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23章:争做好人好事

正文 第23章:争做好人好事

    沈贺是谢劲竹几年前参加节目时认识的。他们俩一个是影视行业的【恶角】,一个则是综艺届的【恶角】,同样的面相凶恶,同样坏得深入人心,一来二去就成了朋友。

    沈贺现在录的这个综艺叫《极限男人》的综艺,关琛用手机查了查,竟然是国内人气最高的综艺之一。

    谢劲竹作为沈贺的朋友,偶尔会在节目里被提及和邀请。每当节目要搞【我的丑朋友】专场、【坏人】专场的时候,沈贺必然邀请谢劲竹。谢劲竹每次骂骂咧咧地说要划清界限,实际上很感激沈贺给他这么大曝光的机会——毕竟不是谁都可以在国内最顶尖综艺露脸的。

    所以现在对方一个电话临时打来,谢劲竹于公于私都要赶去。

    “虽然他看起来像个比我还坏的坏人,但那是综艺形象,私底下人还是可以的,骂人什么的都是节目效果。【训斥】也是一种给自己和嘉宾增加节目分量的办法,你如果等下被他说两句,千万不要放在心上。”谢劲竹跟关琛介绍着沈贺,为将来介绍双方认识做铺垫。

    关琛一边点头,一边想着什么时候才可以吃到晚饭。

    虽然上班第一天就要加班,关琛却觉得只要别像上辈子那样,凌晨睡着睡着被叫起来去砍人,他就都可以接受。

    他们距离沈贺提供的位置还算近,十分钟左右,他们就来到了一处路口。

    谢劲竹坐在车里,一边缓缓前进,一边看着外面找人。来回绕了一圈,始终没找到沈贺。“嗯?人呢?走了?”

    关琛说:“他不是被通缉了吗?只要不是笨蛋,就不可能大咧咧站在路上等着被抓吧。”

    “对噢。”谢劲竹反应过来,拿起电话准备打过去问转移后的地址。

    关琛觉得不必这么麻烦。他探身在街对面看了一会儿,很快找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让人一看就知道有问题。他指了指,问谢劲竹:“那个是不是?”

    谢劲竹有点惊讶:“你一个宅男视力怎么这么好……不是连自家门牌都看不清么?”

    “那都是节目效果。”关琛学到了新的借口,很专业术语。

    谢劲竹疑惑地下了车,按照关琛提示的方向走过去,发现果然是沈贺。边上是一个摄像师。

    沈贺隐藏的位置,是一家文具店。灯火通明的店,门口却贴着打烊的牌子。沈贺和摄像师就那样假装在挑文具,时不时透过橱窗向外张望。

    谢劲竹推门而入。

    “快过来快过来,低头,不要声张!我现在不能被人看到。节目组在微特上开了个话题,让市民举报我们的位置。”沈贺一副见不得人的样子,把衣领拉得很高,自欺欺人地遮住四分之一张面孔。

    关琛心想,最声张显眼的人就是你自己好吗?

    似乎看出了关琛眼里的鄙夷,沈贺问谢劲竹:“这小子是谁?”

    “我师弟。”谢劲竹介绍道。

    “你又带师弟了?”沈贺皱了皱眉头,看向关琛的眼神,就像看到了死乞白赖的穷亲戚。

    “这个不一样。”谢劲竹连忙解释。

    “你每次都这样说。”

    “还不是因为我老师每次也……现在先不说那个了,”谢劲竹岔开话题,“把我们叫过来是准备干嘛?”

    “我没钱吃饭和坐车了。”沈贺板着脸,直言要把谢劲竹当饭票和司机。

    他们现在录的是【全城追捕】专场,每个主持人都处于被“通缉”状态,在魔都的某区域内奔走,寻找情报,逃往最终的目的地。而追捕他们的,是真实的刑警队警员,实打实地进行追捕。

    沈贺逃了一个白天,已经身心俱疲,尤其跟伙伴们走散之后,又孤独又害怕,还没有钱,只好给谢劲竹打电话求救,“我被通缉之后第一个想求助的人就是你!你演了那么多犯罪电影,肯定很熟悉怎么从警察手里逃跑,我就靠你了。”

    谢劲竹被一通猛夸,格外感动,表示一定帮助沈贺逃脱拿到奖金,这事就包在他身上了。

    “叮铃铃——”沈贺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他接起来,装模作样地嗯了几句,几秒后声音猛地涨高,说不买保险,不要再打来了。

    刚一放下电话,谢劲竹就跟怀疑爱人出轨似的扑上去:“刚才谁打来的?你是不是打给了其他很多人?”

    “怎么可能……我是那样的人吗?刚刚是推销电话!”沈贺心虚得声音都变了形。

    谢劲竹说是,还说要看看通话记录。

    在吵吵闹闹中,一旁的关琛突然问:“那个手机,用的是不记名手机卡?”

    沈贺愣了一下,摇摇头,“节目发的。”

    关琛有点惊讶:“逃脱追捕的时候,不要联系亲近的朋友,要联系也要用不记名手机卡,这是常识吧?”

    “这是哪门子的常识!”沈贺要骂人了。哪来的小屁孩,敢教老子做事?老子混江湖客串黑帮电影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

    “如果猎人组是动真格的话,你的手机肯定被监听了。”关琛云淡风轻地提醒道:“距离你打电话给我们,已经过去差不多十七分钟了……随时做好被包围的准备吧。”

    听关琛说的有些吓人,沈贺立马探头往外张望。发现处境还算安全之后,有心说关琛几句危言耸听,但又很害怕真的实现。

    “我师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很聪明!”谢劲竹趁机推销了一番关琛。

    “喔?”沈贺讶异地打量关琛,似乎没想到。

    片刻后,沈贺点点头选择了相信关琛,准备转移,“目的地我已经知道了,我们现在就过去。”

    关琛惊讶了:“你们就这么过去?”

    沈贺疑惑:“不然呢?”

    关琛指了指沈贺的衣服:“逃脱追捕的时候,首先要改变造型做些伪装,这也是常识吧?”

    “这是哪来的常……”沈贺发现这的确是常识后,把衣领拉起来,反驳道:“我有伪装!”

    关琛也不说话,在想对方这样做是真的智商有缺陷,还是为了所谓的节目效果。

    面对关琛的无视和谢劲竹的鄙视,沈贺只好讪讪地解释:“伪装太过的话,大家就认不出我了。我可是明星呀……”

    四个人转移到了谢劲竹的车子上。开车的是关琛。谢劲竹要坐后排跟沈贺互动。摄像师坐副驾驶。

    车子发动,前往沈贺提供的最终目的地,准备送他一程,路上还买来饭团和粽子,简单垫垫肚子。

    关琛这次开得很老实,毕竟有摄像机在拍,不好随便超速。

    路上,他们和一辆警车擦肩而过,沈贺嘴里叼着饭团,一下子躺倒,浑身僵硬,嘴里念念有词,让大家自然点小心点,不要暴露。

    那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样子,真的很有教育意义。

    关琛一下笑出了声。

    沈贺在小辈面前失了面子,红着脸斥责:“你是不知道逃亡的心理压力有多大!你被抓一个看看,保证比我还狼狈。”完了还对着镜头好言相劝:“观众朋友们,千万不要犯罪,犯罪了也赶紧自首吧!真的,逃跑实在太累了!”

    谢劲竹说:“那你自首啊。”

    “不行!”沈贺脸色一变,立马摇头:“只要到达最终目的地,就有六万块钱奖金!”

    一副活脱脱为了利益铤而走险的样子。

    沈贺坐直了身子,对关琛说:“小子,你是高材生,懂得东西好像很多,快点帮我,如果逃跑成功了,我就把奖金分你一点。”

    虽然沈贺对谢劲竹带师弟总是带着带着把自己耽误了这件事看不过眼,但他尊重好友的选择,干涉不了太多,眼下有了机会,还是选择了力所能及地照顾一下关琛。

    然而关琛对此并不感兴趣,又或者没品出其中照顾的意味。

    “不要。”关琛直接拒绝了。区区一点奖金,还没让他心动到哪里去。所谓节目的分量和曝光,他也没放在心上。

    沈贺揶揄道:“你不会是逃不掉吧?”

    低劣的激将法,关琛都懒得回应。

    谢劲竹在后面看得焦急,很想提醒关琛错失在《极限男人》露脸的机会,是多么的可耻和浪费。

    “既然是节目,那就不可能让你们逃脱成功的。因为这不符合宣传正能量,有损警方形象。”关琛劝沈贺不要做徒劳的挣扎。

    “我们节目绝对没有剧本!”沈贺一下子跳起来。

    《极限男人》以真实、无剧本为名,眼下被人怀疑有剧本安排,他是一定要解释清楚的。

    “不如你来帮我验证一下我们节目是不是有剧本。如果你能让我逃成功了,节目组又作弊让猎人赢,那我退出这个节目,辞职。”沈贺说到后面,已经不是开玩笑的语气了。

    关琛还是不怎么感兴趣。沈贺辞职不辞职的,对他来说根本毫无意义。

    “辞职什么的,太严重了。”谢劲竹让好友收回赌注。

    接着,他又劝关琛:

    “你不要想得那么悲观,我们这里又不是美利坚,没什么规定警方一定不能失败。

    而且你换个角度看嘛,逃脱成功的话,是给警方提醒他们的态度和计划有漏洞,可以敲醒他们的警钟,让他们不要轻视任何敌人,以后他们办案就会提高警惕了。所以这是有利于全国人民的好事。你是在做好人好事!”

    关琛身子一震,神情立刻变得不同。

    好人,好事……

    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美妙的诱惑。

    关琛感觉胸前放置的【好人证】正在滚滚发烫。

    “哈哈哈哈,对啊,我是好人。”关琛开心起来,“行吧,那我就帮你逃走。”

    “不要说大话,”沈贺不明白关琛突然的兴奋,觉得这小年轻还是浮躁,“他们是专业的。”

    “放心,我也是专业的。”关琛说完,眼睛在后视镜一扫,凛然道:“一辆红色的已经出现四次了。我们可能被跟踪了。”

    沈贺和谢劲竹大吃一惊,准备回头去看。

    “别回头,”关琛叫住他们,不让其打草惊蛇,“你们坐稳了,我看看能把他们抓出来几个。”

    “安全第一!不要超速!”谢劲竹以为关琛又要飙车,连忙阻止道。

    关琛让谢劲竹放心,说不超车也有甩开跟踪者的方法。

    关琛平稳而缓慢地开着车,等到前方路口的绿灯开始倒计时了,关琛缓缓提了点速,等到读秒结束,关琛驾驶着车子堪堪经过。身后的车子停下,红车也被挡在了后面。

    而后关琛时而减速在路边停靠,时而利用车流阻挡,“一辆,两辆,三辆……看来我们暴露了啊,有三辆车在跟踪我们。”

    后排的沈贺怔怔地看着关琛,默默拉着谢劲竹,小声问道:“你这个小师弟……学的是什么专业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