主动表达了欣赏。而且真的有好好的按照他的建议,每天健身、读书、刻苦钻研表演。是个很能听进别人建议的年轻人。除了开车有点猛、入戏太深有点吓人以外,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p>

    “很好,基本上没什么毛病。”谢劲竹说。</p>

    “那就好。”邢焰也笑着点了点头,假装自己眼光很好,当初慧眼识人。</p>

    “你说你帮关琛要了次试镜机会?”邢焰问起了两位弟子此行的目的。</p>

    谢劲竹拿出剧本,递了过去。他让关琛在客厅坐着,等着上课,而他准备去客房睡一会儿。</p>

    走之前,谢劲竹补充了一句:“男一是张景生。”</p>

    “哦哟。”邢焰惊讶地挑了挑眉,“那这次竞争要激烈了。”</p>

    关琛悄悄拿出手机,搜这个张景生是谁,好像很厉害的样子。</p>

    搜完发现还真的挺厉害。</p>

    华夏第一个既拿到过金牛奖最佳男主角,也拿到过金曲奖最佳男歌手的明星。在他之前,歌手是歌手,演员是演员,跨界是一种不自量力且明目张胆的圈钱行为。但这种偏见,最终被这个叫张景生的明星打破。</p>

    看作品列表。音乐方面,仅是实体唱片总销量就已然过亿。电影方面,有好几部【藤蔓电影】评分8分以上的参演作品,有动作,有文艺,有恐怖,有悬疑,有歌剧,有喜剧,还有正剧。几乎没有没涉及过的类型。</p>

    近两年,他甚至开始当起了导演,导的两部电影都在7分以上。</p>

    仅仅这么粗略地了解片刻,关琛就已经明白过来,怪不得谢劲竹和邢焰听到名字之后,都这种反应了。</p>

    因为这是华夏最顶级的明星。</p>

    关琛光是搜张景生三十岁之前的资料,就看了一个多小时。等邢焰把剧本看完了,他才看到30岁退出歌坛转战影坛的部分。</p>

    邢焰把剧本看了三遍。第一遍简单地看个大概结构,第二第三遍就看得比较慢了。</p>

    “你是怎么分析剧本的?”邢焰缓过来之后问。</p>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关琛上课交的作业,演出来的都是影坛里找不到类似角色的人物,因此以为关琛很有一套方法。</p>

    关琛沉思了好一会儿,整理了一番思绪,才回答:“不分析。”</p>

    邢焰点点头,等候下文。</p>

    但关琛也点点头,表示就这些了。</p>

    “没了?”邢焰傻了。这算什么回答?他第一反应是关琛有所保留,但关琛那一脸比他还迷茫的表情,也不似作伪或敝帚自珍。</p>

    “没了。”关琛摇摇头,“因为我没有看过剧本,那种完整的剧本。我只看过几页纸的,上课用的。”</p>

    邢焰停机了五秒,一脸茫然地问道:“那你之前是怎么塑造角色的?”</p>

    “看着那几张剧本,我心想,我要演一个很不一样的角色,然后脑子里就有了一个很不一样的角色。脑子里这个角色是什么样子,我就照着演成什么样子。”</p>

    邢焰吸一口气想说点什么,但说不出,不知道说什么。因为他也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演戏。</p>

    这路子也太野了吧?</p>

    “那我跟你说说,我们表演班是怎么分析剧本,塑造角色的。”邢焰缓过神来,开始授课。本来按照课程的进度,才上了两节课的关琛,还上不到这些内容。但谢劲竹实在太猛了,竟然要到了这么一个试镜机会,只能单独给关琛开小灶了。</p>

    邢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小盒,里面装满了药片。</p>

    “是吃药?这不太好吧?”关琛被吓了一跳。如果要使用药物才能激发潜能进入状态,那他宁愿不学了。</p>

    “说什么呢!这是我降血压的药!”邢焰瞪了关琛一眼,感觉自己这药吃晚了,立马吃了一片进肚,以免当场发生意外。</p>

    “虽然表演的流派说来说去就那么几个,但每个成名的演员,都有一套自己的心得,其中的一些——比如我,就衍生出了一套方法。”</p>

    关琛侧了侧脑袋,疑惑道:“成名的演……”邢焰加大了音量,没给机会让关琛把疑惑说完:“我们表演班,拿到一份剧本,找到一个角色,首先要问一个问题——这个角色想要什么?”</p>

    关琛的注意力被邢焰说的内容吸引住了。</p>

    “或者说,这个角色的目标是什么?他想要得到什么?”邢焰进入了授课状态,语气娓娓道来,“每个人物,都有一个目标,或者说是想要的东西。这个目标驱使他们行动,让他们去发生冲突,去斗争,去说话。”</p>

    关琛认真地听着。</p>

    邢焰拿起剧本,问关琛仔细看过了吧?</p>

    关琛点头。</p>

    邢焰问:“你这个角色的目标是什么?”</p>

    “sha警。”关琛没怎么犹豫地就回答了。剧本里的反派不杀普通人,却尤其喜欢玩弄条子的性命,并以此为乐。</p>

    邢焰听了却摇摇头:“这只是最浅层的,你再往深里想。”</p>

    关琛思索了一会儿。里面的反派抢到钱之后,但又不在意钱的多少,因为他们享受的是犯法的过程。</p>

    关琛回答:“他想通过sha警,享受刺-激。”</p>

    “再深一点。”</p>

    还要深?关琛继续思索。反派表面上是个普通的小警察,但背地里玩极限运动,疯狂犯罪,反差很大,很不像警察。</p>

    关琛眼前一亮:“因为他那个当警察的爸从小虐待他,所以他仇恨警察,他一系列举动……其实是想报复他爸?”</p>

    但这个回答依然没能让邢焰满意。</p>

    邢焰问:“他如果真想报复,那么为什么不直接攻击,或者杀了他爸呢?”</p>

    是啊,为什么不直接反抗呢?关琛愣住了,他恍惚想起了自己的过往。</p>

    童年的片段断断续续地闪过,童年遭遇家暴虐待,他虽然在初中的时候成功反抗过一次,但在那之前,他其实无数次想过反抗,无数次的徒劳。</p>

    可是当他看到那个人的眼睛,闻到那个人的气味,感知到那个人的靠近,他整个人都瘫住了一样。面对落下来的拳头,他除了缩起身子,其他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思考不了。</p>

    他知道那个人因常年酗酒,身子已经十分孱弱,而他体格变得越来越强壮,要放倒那个人并不困难,但他就是什么也做不了。</p>

    如果不是看到母亲快快被活活打死,他一刹那不会冲破恐惧,然后遵循本能反应,冲上前去反抗。</p>

    “因为他不敢……”关琛语气恍惚道:“他不敢面对那个人。”</p>

    “所以他到底想要什么?”</p>

    “他想逃。”关琛抬头看向天花板,说:“逃离那个家,逃离身上那层衣服,逃离这个世界。”</p>

    这次没等邢焰往深里问,关琛就以近乎呢喃般的语气说了下去:</p>

    “但是他没有勇气,不管是反抗他爸,还是自-杀,他都没有勇气。所以他逃向了游戏,网络游戏、极限游戏、甚至把违法犯罪也当成了游戏来玩。故意把自己置身最危险的处境,但他对死没有畏惧,相比较死,他心里有更恐惧的东西。他不怕死,因为他想逃离这个对他来说没有意义也没有意思的世界。</p>

    他知道,把自己的命糟蹋践踏,是子女对父母最后,也是最狠的报复。”</p>

    邢焰听完后,沉默了几秒,说:“很好,你已经找到了你心目中角色的内核,完成了构建角色的第一步。”</p>

    关琛依旧仰着头看着天花板,动也没动。</p>

    邢焰拿起苹果,慢慢削起了皮。</p>

    一边削一边说:</p>

    “人只要存活于世,就会有痛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我年少成名,但后来又废了自己,欠下一大笔钱,拥有过的东西什么都没了,那段时期我差点自-杀了,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才慢慢走了出来,继续去演戏。不全是为了赚钱,而是因为我在表演的时候,我可以把那些痛苦,那些后悔,尽情地放进表演里面。然后我的痛苦慢慢减轻了,演出来的角色也更有生命力了。</p>

    我后来遇见过很多演员,发现他们各有各的痛苦,这些痛苦一直折磨着他们,成为他们生活上的阻碍。</p>

    所以我总结出了我的表演法,开了这个表演班。</p>

    这个表演法的核心就是——直面内心的痛苦,把这些痛苦,化作表演的力量。”</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