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27章:战书

正文 第27章:战书

    “真成功了?”沈贺坐在直升机里面,感受着视野的升高,有些不可思议。

    刚才一堆蹲守的警察冲出来,吓得他差点屁滚尿流,好在他还记得计划,忍着心虚用摄像机把脸挡住大半,不声不响扮演一个跑得很慢很慢的摄像师。

    当一个又一个警察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他心脏都差点要跳出来了。至今仍惊魂未定。

    然而一切都神奇地按关琛计划般进行。

    所有警察都憋着一股气朝着他的替身狂奔追去,路过的时候根本没人看他一眼。沈贺等到距离拉开之后,借机连忙转身,火急火燎地跳上直升机,喝令驾驶员速度起飞。

    直升机“笃笃笃笃——”慢慢地浮到了半空中。

    地面上,几辆警车陆陆续续地出现,红蓝警灯交替闪烁,像不屈不挠的目光。

    看着远方回过神来的警察,沈贺忍不住“桀桀桀桀桀”笑了出来。他感觉自己真像电影里戏耍了警察的高智商反派,是本期节目当之无愧的主角。

    眼下这种情况,除非直升机驾驶员突然说自己是卧底,不然大局已定,他真的赢了。

    沈贺转头仔细看了看驾驶员,驾驶员沉默地操作着飞行工具,看起来没打算给他一个惊喜。

    “赢了!六万块都是我的了!”沈贺手舞足蹈,欢快地跳起了恰恰。

    地面,距离停机坪不远的房间里。

    “老天,还真让他成功了……”编剧难掩脸上的惊讶,转头问身边的导演:“导演,你确定没有安排剧本?”

    “我疯了吗?”金导也很困惑,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当初策划这期拍摄的时候,基本就没想过警察失败的结局。不是偷懒,而是一种对专业和业余相较量的提前预判,也是基于节目组对成员们的性格和能力足够了解。

    他们分析过,在追捕的过程中,靠单个成员的力量是极难逃脱的,如果最后结局是逃亡组成功,那必然是【极限主持团】团结一致、勇于牺牲的结果。

    但这种结果想想也不可能发生。会议上有人假设,万一成员们真的齐心协力联手逃脱怎么办。当时大家全都哈哈大笑,气氛很好。

    当开始拍摄后,事情的发展也一如预期中那般顺利。

    成员们从开拍一开始就支离破碎,没个团队的样子,所有人都想牺牲其他人,自己独吞奖金。最后求仁得仁,挨个落网。

    猎物们落网后瞬间变得机灵狡诈,不仅主动招供情报以换取人道待遇,还弃暗投明,热心地帮警察打电话哄骗其他成员,让他们自投罗网。展现了所谓乌合之众的标准模板。

    而作为猎人组的警方,则在追捕过程中展现出了足够的专业素养,比如耐心、智慧、老练、坚韧不拔。

    猎物一个接一个的落网,本该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结果沈贺临时打了个电话,搞来了两个计划之外的人物。

    准确来说,是搞来了计划之外的关琛。

    这个关琛不仅第一时间就怀疑手机有问题,还深谙反跟踪技巧,下诱误导猎人,再针对警方心理作出分析,策划出狸猫换太子。几乎每一步都提前想到了警方的前面。

    可以说关琛以一己之力,匪夷所思地把沈贺推到了成功的位置上。

    他的出场,就像是武侠电影里横空出世的天才,随随便便就玩弄了权威。

    金导看了差点都要怀疑是不是剧本安排了这么一个人出来。

    【这个关琛的有点眼熟啊。】金导脑海里的念头一闪而过。

    “导演,等下要不要补录?”有编剧问要不要换个结局,又或者打个补丁,说沈贺其实另有使命,或者驾驶员其实就是卧底……诸如此类的。“就这样播出去,会不会太不给警方面子了?”

    金导想了想,也没纠结太久,立即决定:“不用补了,就用这个。”

    之所以不补,不全是因为这样的结局比较有意思。

    也不全是因为他有【真实无剧本】综艺导演的高傲。

    主要是因为,他深知媒体人的使命之一,便是监督权力。在这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掌权者或机制如果出了问题,不要指望媒体能帮忙粉饰太平。

    虽然这期节目还没上升到那么严重的程度,但作为一种提醒也未尝不可。提醒警方,以后办案也不要小瞧任何一个人,哪怕对方是个沈贺一样的笨蛋,但指不定背后就有一个天才罪犯在出谋划策。

    “沈贺下来了,我们过去吧。”金导带领工作人员,往飞了一圈后准备降落的直升机走去。

    此时,被转移到了“监狱”的其他主持人,也陆陆续续地跑了出来,看着半空中的直升机,难以置信大声叫道:“怎么回事!”,“真的假的!”,“你是卧底吧?”,“快醒来!快醒来!”。

    沈贺跳下直升机之后,笑容灿烂不断跟队员们握手,仿佛前来访问的他国领袖。

    帮沈贺躲过一劫的摄像师也揉着手腕拿回摄像机,回归岗位。

    跟在摄像师的身后,是那群灰头土脸,感觉大难临头的警察。他们当中有些人十分疑惑,怀疑他们猎人组是不是被演了。区区一个沈贺竟然还能玩战术?这剧本安排得太明显了吧?

    在这些人当中,队长却知道或许结局跟剧本无关。就算有所谓的“剧本”,那也不是节目组的人想出来的。

    队长阴沉着脸,走近沈贺问道:“帮你想出这些计划的人在哪里?”

    “这话什么意思,还【这些】,为什么计划不能是我自己想的?”沈贺觉得自己被小瞧了。

    队长不为所动:“那么是你想的吗?”

    “……还真不是。”沈贺转了个身,把远处的谢劲竹和关琛供了出来:“他们在那里。”

    “我去把他们叫来。”沈贺朝车子跑去。

    谢劲竹便带着关琛往这边走来。

    谢劲竹已经来过节目好几次了,是大家的老熟人了。黄进他们看到谢劲竹,一边假模假式地鼓掌欢迎,一边怂恿警察:“快点把他抓起来吧!”

    谢劲竹气得跳了起来,凌空来了几个飞踢。

    沈贺挥挥手,让镜头先别管谢劲竹。他走到关琛边上,把关琛推到镜头前面,介绍起:“他是我的小弟!关琛,是个高材生,有那么点头脑。我能成功,几乎都是因为他。”说是几乎,因为他自己在整个过程中有自主发挥的部分,比如在便利店的时候,他用精湛的演技骗过了店员,最后的成功,他至少能占百分之二的功劳。非常严谨。

    如果说之前跟关琛互动,是为了看在好友的面子上照顾一下关琛。那么现在,他是因为真正欣赏关琛,才想让他在节目里多露露脸,认识一下他的同事和导演。

    大家都很惊讶:“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你看了节目就知道。”沈贺拍拍关琛的肩膀,感觉有这么个小弟颇为自豪。

    但大家惊讶的不只是这个。

    沈贺作为综艺界有数的【恶人】,名声在外,行事作风也广为人知,训斥嘉宾,说话毫不留情——今天通缉令上【威胁嘉宾罪】的罪名就是很好的体现——几乎不会照顾嘉宾,更不会体谅没人气的新人。一些资历尚浅的艺人来参加节目,都会有些怕他。

    而现在,他却一反常态地表达对关琛的赞赏,着实让熟知他性格的人有些惊讶,纷纷感慨,“恶魔变善良了啊。”

    沈贺不说话,脸上挂起一个假笑。他才不会说面对关琛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柔弱地就像一只羔羊。关琛那种天才罪犯,才是真正的恶魔。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关琛在和警方较量中,获取了快乐。

    关琛好奇地打量着闹哄哄的歪瓜裂枣主持人,以及长相俊朗的导演。

    之前看到计划成功,沈贺顺利跑上了直升机,但关琛依然不确定沈贺会不会遭遇剧本杀,强行失败。接下来看到沈贺真的飞上了天,还安然无恙完好无损地走下来,关琛才觉得这个节目组还有点意思,竟然真的没有让警方必胜。

    或许以后也可以看看这个节目。关琛心想。

    突然,关琛感觉有人朝他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警队队长带着手下,直直地走向关琛,眼睛鹰隼般盯着他,似要把他心里所有阴暗的角落都给看穿。

    他们不是输不起。他们只不过是想看看自己输给了谁,但除了看和瞪之外,其他什么也做不了。

    “你小子有点厉害啊。”队长盯着关琛说。

    “还好还好。”关琛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都是平时有空的时候,对着电影随便学了两下。我一直很向往当个警察的,但是体育是我的弱项,所以只能去当演员,在电影电视里穿上警服。”

    “没那么简单吧?”队长眯着眼问。

    从警二十多年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人很不对劲,那种游离法律之外的气息,他一靠近就想吐,想第一时间把对方控制住。

    关琛递上早被捂得火热的好人证,说:“长官,自己人。”

    长官?!

    自己人?!

    谁是你长官?谁是你自己人?

    队长视线移到了关琛递过来的证件,红彤彤的封面上,写着【魔都市见义勇为人员】。

    队长挑了挑眉。他不觉得当着镜头和警察的面,关琛会拿出假证。所以看到这东西后便有些意外。

    现实和直觉发出了冲突,队长感到有些困惑。

    工作人员里突然有人认出了关琛:“啊,你是《今晚去你家》的那个救火宅男!”

    金导被这么一提示,也想了起来。

    同是综艺圈的从业人员,金导很早就注意到了《今晚》这个节目。虽然它还很新,收视也很低,但金导觉得这个节目的概念很有意思,如果做好了,会是一档很有意思,也很有意义的观察式节目。可惜这个节目一直没找到那个契合的【点】,还在探索,收视始终很低迷。一直到最近一期,那个【安平公寓】救人的宅男小伙子出现。

    今天的关琛换了衣服,整理了造型,金导一下子都没认出来。

    现在认出来后再看关琛,这镜头感,这自然,这气质……金导就像看到了一块上好的原料。

    “今天这场追捕,猎人组很多手段被我们限制了,没用出来。而且情报上有疏漏,轻敌是难免的,有心算无心,这个结果也不意外。”金导立即开始铺垫下一次的合作,向队长和关琛提议道,“不如下次再较量一场?”

    队长眯着眼把【见义勇为证】合上,还给了关琛,说这次的失利,他们回去后会好好反省总结,提高训练。如果【全城追捕】有第二场,他们会争取再来。下一次绝对会赢,不会再放跑任何人。

    这是下了战书。

    金导把视线看向关琛。

    关琛却摆了摆手,笑着说:“我只是想为社会出一份力,做点好事,检验一下警方的追击水平,督促人民警察提高保护人民的质量。什么赢不赢的,真不是我的目的。”

    语气平淡的就像个隐退后忙于洗白身份的黑帮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