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28章:人脉

正文 第28章:人脉

    由于拍了个大型活动,几个主持人都很辛苦,《极限男人》节目组组织了聚餐,准备犒劳犒劳他们。</p>

    谢劲竹很闲,关琛也很闲。俩人就被邀请着一起参加了。</p>

    猎人组的警察没去,他们要留着进行后采,复盘整个行动,搞清楚输在了哪里,然后发愁。估计回去后还得挨领导的训,写报告,解释为什么没能很好地完成任务。虽然下了战书,但很可能再来应战的就不是他们这一队伍了。</p>

    聚餐的餐馆是家火锅店。</p>

    听谢劲竹说,是他们相熟的某个艺人开的。圈里人如果搞餐饮都喜欢开火锅店,没什么技术含量,适合连锁。</p>

    关琛感觉亲切,因为他那个圈子的人也很喜欢火锅店。打架闹事的时候,汤底是很好的武器,具备大范围杀伤能力。如果从敌人的身上砍下了什么部件,扔进汤里可以当场废掉,接都接不回去。</p>

    火锅店的装修十分复古,仿照古时候客栈的样子,物什多是木制,红色、棕色、橘色混在一起,看起来就很有烟火气。</p>

    里面座位很空,是节目组提前预约了的结果,只有寥寥几桌很早就来的客人,见到《极限男人》之后都很开心。</p>

    大伙儿到达目的地后,很娴熟地分散开来,按职能和部门入座。</p>

    关琛毫无负担地跟在谢劲竹后面,一起来到了二楼的包厢。</p>

    他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他看到其他艺人都有带跟班或者司机,很有明星的派头,谢劲竹却没有跟班和司机。是没钱吗?还是人气太低的缘故?</p>

    关琛不知道,也懒得弄清楚,现在吃饭最重要。他坐下后,对谢劲竹说:“你弄蘸料的时候顺便帮我带一份。”</p>

    谢劲竹才刚坐下来,听完愣了一下:“你怎么不自己去?”</p>

    “这里的蘸料怎么搞我不熟悉。还是谨慎一点,跟你一样的比较好。”关琛用开水烫着餐具,先烫杯子,再倒进碗里,拿勺子和筷子在里面搅和,整个过程一丝不苟,流畅而自然,像在进行某种仪式。</p>

    谢劲竹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这里的餐具都消过毒,你不用再烫。”</p>

    “我知道。”关琛不为所动,抬起头盯着谢劲竹:“蒜泥、香菜和葱都要,醋稍微多一点,其他的就跟你一样。”</p>

    被关琛的眼神一催,谢劲竹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去弄蘸料了。</p>

    沈贺他们应付完楼下的粉丝,进到了包厢。服务员也推着汤底,把锅放到了桌子中央,开启了设备。</p>

    沈贺看到包厢里只有关琛一个人,就问:“劲竹呢?”</p>

    “去弄蘸料了。”关琛完成了仪式,就等着吃饭了。</p>

    “你也是邢焰那个表演班里出来的?”黄进问关琛。</p>

    “对。这个表演班很有名么?”</p>

    大家笑了,并尽量将自己的笑容显得不那么冒犯。</p>

    “何止是有名。”一个姓卢、绰号叫卢疯的主持人笑得最为灿烂,似乎准备说点什么,但被黄进眼神一瞥,立马止住了势头。</p>

    谢劲竹那些坑人的师弟师妹,沈贺他们这些人早就知道了。毕竟谢劲竹之前几次带师弟的时候,他们也被拜托过关照一二,最后也目睹了悲惨结局。其实这些事迹在圈子里小范围内还挺出名,一些人钦佩谢劲竹的仗义,另一些人又认为他傻得可以。</p>

    沈贺黄进他们这些人,既觉得他傻,哀其不幸恨其不争,同时又因此交心。</p>

    关琛的出现,对谢劲竹来说不知道是苦难的延续,还是苦尽甘来、时来运转。他们能做的只有祝福。</p>

    他们当中只有沈贺和关琛相处过一阵子,却意外地十分看好关琛:“你今天表现不错啊,不如来当综艺人吧。”</p>

    立马有个胖胖的主持人出来反驳:“人家长得多帅,你干嘛对人家那么坏,真是瞎怂恿人。”</p>

    “我哪里瞎怂恿了。我这是欣赏他,他感到荣幸都来不及!”</p>

    “还荣幸咧。被你欣赏过的有几个火了?”</p>

    “我就很欣赏黄进。他现在能成功都是因为我。”</p>

    “你怎么不欣赏一下自己?前几天你手上节目是不是又黄了一个?”</p>

    “……你这家伙!”沈贺怒斥一声,扑上去短拳连连出击。</p>

    两个人跟还在录节目一样,从拌嘴升级到打闹,其他人有的欢呼鼓劲搞热气氛,有的一脸郁闷只想安静。</p>

    关琛不知道这些人在干嘛,就只是安静地看着。然后等开饭。</p>

    黄进眼神动了动,主动跟关琛搭话:“你是怎么把这样的人送到直升机上的?”</p>

    他们没有看监视屏,只知道一个结果,不知道过程。但看到沈贺无论镜头前还是镜头后,都这么表里如一地欣赏关琛,他们就真的有些好奇这其中发生了什么。</p>

    “主要是利用了情报差,一些规则,再加上对面轻敌,完成任务不难,猎人组输了也正常。”关琛摸着下巴分析道:“如果是实际的逃亡,难度大概是节目里的一百倍。至于能不能跑出去,不到最后也不好说。如果给我时间准备充分的话,跑掉应该不成问题。你们感兴趣或者有需要的话,我可以教你们。”</p>

    谁感兴趣了!谁有需要了!</p>

    卢疯指着关琛,对黄进大叫:“哥,他这是在咒我们吧?”</p>

    “重点是这个吗?”黄进郁闷地拍了拍卢疯。刚才关琛说的可是【实际逃亡】和【跑掉应该不成问题】啊!</p>

    沈贺环抱着双手,频频点头,认真对关琛鼓励:“相信我,好好当演员,你一定能赚到钱的!就算演戏失败了,也不要放弃希望!可以来当我的接班人!”</p>

    大家恍然大悟。</p>

    沈贺这家伙……原来是英雄啊!</p>

    “对对对!”其他人也纷纷出谋划策,说人生的选择还有很多,综艺人和偶像,也都是很好很有前途的职业。</p>

    他们生怕关琛演艺生涯遭受挫折之后,铤而走险真的去做什么危险的事。</p>

    这时金导点好了菜,招呼好了后厨,带着总编剧走进了包厢。</p>

    “聊什么呢?这么热闹。”金导带着笑容入座。</p>

    金导长相俊朗,置身一众主持人中间,感觉就像是一个偶像艺人带着六个工作人员。</p>

    关琛对金导有问题想问:“最后结局让警察失败,不会有麻烦吗?”</p>

    “没什么麻烦。”金导笑着说:“很多电视电影里,警方惨败或者直接成为反派的都有,我们这点程度不算什么。如果万事都要求【绝对正确】,这样固然站在大义上,犯不了错,但难免会给观众【综艺是很严肃的】、【电影是很严肃的】这种印象,让人对一切故事的结局都有预料,那样也太无聊了。用大篇幅仅仅去诉说一个理所当然的事实,总觉得是在把说教强加于人,很容易让作品变成【宣传片】。而我们这个节目,只反映真实。”</p>

    关琛听完沉默了。因为他感觉自己听得不是很懂。听了半天只听出,这个世界的华夏尺度真的很宽松,文化真的很自信,文艺工作者也真的很敢说。</p>

    “不错。”关琛点点头。</p>

    金导觉得自己的说法被认同了,于是邀请关琛:“所以第二场对决的时候,猎人组经过升级,你到时候如果能来,千万不用客气。”</p>

    “第二场?”关琛觉得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而且,他真的不在乎什么赢不赢的,他真的只是想为社会做点好事而已啊!</p>

    包厢门被敲响,是谢劲竹弄完蘸料回来了。</p>

    “第二场现在谈还太早了啊,到时候我这个小师弟成了什么大演员,你们邀请得预约先。”谢劲竹开着玩笑,话里话外都很看好关琛的演员道路。</p>

    “关琛有作品了没有?”黄进问谢劲竹。</p>

    “没有,他连入行都还不算,我还在帮他找第一个项目。”谢劲竹当即向大家寻求帮忙:“那如果有合适的角色,你们帮忙推荐推荐我这个小师弟啊。”</p>

    在圈子里人际关系十分重要。有些情报都是有时效性的,越早知道,就越有操作的空间,晚了就什么都来不及。而且有些项目,如果没有人推荐和介绍,外人就连门槛都摸不到。</p>

    虽说黄进沈贺他们只是综艺笑星,但是在《极限男人》做了这么多年,顶级的演员、歌手、体育明星,都认识了不知多少个。尤其是黄进,他掌握的人脉,绝对是圈内数一数二的。</p>

    “会帮他留意的。”,“回头我问问。”大家纷纷说。</p>

    如果是不认识关琛的情况下,这些话只是客气客气而已。但在品出了关琛的危险性后,大家还真愿意关注一下,合适地话就推荐一下试镜,争取把关琛留在正途。</p>

    之后大家开始吃东西,聊起了别的东西。</p>

    关琛以为能听一些圈内八卦和辛秘,但其实大家聊得都挺普通。比如送孩子上补习班很累,教不来功课,孩子看到爸爸在电视机觉得很傻。再比如去医院做体检,检查出了什么小毛病。</p>

    席间关琛基本不说话,就是听。中途去上厕所,走到楼下其他桌,才听到一些劲爆的消息。</p>

    但关琛对这些也不感兴趣,上辈子人性里更阴暗,更匪夷所思撼人三观的事他都见识过。娱乐圈这点事,他还真看不上。相比这些,那些好人好事才让他感兴趣。但可惜听到的都是针对圈子里明星的抱怨,什么耍大牌,什么刁难工作人员。</p>

    关琛听了一会儿,感觉没劲,就到门外边吹冷风,边玩手机。</p>

    过了大概半小时,谢劲竹跟黄进走了下来。沈贺他们好像要开始喝酒了,谢劲竹知道自己要开车,就准备提前撤了。</p>

    到了门外,送谢劲竹下来的黄进,突然拉住了谢劲竹,说:</p>

    “我知道的有个剧组最近在选角。我跟导演之前吃饭的时候聊过,大概知道是个什么故事。关琛的话,说不定还挺合适里面一个角色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