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中文 > 都市小说 > 演员没有假期 > 正文 第14章:决心(为盟主易翊天加更)

正文 第14章:决心(为盟主易翊天加更)

    【那你现在还有在表演吗?】

    【大概是没有了。】

    面对导演的疑问,屏幕里的关琛是这样回答的。

    他说话的时候一脸平静,没什么苦衷。就好像表演这件事本就与他无关。

    让人看了只觉得惋惜。

    谢劲竹因为提前从邢焰那里知道了答案,知道这个师弟没有真正放弃表演,所以并不怎么惋惜。

    谢劲竹叹了一口气,是作为“笨演员”而叹的。

    有天赋的人真是霸道,哪怕随随便便录个综艺,都能找到机会发光发亮,炫耀才华。

    就凭关琛刚才那一段独白,以及那几分钟所展现的灵性,如果剪下来当作自荐视频发给导演或制片,足够让很多业内人士注意到关琛这个人,并记录在案了。

    事实上也不用这么麻烦。单单是前半段《法律进行时》的乌龙,加上反差很大的居住环境,和名校毕业生身份,取一个【差点被警察逮捕的他,竟然是从名校毕业的,毕业后靠卖二手书生活,原来是因为……】的标题,足够让这部分内容在网上传开。

    一些机灵的经纪公司,怕是马上就会来跟关琛签约。

    谢劲竹觉得手握“王炸”的关琛,根本不需要他带。

    把手机一丢,谢劲竹起身去上了个厕所。

    等回来再看的时候,导演正在书柜前,翻着一本叫作【成为影帝的第一步】的笔记本。

    笔记本里的内容统统打了码。这也正常。等关琛将来出了名,这笔记本里的心得,是可以开班收徒,或者出版卖钱的。

    谢劲竹不得不佩服,高材生不愧是高材生!这么早就布局以后了。

    导演拿着笔记本一边看,一边惊叹连连,偶尔还不得不闭上眼睛消化一番。想必里面写了很多干货。

    “这么神秘。”谢劲竹都好奇了,想着要不要以大师兄的身份,去讨来看看。

    不远处,关琛在低头玩着报纸。

    谢劲竹总感觉关琛在用报纸包着什么很可疑的东西。

    镜头随意地扫着周围,停留在地上的时候,几张纸出现在镜头里。纸的上面是些零碎的文字,像是关琛随手想到什么,就随手写了下来。

    谢劲竹自认文化水平不高,读不出太深奥的东西,但看着写在纸上的文字,也能感受到其中的伤感和阴郁。

    镜头抬起来了。画面里关琛一边拍着桌子,一边翻着自己的笔记本哈哈大笑,还说自己真有意思。

    “……”像是同时看两部风格不同的电影。谢劲竹很难把屋子的主人,和眼前这个关琛联系在一起。

    就在谢劲竹十分阴暗地揣测,关琛是不是在表演一个【性格狂放的人】的时候,关琛自己就把他相较以往有所变化的原因讲了出来。

    【七天前,我碰到一场大火。】

    和之前推荐《刑法》时的独白不同,这次关琛在说话的时候,没有往里面增添太多的东西。

    没有节奏,没有韵律,也没有表演。

    他就只是在说一件事,没有起伏、没有情绪地说着自己的遭遇,仅此而已。

    画面一切,场景突然从安静昏暗的房间,来到了忙乱的室外,出现在镜头里的,是一栋燃烧的公寓楼。

    窗口映着深沉的红色,在漆黑的夜里无比刺眼。

    滚滚浓烟隐藏在夜色里,往天空升腾。

    周围不断有人从四面八方赶来,仰头看着楼房神态各异。

    拿着手机拍摄的路人,一边往近处跑,一边喘着气介绍情况。他说自己凌晨三点半的时候刚从酒吧散场出来,突然看到有片天空映着橘红色的光,地上零零散散好几个人都往那个地方赶,他也跟着跑了过来,然后看到了这样一个火灾现场。

    靠近楼房的地方,汇聚着一大片赶来的路人,他们仰着头,不住地朝着火的公寓呐喊:【快起来!着火了!快起来!】

    站在一旁的老太太哀叹一声,满是焦急:【这大晚上的,人都在睡觉,哪里来得及跑哟,真是造孽啊!】

    周围其他楼的居民不断醒来,加入了呐喊。一起试图把楼内可能的、没听到的居民喊醒。

    消防车赶了过来,紧促的鸣笛声由远而近。

    消防员刚走下来,突然一个披头散发,身穿睡衣,抱着婴儿的年轻的女士跑了过来。她跺着脚朝消防员哭喊:【有个人冲进去了啊!你们快点去救他!快点去救他啊!他进去很久了!】

    周围刚来的人群惊讶不已:【有人跑进去了?】

    一个来得早的市民立即大喊:【那小伙子了不起的!救了好几个人!】

    【听说他一扇门一扇门地拍过去,把人喊醒!】另一个说。

    【有的人昏过去跑不动了,他就把人背下来!】还有人补充。

    大家七嘴八舌地让消防员不要忘了把那个小伙子也救出来。

    屏幕下方出现一行小字,介绍着大致情况。

    说这场大火在凌晨三点发生,火势燃烧得很快,此时大部分居民都在睡梦中。这时候有个年轻人出现,跑进楼内,挨家挨户地将人喊醒,还提醒大家,用湿毛巾掩住口鼻,匍匐前进,不要站起来跑。当有老人或小孩跑不动的时候,他将其背下楼后,毅然再次返回楼内,试图将楼内居民唤醒。

    因为这个年轻人的举动,这场火灾极大地减少了居民的伤亡。

    最后出现在屏幕的一行字,是:【当消防员将这位见义勇为的年轻人找到时,他已经陷入了昏迷。经过医生判断,吸入大量毒气的他,脑部或有损伤,恐怕很难苏醒,即便醒了也难恢复成为正常人。】

    就在谢劲竹为那个勇敢的年轻人感伤的时候,他突然想了起来,自己是在看一个叫作《今晚可以去你家吗》的综艺节目,怎么看着看着画风就变成纪实节目。

    除非……!

    谢劲竹的脑海里,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这时镜头一切,画面出现了医院。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找到了一位护士,打算问些火灾现场见义勇为的年轻人的问题。

    护士说:【他昏迷了四天,各种指标显示情况都不太好,但第五天,他突然醒了过来。教授和主任都说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除了情绪低落、变得不爱说话以外,身体并没有什么后遗症。】

    工作人员问:【可以说说他叫什么名字吗?】

    护士说:【他叫关琛。】

    ……

    “!!!”

    谢劲竹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被电过了一遍。

    屏幕中,那个昏暗、狭窄、凌乱的屋子里,关琛就那么平静地描述着自己:【(我)昨天才出院。医生说我很幸运,差点就成了植物人,醒不过来。】

    然后关琛开始说昏迷时的梦,说自己失败的前半生。说得那般漫不经心,语调平和,仿佛在陈述另一个人的人生。

    但是在温情的背景音乐里,这种类似“旁观者”的叙述,是显得那么令人动容。

    谢劲竹捧着纸巾,不断地擦着眼泪。

    【我运气好,算是捡回了一条烂命,昏迷了三天醒过来,没什么后遗症。出院后我想过了,我要做一些跟以前不一样的事情。比如我想要交朋友,交很多朋友。我想要离开这间小屋子,去其他的地方。】关琛解释着自己经历了生死之后,他决定过上和以前不一样的人生。

    “好!”谢劲竹啜泣着给关琛鼓掌。他不仅释然了关琛前后反差巨大的变化,甚至还很支持鼓励。

    他今天听了三遍关琛这个名字,分别出自三个不同人的口。

    一次是邢焰说的。

    一次是关琛自己说的。

    一次是护士说的。

    每听一次,关琛的形象在他脑海里,就会发生一次转变。

    如今的关琛在谢劲竹心目中,不再是拖后腿的麻烦师弟,也不是可疑的精神病患者。

    而是一个拥有绝佳才华、极高智商、心地善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这样的关琛,他相信绝对不会像一号到十号的师弟师妹们那样处处给他惹麻烦。

    “终于……十几年了,邢老师终于靠谱了一回……”谢劲竹很激动。

    看着播放结束了的电视,看着已经深夜的时间,想着这时候联系邢焰这位老人家,恐怕不太道德。

    他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琢磨着,今天是星期五,明天就是星期六,而邢焰说过关琛会在星期六早上去上课。

    谢劲竹打定主意了,邢焰拜托他帮忙的事他接下了。

    只不过,可以预见的是,这个节目过了今晚,绝对要火,关琛很有可能吸引到那些大公司的目光。

    谢劲竹不慌,他打算用自己的人格魅力,招揽关琛当他的小弟!